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小细胞肺癌占肺癌总发病率的80%是怎么回事

非小细胞肺癌占肺癌总发病率的80%,且呈逐年上升趋势。目前,针对非小细胞肺癌的靶向治疗研究已经比较成熟。表皮生长因子 (EGFR) 在 40% 至 80% 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组织中过度表达。选择EGFR突变阳性作为靶点治疗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取得了令人满意的临床效果。然而,在一线靶向治疗后,许多患者出现耐药性,导致疾病进展。在目前已知的耐药机制中,获得性耐药约占2/3。奥希替尼属于第三代表皮生长因子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EGFR-TKI),是一种口服、不可逆、选择性EGFR抑制剂,对EGFR突变耐药和敏感突变均具有显着的亲和力,已获批上市,并在临床应用中取得了良好的疗效。嘉兴市第二医院收治的1例突变阳性晚期肺腺癌患者病例报告如下。

1

患者,男性,70岁,右侧髋部疼痛1个月,无明显诱因,在嘉兴市第二医院就诊。体格检查:右髋轻度肿胀,腹股沟轻度压痛,右髋伸、屈、展轻度受限。髋关节CT示:右侧髋臼局部骨质破坏,建议进一步检查。待查期间肿瘤标志物均为阴性。检查后胸部CT显示:左肺下叶结节,建议穿刺活检。双肺多发小结节。进行了肺活检,活检显示为肺腺癌。患者基因检测发现位点突变,因此选择了250毫克吉非替尼片(易瑞沙)口服,每天一次,用于抗肿瘤治疗。患者在嘉兴市第二医院门诊长期随访。重复肺部 CT 扫描显示病变稳定。口服吉非替尼片一年后,CT扫描显示肺部病变与之前相似,肝转移灶比之前更大。同时复查血癌胚抗原(CEA)39.08 ng/mL,认为患者对吉非替尼耐药。再次进行肿瘤基因检测,提示突变阳性。因此,选择奥希替尼 80 mg 口服,每天一次。口服4个月后复查胸部和腹部CT,肿块明显小于之前,血CEA降至正常水平。

2

肺腺癌病人能吃吉非替尼片吗_从肺原位腺癌到浸润性腺癌病_吡非尼酮片吃几天为一个疗程

讨论

肺癌是严重危害人们健康的恶性肿瘤之一。在肺癌的驱动基因中,表皮生长因子是最常见的驱动基因之一。在欧美人群中,EGFR基因突变率占非小细胞肺癌的10%,但在亚洲人群中达到30%~50%,尤其是在不吸烟的亚洲女性肺腺癌患者中,EGFR基因突变率高达60%。目前,临床试验已经证实,在EGFR突变阳性的患者中,一线使用EGFR-TKI(吉非替尼、埃克替尼、阿法替尼等)口服治疗,与传统含铂双药化疗(与培美曲塞和顺铂相比) ),客观缓解率和无进展生存期显着提高。然而,大多数患者在初次接受TKI一线治疗后9~11个月出现耐药,成为制约患者治疗效果的重要因素。在目前已知的耐药原因中,有2/3是由于20号外显子790位点的突变所致,故又称突变。基于此,第三代TKIs奥希替尼应运而生。一项临床研究结果表明,在一线EGFR-TKI治疗后进展的阳性晚期肺腺癌患者中,与铂类双药化疗相比,奥希替尼疗效显着,具有客观缓解率(rate)。, ORR) 达到 71%。本文报道的一名晚期肺腺癌患者在第一代EGFR-TKI治疗失败后改用奥希替尼,

目前,EGFR是肺癌治疗中最成熟的靶点。EGFR突变阳性患者,早期及时一线治疗EGFR-TKI可达到55.0%~82.9%的有效率,无进展生存期为9.2~11.3 个月。各代EGFR-TKI的广泛临床应用已将敏感突变患者的生存期从不到1年延长至3年。主要指南,包括中国抗癌协会临床肿瘤协作中心(CSCO)和国家综合癌症网络(NCCN)指南,推荐对肺腺癌患者进行常规 EGFR 突变检测。EGFR-TKI 应该是一线治疗选择。患者的肺活检被诊断为肺腺癌。当基因检测结果显示外显子19突变阳性时,患者立即口服第一代TKIs吉非替尼片进行初始和维持治疗。在服用期间,患者表现出良好的耐受性和依从性。同时,反复随访也显示,患者肺部病灶明显缩小,无进展生存期为10个月。后来,患者出现获得性耐药,表现为肝转移灶扩大。反复随访还显示,患者肺部病灶明显缩小,无进展生存期为10个月。后来,患者出现获得性耐药,表现为肝转移灶扩大。反复随访还显示,患者肺部病灶明显缩小,无进展生存期为10个月。后来,患者出现获得性耐药,表现为肝转移灶扩大。

从肺原位腺癌到浸润性腺癌病_肺腺癌病人能吃吉非替尼片吗_吡非尼酮片吃几天为一个疗程

腺癌患者有早期转移和多部位,部位突变的患者更容易发生多处远处转移。据报道,该突变位点可增强核因子κB(-B,NF-κB)和AP-1转录因子的活性,从而增强某些癌基因的表达,促进基质金属蛋白酶(-3,MMPs-3)的活性促进肿瘤的发生、发展和远处转移,患者确诊为肺腺癌时发现骨转移和肝转移,符合其特点,随后患者产生获得性耐药。三分之二的耐药原因可归因于突变,根据指南建议和患者意愿,我们检测到患者血液样本中循环肿瘤 DNA 的突变。幸运的是,患者的突变是阳性的,所以我们立即选择了第三代靶点。口服药物奥希替尼 80 mg。

EGFR获得性耐药的主要机制包括突变、MET扩增、突变和KRAS突变。该突变于2005年首次被发现,约占2/3。产生耐药的原因是第20外显子第790个氨基酸位点由苏氨酸(T)突变为蛋氨酸(G),蛋白质结构发生改变形成空间位阻,改变了ATP在激酶结构域的亲和力。表皮生长因子受体。因此,吉非替尼、厄洛替尼等EGFR-TKI不能有效阻断EGFR激活信号,从而失去对肿瘤细胞的杀伤作用。与其他突变相比,携带该突变的患者预后较好,疾病进展较慢。奥希替尼是目前唯一获批的第三代 TKI,其丙烯酰胺基团与EGFR基因催化域ATP结合位点边缘的C797共价结合,从而不可逆地与特定的EGFR突变形式(并含有双突变)结合,从而抑制癌细胞的增殖。该患者在服用奥希替尼后表现出良好的疗效和耐受性。服用奥希替尼1年后,入院复查CT,提示肺部病灶明显缩小,血肿瘤标志物值明显下降,直至正常。并且肝转移灶也比以前小,疗效评价为PR。目前,患者仍在服用奥希替尼,门诊随访期间,不良反应仅为轻微皮疹。回顾这个案例,在患者出现第一代TKI耐药后,我们立即进行了耐药检测。同时,我们根据检测结果果断选择了第三代TKIs奥希替尼,取得了明显的临床疗效,延长了患者的生存期。. 因此,在强调肿瘤精准治疗和个体化治疗的时代,早期及时结合临床、病理和分子诊断技术管理患者治疗全过程,可为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治疗提供有力保障。细胞肺癌。. 取得了明显的临床疗效,延长了患者的生存期。. 因此,在强调肿瘤精准治疗和个体化治疗的时代,早期及时结合临床、病理和分子诊断技术管理患者治疗全过程,可为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治疗提供有力保障。细胞肺癌。. 取得了明显的临床疗效,延长了患者的生存期。. 因此,在强调肿瘤精准治疗和个体化治疗的时代,早期及时结合临床、病理和分子诊断技术管理患者治疗全过程,可为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治疗提供有力保障。细胞肺癌。. 病理和分子诊断技术对患者治疗全过程进行管理,可为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治疗提供有力保障。. 病理和分子诊断技术对患者治疗全过程进行管理,可为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治疗提供有力保障。.

本文将于2020年1月正式发表于 of and

吡非尼酮片吃几天为一个疗程_肺腺癌病人能吃吉非替尼片吗_从肺原位腺癌到浸润性腺癌病

消息

一种

排版编辑:尹娇娇AME

第201页9.12.31.04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ypzx/19097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