卵巢上皮癌患者手术中发现肿瘤局限于卵巢癌王

卵巢癌因其复发率高、易转移、治疗难、生存率低而被誉为妇科肿瘤的“癌王”。随着创新药物PARP抑制剂的出现,卵巢癌的治疗模式将得到改善。其中,PARP抑制剂奥拉帕尼已于今年3月进入新医保报销目录,药价大幅下降。对患者来说是一大福音,有助于促进和巩固临床治疗效果。 PARP抑制剂的临床应用有望为卵巢癌患者的长期生存开辟新局面。

同济大学附属第十人民医院妇科主任医师、同济大学医学院妇科微创医学研究所所长程忠平教授介绍上皮癌是卵巢恶性肿瘤最常见,主要见于绝经后妇女。其次是恶性生殖细胞瘤,多见于青少年或年轻女性。其中,卵巢上皮癌死亡率居所有妇科肿瘤之首,5年生存率不足30%。

早期检测非常困难

贝伐单抗对什么癌好_贝伐单抗一线治疗卵巢癌_贝伐珠单抗4个月后赠药

由于卵巢位于骨盆深处,体积小,缺乏典型症状,且早期症状较隐蔽,难以早期发现。程忠平教授提出,50、60岁绝经后的女性要特别注意不明原因的胃肠道症状,如慢性浅表性胃炎,治疗后缓解,停药后出现腹痛、腹胀等症状。高度警惕,一定要到妇科做盆腔彩超,抽血查血清肿瘤标志物CA-125和人附睾蛋白4(HE4)。

根据一个具体的公式,肿瘤标志物 HE4 的计算值称​​为罗马指数。罗马指数仅评估盆腔包块女性患上皮性卵巢癌的风险,可降低30%左右的假阴性率,提高卵巢癌诊断的准确性。但卵巢癌早期诊断的敏感性仍低于70%,高敏感性、高特异性的指标仍在积极探索中。

完全治疗不完善

不同的恶性肿瘤有不同的组织学起源,卵巢癌的发生和发展尤其危险。目前病因尚不能明确,从以往的体检结果到确诊都有个别临床病例。晚期卵巢癌,不到半年。在上皮性卵巢癌患者中发现的肿瘤不到30%局限于卵巢,大部分已扩散到盆腔和腹部器官。

早期发现和诊断是一个大问题。与其他癌症相比,治疗手段的匮乏也深深困扰着医生和患者。对于卵巢癌,有一套完整的治疗方案,即手术“尽可能开”,随后进行6~10个疗程的化疗,早期患者采用系统综合治疗高级阶段;对晚期患者进行肿瘤减瘤手术,力争做到无残留肿瘤(R0))。然而,完整的治疗策略并不是完美的治疗。残酷的现状表明,即使完成了一个完整的治疗策略,卵巢癌的5年生存率近40年来一直停滞不前,“癌症之王”的本性很难改变。

人力资源开发可能会有所作为

贝伐珠单抗4个月后赠药_贝伐单抗一线治疗卵巢癌_贝伐单抗对什么癌好

基于实验室研究和动物研究的翻译 医学为卵巢癌患者的治疗带来更多可能。程中平教授表示,作为PARP抑制剂作为化疗后维持治疗的创新应用,近年来形成了“手术-化疗-维持治疗”的精准靶向治疗模式。打破“手术-化疗-随访-复发”的传统治疗困境。

每种靶向药物都需要检测生物标志物以筛选出最佳受益组。 BRCA基因检测和HRD检测可用于筛查,但据临床统计,我国新发卵巢癌患者中存在BRCA基因突变的不到30%,受益人群非常有限。作为近年来最新的生物标志物,HRD检测将使一线受益人数翻倍,未来HRD检测将在卵巢癌的维持治疗中发挥重要作用。

美国 FDA 已批准 PARP 抑制剂 与贝伐单抗联用,用于对一线含铂化疗成人晚期上皮性卵巢癌、输卵管癌或原发性腹膜癌部分缓解的患者进行完全或完全缓解的维持治疗此类患者的肿瘤对同源重组缺陷 (HRD+) 呈阳性并具有有害或疑似有害 BRCA 突变和/或基因组不稳定性。这是奥拉帕尼在美国获得批准用于治疗卵巢癌的第四个适应症,为特定卵巢癌患者提供了新的精准治疗选择。从临床经验来看,我国50%以上的患者是HRD阳性。如果HRD检测成功实施,不仅有利于指导临床合理用药,还能为我国3/4的BRCA阴性患者争取精准靶向治疗的机会。改善卵巢癌患者的治疗效果。

(潘嘉义)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ypzx/22935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