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西替尼治疗肾细胞癌的临床效果如何?

  肾癌是起源于肾实质泌尿小管上皮系统的恶性肿瘤,属于泌尿系统中恶性度较高的肿瘤,也是最常见的肿瘤之一,又称肾腺癌,占肾恶性肿瘤的80%~90%。包括起源于泌尿小管不同部位的各种肾细胞癌亚型,但不包括来源于肾间质以及肾盂上皮系统 的各种肿瘤。肾癌的病理分型对治疗和预后有着重要的指导意义。

  常见类型有透明肾细胞癌、乳头状肾细胞癌、嫌色细胞性肾细胞癌及未分类肾细胞癌,以及Bellini集合管癌,约占90%,其中透明肾细胞癌占60%-85%。

  少见类型包括肾髓质癌,比较罕见,预后差,属于高侵袭性集合管癌。此外,还有多房囊性肾细胞癌、Xp11.2易位/TFE3基因融合相关性肾癌、神经母细胞瘤相关性肾细胞癌、黏液性管状和梭形细胞癌等。

  ATLAS试验,评估了阿昔替尼辅助治疗 vs 安慰剂用于肾细胞癌(RCC)的疗效,因预期计划的中期分析提示无效也停止。

  无论是亚洲人还是非亚洲人,都未观察到从阿西替尼或安慰剂治疗中获得无病生存期(DFS)益处。在阿西替尼治疗组中,亚洲人高风险组的患者比例低于非亚洲人(51.9% vs 72.3%),在安慰剂组也是如此(51.5% vs 66.0%)。两个治疗组的高风险亚组的患者均未从治疗中获得DFS益处。

  亚组患者 vs 非亚洲患者的DFS

  采用阿西替尼治疗的亚洲人患者相比非亚洲人患者因为不良反应(AE)下调用药剂量的比例更高(58.8% vs 46.0%,p=0.028)。与非亚洲患者相比,亚洲患者发生鼻咽炎的概率更高,但疲劳或无力的概率更低。

  在亚洲患者中,蛋白尿、甲状腺功能减退、鼻咽炎和高血压在日本患者中比在韩国患者中更常见,在韩国患者中又比在中国患者中更常见。

  阿西替尼减剂量vs稳定剂量的患者的DFS

  阿西替尼治疗1年以上的患者与治疗不超过1年的患者的DFS无明显差异(p=0.1874)。与采用稳定剂量的阿西替尼治疗的患者相比,剂量下调的患者的DFS更长(HR 0.458, 95% CI 0.305-0.687,p=0.0001),但DFS在剂量递增组没有差异(p=0.0685)。在阿西替尼治疗6个月内经历2次及以上不良反应或0-1次不良反应的患者的DFS也无明显差异(p=0.7488)。

  总之,亚洲患者 vs 非亚洲患者的亚组分析揭示了不同来源患者之间的不良事件和药物暴露差异。此外,治疗持续时间不影响DFS,但是,减少阿西替尼剂量反而会延长DFS.如有需要,请咨询海外医疗医学顾问:或扫码添加下方微信,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点击拓展阅读:阿昔替尼/阿西替尼(AXITINIB)或可治疗白血病患者耐药性问题?

  更多药品详情请访问 阿西替尼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yp/283198.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