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抗癌药PD-1单抗将于10―11月进行

时代周刊上海记者张宇

新一轮全国医保谈判正在临近。根据国家医保目录调整工作方案,调整将通过协商或招标的方式确定新纳入药品的支付标准。 10月至11月进行谈判和招标。

在这场隐形火药的游戏中,明星抗癌药PD-1无疑备受瞩目。根据国家医保局公布的《2020年全国医保药品目录调整及正式审评批准药品目录》,目前仍在医保目录之外的5个PD-1单抗全部纳入初审目录。

截至目前,我国已有6个PD-1单抗获批上市,其中只有信达生物(.HK)的大博舒()纳入医保。在这一轮医保谈判中,有多少企业能够顺利拿到医保目录的“入场券”,降价多少,将关系到PD-1市场未来的战局。

“在这次医保谈判中,我们当然是非常有诚意的。” 9月29日,PD-1厂商公共事务部人士告诉时代周刊记者,“如何谈判,现在市场对这个信息非常敏感,只能说我们正在积极准备中。”

价格战

面对人类尚未攻克的癌症,肿瘤免疫疗法被视为继手术、化疗、放疗之后的新一代突破性疗法。作为免疫检查点抑制剂,PD-1单克隆抗体是当今最流行的抗癌药物。与传统药物的治疗机制不同,PD-1单克隆抗体不直接靶向肿瘤细胞。其作用机制主要是激活人体T细胞等免疫细胞,然后通过免疫反应对抗和消灭肿瘤细胞。

截至目前,中国上市的PD-1 mAb有6个,除了百时美施贵宝的“O药”()和默克的“K药”()2个进口产品,包括拓益(君实生物 (.HK, .SH) 的 )、信达生物的大博舒、恒瑞医药 (.SH) 的 ()。 )、百济神州(:BGNE,.HK)的百泽()4个国产产品。

一种新药能否拿到医保目录的“入场券”,降价率是谈判桌上的关键筹码。

信达贝伐珠单抗赠药策略_贝伐单抗多少钱拿赠药_贝伐珠单抗

回顾去年的医保谈判,PD-1涉及四款PD-1:百时美施贵宝的“O药”、默克的“K药”、君实生物的拓益和信达生物的大博舒。最终只有以64%的跌幅谈判成功,大伯舒价格从7838元/瓶跌至2843元/瓶,年成本约9.7万元。信达生物当时称其为“最大诚意”。

与去年相比,今年的谈判情况要复杂得多。一方面,随着恒瑞医药和百济神州的加入,国内所有拥有PD-1 mAb的公司都将坐到谈判桌前;另一方面,适应症的数量也在不断扩大。

截至8月17日,“O药”和“K药”分别有3个和5个适应症;恒瑞医药艾瑞卡4个适应症,百济神州百泽安2个适应症君实生物拓益1个适应症。

“去年医保谈判过程中,每家公司只有一个小适应症,面对的患者群体少,降价意愿相对不足。从今年的情况来看,虽然各家公司面临的患者群体差异较大,但总体来看,患者数量扩大了很多,“以价换量”的空间更大,相互之间的可能甚至不排除竞价。”10月9日,深圳某私募基金的医药研究员向时代周刊记者分析。

其实国内PD-1市场竞争激烈,各家公司已经打响了价格的暗战。

过去,中国的进口药品价格往往高于欧美市场。由于本土企业的追捧,“O 药”和“K 药”直接在中国创下全球最低价,年治疗费用约 20 万元(考虑捐药计划后),仅为一半左右其海外市场价格。 在国产PD-1单抗中,大博舒降价进入医保后,其他几款PD-1单抗也将价格调整到每年10万元左右的水平。

在君实生物CEO李宁看来,PD-1单克隆抗体的价格逐渐下降是不可避免的。 ,等有更多合适的人之后,价格会大幅度下降,这是肯定的。”

争夺市场

贝伐单抗多少钱拿赠药_信达贝伐珠单抗赠药策略_贝伐珠单抗

对于许多创新药物来说,获得医疗保险是实现高销量的重要障碍。

“如果创新药不纳入医保目录,很难进入医疗机构。”恒瑞药业公共事务部高级总监范林在第五届医药创投大会上表示。

恒瑞医药的 于 2019 年 5 月获批上市,用于治疗经典霍奇金淋巴瘤。由于2019年医保谈判的资格仅限于2019年之前获批的新药品种,艾瑞卡错过了本轮医保谈判。据范林介绍,截至今年8月,在中国500强医院的入院率仅为8.8%。

已从医疗保险谈判中受益。自去年底通过谈判进入医保目录以来,大博树迎来了销售井喷。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大博树实现销售收入9.21亿元,同比增长177.41%。而大博树2019年的年销售额仅为10.16亿。

君实生物的拓益是国内首个获批价格最低的PD-1单克隆抗体,但在去年的医保谈判中闹得沸沸扬扬。财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拓易的销售额为4.26亿元,被大博树甩掉。百济神州的白泽安今年2月才开始商业化,上半年实现销售收入49.9美元4.3亿(约合人民币3.43亿元)。

虽然艾瑞卡还没有进入医保目录,但业内猜测其今年上半年的销售额接近19亿元,在国产PD-1单抗的四款中势头最强。 “恒瑞的销售体系非常庞大,有近3000人的销售团队专门销售PD-1,销售网络可以完全覆盖二级医院,的销量远超竞争对手。” 10月9日,一位接近恒瑞医药的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刊记者。

为了争夺市场,公司积极扩大销售队伍。时代周刊记者注意到,2019年末,大博树的营销团队人数为688人;截至2020年6月,销售团队已增至1100余人。

相比之下,君实生物的扩张似乎更加渐进。截至2020年6月末,拓易负责销售团队561人。

信达贝伐珠单抗赠药策略_贝伐单抗多少钱拿赠药_贝伐珠单抗

“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定位,一味扩大销售队伍不一定符合公司的定位。”李宁对《时代周刊》记者表示,“我们希望销量能够稳步上升,随着获批产品和适应症的增加,逐步扩大销售队伍,但不会出现爆发式增长。”

抓住征兆

除了争夺市场份额和销量,六家公司在临床阶段的竞争也相当激烈。适应症的扩张速度,尤其是大肿瘤,成为下半场比赛的制胜点。

“PD-1单克隆抗体是一种广谱抗癌药,对近20种肿瘤有效。扩大适应症可直接带来市场增长。”前述业内人士向时代周刊记者指出,患者群体规模是药品销售的一大前提。 PD-1适应症的数量和大小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产品的竞争优势。肺癌、胃癌、肝癌和食道癌是四大癌症类型。

恒瑞医药的销售业绩与获批适应症的数量不无关系。虽然上市时间晚于拓益和大博树,但艾瑞卡已经超越对手,紧随其后。今年,它已获批用于肺癌、肝癌和食管鳞状细胞癌三个适应症。它是唯一一个有肺癌和肝癌两个大肿瘤的。国产PD-1单抗。在进口PD-1方面,“O药”有肺癌和胃癌两个适应症,而“K药”则胜过肺癌和食道癌。

国内其他3家PD-1公司虽然还没有大获全胜,但也在迎头赶上。

今年7月,百济神州向国家药监局提交了百泽安治疗晚期肝癌的新适应症申请。 4月初,百泽联合化疗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的新适应症已被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受理。

9月28日,信达生物宣布达博素联合贝伐单抗生物类似药一线治疗晚期肝癌的III期临床研究达到研究主要终点,拟于近期提交上市申请未来。此外,今年上半年,信达生物还提交了大博舒联合化疗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的上市申请,被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受理。

今年上半年,君实生物还提交了鼻咽癌和尿路上皮癌单药治疗两个新适应症的上市申请。这两个新适应症均已于7月被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列入优先审评程序,预计年内获批上市。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ypzx/22870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