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torasibAMG 510是治疗KRAS G12C突变肺癌的新药吗?

美国FDA已批准安进(AMGEN)靶向抗癌药Lu m a k r a s (索托拉西布,AMG510)。该药是一种KRAS G12C抑制剂,用于治疗先前已接受过至少一种系统疗法、经FDA批准的检测方法证实存在KRAS G12C突变、局部晩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成人患者。索托拉西布基于总缓解率(ORR)和缓解持续时间(DoR)数据获得加速批准,针对该适应证的持续批准将取决于验证性临床试验中对临床益处的验证和描述。

  值得一提的是,索托拉西布是经过近40年研究后批准的第一个KRAS靶向疗法,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被批准用于治疗携带KRAS G12C突变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NSCLC患者的靶向疗法。全球每年新诊断220万例肺癌病例,NSCLC约占84%。KRAS突变约占NSCLC突变的25%;其中,KRAS G12C是NSCLC中最常见的驱动突变之一,现在成为了一种“可成药”的靶点。在美国,约13%的非鳞状NSCLC患者携带KRAS G12C突变。

  索托拉西布活性药物成分为Sotorasib,这是第一个进入临床开发的KRAS G12C抑制剂。2020年12月初,美国FDA授予了索托拉西布突破性药物资格(BTD)和实时肿瘤学审查资格(RIOR)。2021年1月底索托拉西布获得了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药品审评中心(CDE)授予的突破性治疗药物资格。

  在批准索托拉西布的同时,FDA还批准了两款伴随诊断产品QIAGEN therascreen KRAS RGQ PCR试剂盒(QIAGEN GmbH公司)和Guardant360 CDx(Guardant Health公司)。QIAGEN GmbH 公司的产品检测肿瘤组织,Guardant Health公司的产品用于检测血浆样本,以确定索托拉西布是否适合患者治疗。如果在血浆样本中没有检测到突变,则应对患者肿瘤进行检测。KRAS G12C是NSCLC中最常见的KRAS突变。在美国,约13%的NSCLC腺癌患者存在KRAS G12C突变,每年约有25000例新患者被诊断为携带KRAS G12C突变的NSCLC.对于接受一线治疗失败的KRAS G12C突变NSCLC患者,治疗的选择非常有限,对相应的医疗需求非常高。针对二线KRAS G12C突变NSCLC患者,当前疗法的效果并不理想,缓解率在9%-18%,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仅约4个月。

  KRAS是被发现的首批癌基因中的一种,其突变存在于大约1/4的人类肿瘤中,是肿瘤学药物研发领域最明确的靶标之一。然而遗憾的是,尽管前景很好,但KRAS长期以来几乎无法被攻克,这是由于该蛋白是一种无特征、近乎球形的结构,且无明显的结合位点,很难合成一种能靶向结合并抑制其活性的化合物。这也使得KRAS成为了肿瘤药研发领域“不可成药”靶标的代名词。

  索托拉西布(AMG510)是成功靶向KRAS并进入人体临床开发的首批小分子抑制剂之一,可靶向抑制携带G12C突变的KRAS蛋白。索托拉西布通过将G12C突变KRAS蛋白锁定在一种非激活GDP结合状态下,特异性地和不可逆地抑制其促增殖活性。通过开发索托拉西布,安进承接了过去40年来癌症研究中最严峻的挑战之一。索托拉西布是第一个进入临床的KRAS G12C抑制剂,目前正在进行一项最广泛的临床项目CodeBreaK,在全球四大洲探索10种药物组合。在短短两年多的时间里,Code Break项目还建立了最深入的临床数据集,对13种肿瘤类型的800多例患者进行了研究。如有需要,请咨询海外医疗医学顾问:或扫码添加下方微信,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更多药品详情请访问 索托拉西布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ypzx/246909.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