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妥珠单抗 心脏毒性,赫赛汀治疗过再用帕妥珠单抗

  赫赛汀/曲妥珠单抗是常用的抗HER 2制剂,患者在接受曲妥珠单抗治疗前常应用蒽环类药物,对已有心脏系统疾病者或有蒽环类药物使用史者,将明显增加心脏毒性风险,应重视对比基线检测情况。2016年ESC癌症治疗与心血管毒性立场声明建议,在曲妥珠单抗作为抗HER2治疗期间,每三个月行肌钙蛋白和超声心动图斑点追踪,有利于早期发现LVEF下降。对于基线存在高危因素的患者,应用曲妥珠单抗时,每个化疗周期均应测量肌钙蛋白。对于低风险患者(基线超声心动图正常,无临床危险因素),抗HER2治疗每4个周期或者阿霉素剂量达到200mg/m2时需行超声心动图检查评价左室功能。

  也有研究认为,曲妥珠单抗的心脏毒性与累积剂量无关,曲妥珠单抗中断治疗后,其诱导的左心室功能不全和心衰常可逆,因此早期的积极干预对于防治不良的心脏毒性反应有积极的意义。如果LVEF降低至<45%或基线LVEF在45%到49%之间降低10%以上,应当停止曲妥珠单抗治疗,并开始使用ACEI类药物;如果LVEF恢复到>49%,曲妥珠单抗可重新开始使用;如果LVEF<50%,但>44%,可继续使用曲妥珠单抗但要同时加用ACEI类药物。在某些情况下,根据合并症情况可能优先选择β受体阻滞剂而不是ACEI。左室功能不全具有可逆性,心衰改善后继续应用曲妥珠单抗治疗的时机需要一种敏感的方法去评估。

  化疗期间出现心衰时,推荐肿瘤心脏病专家进行诊疗。如果再次使用既往产生心脏毒性作用的药物,强烈推荐联合使用心脏保护药物如ACEI类药物和β受体阻滞剂。在肿瘤治疗的早期,心脏症状轻微患者有时会被忽略病情,仅出现较明显的心脏症状时,才会寻求心脏科医生的帮助,这在早期发现和治疗化疗药物心脏毒性方面,就出现了低估的情况。在治疗的早期,心脏科医师与肿瘤科医师联合,将有助于寻找一种更好的,结合临床转归的界定心脏毒性方法,减少癌症患者抗肿瘤药物的心脏损害。

  详情请访问 赫赛汀 http://www.kangbixing.com/hesaiting/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ypbk/281491.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