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法替布的疗效,托法替布治疗什么的

JAK抑制剂之所以能够成为治疗风湿免疫疾病的重要药物,是因为JAK-STAT信号通路转导的多种细胞因子(I型和II型细胞因子)参与了风湿免疫疾病的发生发展,JAK抑制剂可以同时靶向多种细胞因子,阻断炎症和免疫反应的发生。JAK有四种亚型,即JAK1、JAK2、JAK3和TYK2,不同亚型结合组成复合物。特定的细胞因子会与特定的受体结合,激活并启动特定的JAK亚型复合物,发挥相应的生理活动。例如JAK1/JAK3复合物主要与炎症反应激活有关,JAK2与红细胞和髓细胞及血小板生成相关,TYK2可能在过敏炎症反应中起作用。JAK抑制剂对JAK亚型的选择性也就代表着对不同细胞因子的抑制作用不同,从而产生的作用不同。例如托法替布对所有JAK亚型都有作用,但是对JAK1/3的选择性>JAK2>TYK2,也就意味着托法替布在抑制炎症方面的作用更强,而对血细胞生成影响小。

  以托法替布为代表的治疗风湿免疫疾病的JAK抑制剂,共有5种,包括托法替布(Tofacitinib)、巴瑞替尼(Baricitinib)、Upadacitinib、Filgotinib和Pefibitinib.托法替布和巴瑞替尼已在我国上市。5种JAK抑制剂中,托法替布上市最早,已在全球多个国家被广泛应用。来自多国的真实世界研究对托法替布在应答率、作用持续性、特殊患者疗效、安全性、依从性等多个方面进行了评价。日本的真实世界研究(CORRONA)显示,托法替布治疗RA患者6个月,可获得良好的临床应答及患者报告结局的改善,ACR20、ACR50和ACR70分别达到70%、51%和33%。

  澳大利亚的真实世界研究(OPAL)结果表明,托法替布治疗RA与生物制剂疗效相似,治疗18个月中,任意时间节点(3、6、9、12、15、18个月)DAS28-ESR缓解率和低疾病活动度达标率均无显著差异。对于临床比较关注的MACE、SIE、恶性肿瘤、静脉血栓栓塞(VTE)的发生情况,美国真实世界研究给出了答案。除带状疱疹外,托法替布和生物制剂组患者在上述不良事件的发生风险相似。

  加拿大的真实世界研究(tofacitinib eXel)结果显示,托法替布在加拿大RA患者中的依从性好,半数患者使用超过2年,特别是生物制剂初治患者中依从性最好,2年时55.8%的患者仍使用托法替布治疗。加拿大的另外一项真实世界研究(OBRI)发现,TNF抑制剂+MTX联合治疗比TNF抑制剂单药治疗患者继续治疗的时间更长;而托法替布不论是否联合MTX,停药率无显著差异。这就提示,托法替布更可能实现MTX停用。如有需要,请咨询海外医疗医学顾问:或扫码添加下方微信,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更多药品详情请访问 托法替布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ypwd/249517.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