卵巢癌“沉默的杀手”——卵巢癌-1研究³

///

被称为“沉默杀手”的卵巢癌是妇科恶性肿瘤中最危险、最难治的肿瘤。近年来,随着手术技术的逐步提高和靶向药物的不断研发,治疗效果不断提高。即便如此,绝大多数晚期卵巢癌患者仍面临肿瘤复发。复发,如何治疗?可以做手术吗?手术对患者有益吗?这些问题不仅困扰着广大患者及其家属,也是妇科肿瘤医师非常关心的热点问题。

近年来,三项重要研究(德国研究¹、美国GOG-0213研究²、中国上海妇科肿瘤研究组(SGOG)被国际学术界誉为“三驾马车”。SOC-1研究³)被国际学术界誉为“三驾马车”。发表在权威医学期刊《The New of 》和《The -》上,引起妇科肿瘤学领域的热议和思考。特邀SOC-1妇科肿瘤团队的医生为您深度解读“妇科肿瘤之王”——卵巢癌。

为什么卵巢癌被称为“沉默杀手”?

在所有教科书中,当我们谈到卵巢癌时,我们指的是“隐匿性发病”。这是什么意思?绝大多数患者在肿瘤的“萌芽”阶段没有任何症状;部分患者在确诊或疑似卵巢癌时仅表现出轻微不适,如间歇性腹胀、消化不良等。正因为如此,近 75% 的患者在诊断时患有晚期肿瘤。原本很小的卵巢,位于女性盆腔深处;但肿瘤扩散并转移至腹部,甚至颈部、胸部等。正因为如此,我们把卵巢癌称为“无声杀手”,而这个“杀手”的威力极大。如何评价它的“实力”?

贝伐珠单抗注射液_西妥昔单抗贝伐单抗_贝伐单抗一线治疗卵巢癌

很多患者及家属经常问:医生,我的肿瘤能治好吗?我们肿瘤学家无法对这个问题给出明确的答案,但我们使用两个指标来评估肿瘤的“力量”(生存结果或预后):无进展生存期(肿瘤被诊断到第一次的次数)复发)。时间间隔)和五年生存率(有多少患者存活五年,尽管一些癌症患者可能不会死于肿瘤本身)。对于“女性癌症之王”卵巢癌,其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1-2年。事实上,不同患者之间存在很大差异。一般来说,晚期卵巢癌的五年生存率在20%左右;不同中心和医院的数据也会有所不同。我们已经统计了我们团队的数据。临床试验患者的五年生存率约为50%。完全切除(眼睛看不到肿瘤)超过 60%。这个数据在国内外都处于较高水平。

既然您提到 60% 的晚期肿瘤患者已经完全切除肿瘤,为什么只有不到或接近一半的患者能活到 5 年以上?

是的,即使我们英勇抗敌,尽最大努力切除肿瘤,取得满意的“细胞减灭术”,仍有82.7%的晚期卵巢癌患者会复发。根据复发与最后一次含铂化疗的时间间隔,如果超过6个月,我们称其为铂敏感复发(约59.9%),否则为铂耐药复发(大约 2 2.9%)。如果铂耐药再次出现,治疗会更加困难。卵巢癌一旦复发,就很难治愈。我们妇科肿瘤医生能做的就是尽可能根据患者的具体情况选择手术、药物治疗等,给予最合适的个体化治疗。

贝伐单抗一线治疗卵巢癌_贝伐珠单抗注射液_西妥昔单抗贝伐单抗

您简要提到了卵巢癌的复发、手术和药物治疗。我想很多患者及其家属都非常关心的一个问题是:我复发了,我还能手术吗?

在我们的日常工作中,我们接待了许多患者。门诊的问题是:医生,我的卵巢癌复发了,可以手术吗?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科学证据。最高级别和最可信的证据是前瞻性临床研究:我们将一组符合条件的患者随机分为两组,一组用于手术,一组用于直接手术。采用化疗比较两组治疗效果。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早在几年前,世界各地的不同团队就进行了相关的临床研究,被称为“三驾马车”:德国研究¹、美国GOG-0213研究²、SOC -1 中国上海妇科肿瘤协作组 (SGOG) 的研究³。这三项研究也在世界各地的权威期刊上发表了他们的研究结果。这三项研究的结果非常有趣,也给学术界带来了热烈的讨论和反思。你为什么这么说? 2019年,美国妇科肿瘤协作组公布了GOG-0213研究²的结果,即手术并未给复发性卵巢癌患者带来生存获益。非手术组的总生存期(64.7 个月)也比手术组(50.6 个月)长了近 14 个月。 2021年,一项德国研究正式发表。 407例患者复发时手术完全切除率达到75.5%,手术组总生存期比非手术组长近7个月,即, 55.5%。 @3.7 个月与 46.0 个月。同样,从我们的 SOC-1 研究中,共有 357 例患者,手术完全切除的复发率为 76.7%,无疾病进展生存率为 17.组与非手术组分别。 4个月和11.9个月,总生存期结果需要进一步随访。因此,当卵巢癌复发时,需要充分评估肿瘤分布范围、能否完全切除等相关因素,再决定是否给患者再次手术。

三项研究的结果是否相互矛盾?美国的研究不支持再次手术,但德国和中国的研究表明手术可以使患者受益,那么是否应该进行手术?这种矛盾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其实在妇科肿瘤领域,大家也在讨论。 2021/12/02,《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再次刊登了德国研究的封面文章,并分发了美国著名妇科肿瘤医生S. Chi教授对该文章的评论。这并不容易!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面向所有医学学科,妇科肿瘤学作为妇产科的一个亚专业,陆续出版,可见这些研究的重要性。在这篇评论文章中,有三个主要问题可以解释看似矛盾的发现:1)患者选择标准; 2)手术质量控制; 3)抗血管生成药物(使用贝伐单抗)。让我们一一谈谈。首先,患者的选择标准,通俗的讲就是医生如何判断哪些患者可以手术,也就是说,手术能给他们带来好处。我们不能对手术过于迷信。美国的研究没有明确患者选择的客观标准,但超过一半的患者只有两个或更少的复发病灶,反映了术者提高完全切除率的趋势。德国和我国的研究分数非常严格。这些分数来自于以往研究的积累。通过这些评分,我们可以客观、准确、有效地判断哪些患者适合手术。评价手术的标准是手术。为了能够完全干净,我们的目标是完全切除,因为只有干净的切除才能使患者受益。这些分数的内容非常专业。我们没有一一展开,但都是来自于相应研究团队几年的积累和研究成果的发表。其次,手术质量控制实际上与第一个问题密切相关。选择合适的患者并对外科医生的手术技术有一定的指责是非常重要的。第三,在美国、德国和中国的三项研究中,靶向药物(贝伐单抗)的使用不同。贝伐单抗是一种重组人源化单克隆抗体,可影响血管内皮细胞的增殖、通透性、迁移和存活,并抑制某些肿瘤的转移、血管生成和生长。在美国 GOG-0213 研究中,84% 的患者接受了贝伐单抗维持治疗。在德国的研究中,药物使用率为23%,而在中国的SOC-1研究中仅为1%。然而,对德国研究的亚组分析表明,未使用贝伐单抗的患者仍然从手术中受益。使用贝伐单抗的患者数量太少,无法进行统计分析。因此,目前的数据无法解释该靶向药物对复发性卵巢癌二次手术的影响。

西妥昔单抗贝伐单抗_贝伐珠单抗注射液_贝伐单抗一线治疗卵巢癌

非常感谢!经过您的深入解读和分析,我们收获颇丰,但还有一些专业问题需要消化。如果一个病人在正常工作中问你我是否复发了,我是否需要手术,你会如何回答?也是我们今天采访的一个小总结。

首先,我们需要确定是否是化疗敏感复发。所谓敏感复发,是指需要治疗间隔6个月以上,且为首次复发;多次复发的手术价值尚不明确。当然。最后,我想说的是,这些研究的对比结果反映了现实世界治疗的现实。卵巢癌非常危险,广泛转移,需要高手术量。不同医院在卵巢癌手术及综合治疗方面的经验不同。首次标准化治疗、患者教育和随访更为关键。找一家有一定规模卵巢癌手术的医院,进行各方面的综合评估,制定系统的诊疗方案非常重要!

参考文献

1. P, J, I, G, A, W, S, BJ, F, F, C, Lécuru F, Zang R, – E, Kim J-W, J, F, G, J-M, P,P,A,-S,MR,隆德 B,A,A,A,F,杜布瓦 A。的为。 ; 385 年 12 月 2 日(23):2123-2131.

2. RL、NM、D 等。为了 。 N Engl J Med 2019; 381:1929-39.

<@3.石T,朱J,冯Y,涂D,Y,P,贾H,X,蔡Y,尹S,R,田W,高W,刘J,杨H,X , Zang R. by in - (SOC-1): a , open-, , 3 . .2021;22(4):439-449.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ypzx/22934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