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西替尼泰瑞沙9291,奥西替尼耐药后的治疗方法

  2018年欧洲肿瘤学年会报道了91名EGFR阳性的肺癌患者,一线使用奥西替尼的耐药机制主要是MET基因扩增(占比15%),EGFR基因的C797S突变占比7%,PIK3CA突变占比7%、HER2基因扩增占比2%、ALK基因融合突变占比1%、BRAF基因的V600E突变占比3%、KRAS突变占比3%,没有出现T790M突变,没有出现肺癌亚型的转化。

  在一线使用奥西替尼耐药后,如果出现MET基因扩增,可以考虑奥西替尼联合针对MET基因的抑制剂来进行治疗,如果产生C797S突变,可以使用一代靶向药进行治疗。注意:此时的C797S突变与二线耐药的C797S突变情况不同,因为二线耐药的C797S突变一般是与T790M突变顺式共存,而一线奥西替尼耐药是不会出现T790M突变的,所以此时的C797S单发突变是可以用回一代靶向药的。

  这里就充分展现了奥西替尼一线用药的好处,不仅一线耐药机制较后线耐药机制相对简单,而且在奥西替尼一线耐药后,如果出现C797S突变,患者的二线治疗可以继续使用第一代靶向药,二线治疗失败后,如果出现T790M突变,患者三线治疗还可以继续回归到奥西替尼。

  研究数据表明,如果一线使用EGFR靶点的第一代靶向药物,部分患者产生的耐药突变是EGFR基因的T790M位点。这时,患者可以用上第三代药物奥西替尼继续治疗,奥西替尼二线耐药,会在T790M的基础上产生新的耐药突变,主要是C797S,突变率约为20~40%。

  出现C797S可以继续回用一代靶向药吗?不一定!

  因为这个C797S是在T790M的基础上出现的,如果T790M和C797S这两个基因突变位点在一条染色体上,就是所谓的顺式构型,目前暂时没有靶向药物可以应对。尽管细胞学试验证实可使用AP26113(布格替尼)联合EGFR蛋白药物爱必妥控制。但这种用药策略还没有上到临床阶段,而且药物可及性及用药剂量也存在一定不确定性,有一定的风险。

  面对二线使用奥西替尼耐药机制较为复杂的情况,患者还可能面临着转变成小细胞肺癌(SCLC)或肺鳞癌(SqCC)转化的可能性。而目前一线使用奥西替尼的研究数据中未发现肺癌亚型转化的报道,也并没有出现T790M继发突变,说明奥西替尼的一线用药具有一定的优势,后续的耐药处理也相对简单些。如有需要,请咨询海外医疗医学顾问:或扫码添加下方微信,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更多药品详情请访问 奥西替尼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ypzx/247374.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