肿瘤分期二是看治疗时间足不足够长部分专家建议

应考虑三个因素:第一,肿瘤的分期;第二,治疗的副作用是否严重;三、治疗时间是否足够长

有专家认为,三期手术后进行辅助靶向治疗的患者,可在病情完全缓解3年后缓慢停药。即便如此,停药过程仍需在密切的临床观察下逐步进行。

NCCN指南引用临床研究特别指出,使用EGFR-TKI靶向药物的试验亚组停药后原发肿瘤复发,此类患者需要重新引入EGFR-TKI靶向药物。可见,停药不是一件小事。不要自己做决定。医生会根据肿瘤治疗的效果给患者具体的建议。

2017年9月,教授发表了108例接受赫赛汀治疗2年以上的晚期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的病历。

中位随访时间7.7 年的108 名患者中,44 名患者出现疾病复发,13 名患者死亡。10年生存率超过80%。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 11.2 年。

108例患者中,临床判断完全缓解57例,影像学未见肿瘤病变49例,病理检查证实完全缓解34例。在这些达到完全缓解的患者中,27 人停用了赫赛汀。在疾病进展前早期停用赫赛汀的 27 名患者中,治疗的中位持续时间为 5.1 年——与继续使用该药物的患者相比,早期停止治疗的患者的生存率似乎有所提高。影响。

贝伐珠单抗治疗肺腺癌_贝伐珠单抗停药后会反弹吗_贝伐珠单抗说明书

毕竟是三分药,肿瘤药很贵;那我可以停药吗!

如果停药,可能很快会复发,影响疗效;如果继续服用,就不得不考虑副作用和经济负担——这确实是困扰医学界和很多患者朋友的两难境地。

著名的肾脏与泌尿系统疾病专业学术期刊发表了一篇重磅文章,总结了2803名接受靶向治疗的晚期肾癌患者。这些患者接受了多种靶向药物Suni。替尼、依维莫司、帕唑帕尼、卡波替尼、乐伐替尼、贝伐单抗……他们发现了以下有趣的现象:

总共有100人实现了肿瘤完全消失,所以即使是在医学如此繁荣的21世纪,以欧洲的数据,实现晚期肿瘤完全缓解的情况也很少见;在这项研究中,该比率仅为 100 // 2803,3.6%。

服用靶向药达到完全缓解平均需要10.1个月…有的患者刚吃药10分钟,就过来问,为什么我一点反应都没有,是药吗?无效?兄弟,你耐心点吧,大概还有10个月的时间,你就会成为幸运儿!

与未达到完全缓解的患者相比,这100名幸运者的生存时间明显延长——这是胡说八道,无需解释。这100年的幸运儿5年存活率高达80%!

高潮来了:100人中有30人在达到完全缓解后1个月内停止服药,另外70人至少多服了1个月。这两类人比较,生存时间没有本质区别,生存时间为2年。前者为87%,后者为89%;同理,作者对比了77例数据充足的患者,34例患者在半年内达到完全缓解后停药,43例患者达到完全缓解。缓解后继续使用靶向药物半年以上,两者生存时间无本质差异。前者2年生存率为100%,后者为97%。达到完全缓解后,靶向药物是否应该继续使用?,你继续用多久,效果好像没有什么不同(学生高手请看下图,渣男可以略过)。

贝伐珠单抗停药后会反弹吗_贝伐珠单抗治疗肺腺癌_贝伐珠单抗说明书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吃了一段时间,甚至半年甚至一年的靶向药,是不是白吃!!!

目前还没有很好的解释。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大部分随意停药的患者,即使以后确实复发了,再次使用靶向药物或其他治疗,然后再次有效,所以基本上不影响他们的生存。时间。

换言之,说不定以后监测手段会进一步完善,很多患者可以选择定期复查,玩得开心!

江湖中流传着一个可怕的谣言:靶向药物只能暂时控制肿瘤。一旦不能耐受耐药性或副作用,就必须停药。停药后,肿瘤的生长就会失控,爆发式生长,完全反弹……这个谣言流传已久;甚至还有实际案例可以证明——“血的教训可以说是深刻的”。

在众多靶向药物中,抗血管生成药物,如贝伐单抗和各种口服“XX替尼”(舒尼替尼、乐伐替尼、帕唑帕尼、卡博替尼、帕替尼等)被命名最多——当这些药物一直使用时,血供应肿瘤的血管受阻,肿瘤失去“食物”供应,濒临死亡;细胞并没有死,一旦因为某种原因停药,这些恶毒的残渣肯定会卷土重来,受到惩罚。

出于某种原因停用抗血管生成药物可能会导致肿瘤反弹。在动物实验中,甚至在个别极端的临床病例中,也确实出现过类似的现象。但这是偶然现象,还是普遍规律?今天,让悠悠给大家分享一个海量数据。

这是一项发表在领先的肿瘤学期刊 JCO 上的汇总分析,包括 5 项大型国际多中心、前瞻性、随机对照试验,对接受含 方案治疗的晚期癌症患者进行,共计 4205 例。(这个量不能算小),包括乳腺癌、肠癌、肾癌、胰腺癌患者(都是常见的肿瘤)。由于它们都是随机对照试验,因此一组接种了疫苗,另一组接种了安慰剂。这份对 4000 多人的总结分析得出了几个核心结论:

贝伐珠单抗停药后会反弹吗_贝伐珠单抗说明书_贝伐珠单抗治疗肺腺癌

从开始治疗开始,接受贝伐单抗治疗的患者和接受安慰剂治疗的患者,总体而言,接受贝伐单抗治疗的患者寿命更长。使用贝伐单抗可将死亡风险降低 17%。

因某种原因(如无法忍受的副作用、疾病进展或患者故意不愿服用)停药后,使用贝伐克的组和一直使用的组从停药到死亡的平均时间安慰剂组,分别为 10.2 个月和 9.3 个月——也就是说,使用 ,停药后的生存期几乎与安慰剂组相似,甚至从数字上看,似乎再长一点。从大数据来看,不支持贝伐克撤出后肿瘤会爆发性反弹,存活期会更短的“江湖传言”。

综上所述:抗血管生成药物和其他类型的药物,在个别情况下,确实可能会出现快速的肿瘤进展和停药后的爆发性反弹,但这并不是普遍现象。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yp/19097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