kras基因突变用药,曲美替尼 肺癌KRAS突变

多年来,研究人员们一直致力于“打倒”KRAS这座大山,KRAS基因突变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一直陷入无药可用的困境。最近,终于有一种药物打破了不可成药的困局,并且疾病控制率高达90%!在ASCO大会上,首个针对KRAS G12C突变的索托拉西布无疑是获得万众瞩目的明星靶向药。KRAS突变作为oncogene被发现后,长时间里人们认为它是undruggable,因为研究发现其蛋白结构中缺乏适合传统小分子结合的pockets,但经过反复探索和筛选,终于在蛋白表面找到一个隐藏已久的凹槽,凹槽的发现犹如一道曙光,给索托拉西布破译KRAS的密码提供了机会。10位KRAS基因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使用Amgen公司研发的索托拉西布药物的治疗成果:疾病控制率达90%,有效率达50%。数据一经公布,引起世界轰动。AMG510将KRAS锁定在不活跃的GDP结合状态,在这种状态下,KRAS处于安全的关闭状态,无法结合到GTP上,实现对KRAS突变不可逆的抑制。

  有人不解,只是10个人的有利数据,为何会引起如此轰动?这要从NSCLC和KRAS说起。在所有肺癌患者中,高达85%的患者为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而有50%的NSCLC是因基因突变引发的,其中最常见的是EGFR和KRAS基因突变。此前,人类已研发出易瑞沙(吉非替尼)来对抗EGFR突变,而对KRAS却束手无策。每一种基因突变都可能对多种疾病(不只是癌症)产生影响,KRAS也不例外。有数据显示,有95%的胰腺癌患者、45%的结肠癌和35%的肺腺癌患者会发生KRAS基因突变,KRAS不只是NSCLC患者的敌人。

  KRAS药物研发艰难进展挫败了很多科学家,有人甚至认为KRAS根本无法成为药物的靶点,存在KRAS突变的患者无药可医!而ASCO公布的数据,让人类终于在KRAS的铜墙铁壁上凿出了一道光。纽约纪念斯隆-凯特林癌症中心研究团队公布的14例KRAS突变的NSCLC患者索托拉西布治疗数据。受试患者根据用药剂量不同分为180mg/天、360mg/天、720mg/天和960mg/天四组,研究结果显示索托拉西布在所有4个剂量水平下都具有良好的耐受性。其中6例患者共发生10例治疗相关不良事件,有2例3级治疗相关不良事件,包括贫血和腹泻。总的来说,食欲下降和腹泻是最常见的不良事件,分别发生4例(29%)和3例(21%)。其中5例部分缓解,4例病情稳定,1例病情进展。在世界肺癌大会(WCLC)上公布了包含了更多NSCLC患者的可喜数据:

  有效率48%:评估23位肺癌患者的数据显示,有效率为48%。获得部分缓解的患者的中位缓解持续时间达15.1周,疾病稳定患者的中位接受治疗时间也达到了10周。

  最佳剂量960mg/天:这些患者接受索托拉西布的剂量从最小剂量的180mg/天到最大剂量960mg/天。数据显示,最高剂量960mg/天的有效率最高(54%),疾病控制率高达100%。

  安全性可控:在受试NSCLC患者中发生与治疗相关的不良事件率为35.3%,没有出现限制用药剂量的毒副作用,也没有出现与治疗相关的严重和致命的不良事件,更没有患者因为不良事件而停止治疗。如有需要,请咨询海外医疗医学顾问:或扫码添加下方微信,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更多药品详情请访问 索托拉西布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ypzx/227582.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