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atinibacalbutinib联合Otuzumab治疗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有效?

阿卡替尼和伊布替尼均为布鲁顿酪氨酸激酶抑制剂(BTKi),被批准用于治疗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CLL),并作为持续治疗直到疾病进展或不可接受的毒性。其中阿卡替尼作为新一代BTKi相较于一代BTKi,特异性更高,脱靶效应少,耐受性更好。Venetoclax是一种BH3模拟化合物和Bcl-2抑制剂,在CLL14研究中,与奥妥珠单抗(V+O)联合使用,固定周期(12周期)治疗初治CLL患者。2021年第63届美国血液学会(ASH)年会已于近期召开,一项阿卡替尼单药或联合奥妥珠单抗与伊布替尼单药或Venetoclax联合奥妥珠单抗治疗初治CLL患者的MAIC分析以壁报形式发表。

  对来自ELEVATE-TN(中位随访时间为47个月)(Sharman et al. ASCO 2021)的阿卡替尼单药或阿卡替尼+奥妥珠单抗(A+O)个体患者数据进行加权,以匹配ALLIANCE试验(Woyach et al. NEJM. 2018)中伊布替尼单药治疗组的总体基线特征(未包括伊布替尼+利妥昔单抗,因为该治疗未被批准用于CLL)以及CLL-14试验中的V+O治疗组(Al-Sawaf et al. Lancet Oncol 2020)。TP53突变、血清β2微球蛋白、ECOG、IGHV状态、del(11q)、CrCl、Rai分期或CLL-IPI这些基线特征是潜在的预后变量(PV)。在两个试验之间,进行了一次非锚定的MAIC,以调整这些PVs.匹配后,使用加权Cox比例风险模型分析PFS和总生存率(OS),而使用加权logistic回归模型进行比较安全性分析≥3级不良事件[AE])。双侧p<0.05被认为具有统计学意义。

  对比A+O与伊布替尼,PFS(HR 0.48[95%CI 0.27,0.88],P=0.017)和OS(HR 0.41[95%CI 0.18,0.91],P=0.029)方面存在显著差异。同样,对比A+O与V+O,PFS(HR 0.38[95%CI 0.20,0.73],P=0.004)和OS(HR 0.43[95%CI 0.19,0.99],P=0.047)也存在显著差异。间接对比结果提示,与伊布替尼或V+O相比,A+O的PFS和OS更具有优势,且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在阿卡替尼与伊布替尼的比较中,PFS(危险比[HR] 0.83[95%CI 0.50,1.37])和OS(HR 0.69[95%CI 0.37,1.29])在数值上倾向于阿卡替尼,但差异不显著。阿卡替尼与V+O的比较在PFS(HR 0.96[95%CI 0.56,1.65]和OS(HR 0.99[95%CI 0.51,1.91])方面也没有显示出显著差异。

  与伊布替尼组相比,阿卡替尼和A+O的≥3级房颤、高血压、中性粒细胞减少和血小板减少等AE发生率更低,差异有统计学意义。与V+O相比,接受阿卡替尼治疗的患者发热性中性粒细胞减少、输注相关反应、白细胞减少、中性粒细胞减少、血小板减少、非黑色素瘤皮肤癌和第二原发性恶性肿瘤(不包括非黑色素瘤皮肤癌)的发生率更低,差异有统计学意义。A+O与V+O对比,在接受A+O治疗的患者中,观察到输注相关反应、中性粒细胞减少和非黑色素瘤皮肤癌的发生率显著更低。

  根据这些MAIC结果,与伊布替尼和V+O相比,阿卡替尼联合奥妥珠单抗长期生存更具有优势,同时阿卡替尼单药或与奥妥珠单抗联合安全性更佳。该研究用较为科学的方法间接对比了阿卡替尼单药或联合奥妥珠单抗与伊布替尼单药或Venetoclax联合奥妥珠单抗治疗初治CLL患者。从结果来看,含有阿卡替尼治疗组表现出安全性优势,这与它能显著减少BTK以外的脱靶效应有关。更加让人关注的是,间接对比分析提示阿卡替尼联合奥妥珠单抗治疗初治CLL的PFS和OS优于伊布替尼或者Venetoclax联合奥妥珠单抗。虽然目前缺乏头对头的研究,但这篇文章的结论具有较好的提示作用,这与此前发表的一篇meta分析结论一致,共同说明了阿卡替尼联合奥妥珠单抗治疗初治CLL在长期生存获益方面更具有优势。此MAIC研究存在一定的局限性,比如该分析只能针对整个试验中观察到的基线特征进行调整,而未经调整的交叉试验人群差异可能导致偏倚。阿卡替尼在初治CLL患者中显现的潜在长期生存优势值得进一步在前瞻性研究中进行验证。如有需要,请咨询海外医疗医学顾问:或扫码添加下方微信,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点击拓展阅读:阿卡替尼(CALQUENCE)加阿托珠单抗治疗慢性淋巴白血病的临床研究数据

  更多药品详情请访问 阿卡替尼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ypwd/249970.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