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希替尼能否停药 肺癌患者的EGFR基因耐药突变,靶向药物能治愈吗?

如果肺癌患者有EGFR或ALK基因突变,使用靶向药物可以获得更好的生存获益。奥希替尼()是第三代靶向药物,主要针对第一代靶向药物的耐药突变,已获准在中国上市。

据报道,使用奥希替尼期间间质性肺炎 (ILD) 的发生率为 4%,间质性肺炎后的治疗包括停药、大剂量皮质类固醇或免疫抑制剂。

据报道,在奥希替尼治疗期间,35% 的患者出现频繁的短暂无症状肺部混浊。出现肺部混浊是否为间质性肺炎

靶向药物停药后,肿瘤很可能会反弹。这个时候我该怎么办?这是困扰患者及其家属的问题。

让我们看一下最近的一篇文学作品以及它可以教给我们什么。

一名 69 岁男性患者被诊断为 IB 期肺腺癌 ( ) 并接受了左上肺叶切除术。手术治疗 35 个月后,CT 扫描发现多处肺转移。基因检测显示EGFR基因发生突变。患者接受了吉非替尼(易瑞沙)、厄洛替尼(特罗凯)、阿法替尼(2992))和化疗的多线治疗。第二次组织活检证实EGFR基因出现耐药性突变。

十线化疗后,患者于2016年6月开始使用奥希替尼,8周后,患者接受全身CT和MRI检查,肺部病灶和脑转移灶明显缩小。服用奥希替尼 24 周(约 6 个月)后,虽然全身病灶仍在缩小,但胸部 CT 显示肺下叶有 2 处病灶。被认为是奥希替尼诱导的间质性肺炎(ILD)的无症状磨玻璃影已停用。

由于患者的临床症状不典型 感染性疾病,C反应蛋白表达阴性,研究人员确定患者肺部异常不是肺部感染,而是另一种疾病,至于是什么疾病,医生未进行支气管肺泡灌洗,供研究调查。

奥希替尼停药4周后,影像学检查显示患者双肺出现新转移,但患者肺部磨玻璃影(GGO)仅为轻度缓解。由于先前在奥希替尼治疗期间报告的这种频繁和短暂的肺混浊(TAPO),奥希替尼可以继续使用。

考虑到这一点,继续给患者吸氧,与患者沟通后,研究者开始重新给予奥希替尼。虽然怀疑是奥希替尼引起的间质性肺炎,但影像学研究并未显示弥漫性肺泡损伤,这会危及生命。因此,在接受 治疗期间,患者没有使用类固醇。 (这里有一个反复权衡利弊的过程,也非常值得大家参考。做出治疗决定很困难,但不得不去做。)

再服 4周后,胸部CT显示肺部多发结节萎缩,而血浆肺腺癌相关抗原KL-6水平明显下降,从之前的911U/ml降至664U/ml .

奥希替尼能否停药_奥希替尼9291药品_香港买奥希替尼多少钱

再服特蕾莎11周后,全身CT检查显示多发肺结节减少。肺部毛玻璃影没有恶化。

这是一个很好的结果,患者重新接受了 治疗,肿瘤得到了控制,但这是一个非常激动人心的过程。并且我们可以得到一个CT扫描检查和血液肿瘤标志物显示,该患者对的治疗效果非常好。如果不再次使用特蕾莎,对他的病情控制可能会很被动。

一般来说,出现GGO时,医生往往会停掉,这是有道理的,毕竟如果是致死性间质性肺炎(ILD)是非常危险的,但是如果停掉靶向药物,癌细胞就不会停止接下来我该怎么办?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

而对于EGFR基因突变,是目前市场上唯一的靶向药物,因此研究人员建议,在短暂停药后,如果肺部病变不再恶化,则可能出现一过性频繁肺混浊(TAPO ),因此可以考虑重新引入 的抗肿瘤治疗。

并且研究人员建议中断 最多 6 周,中断时间过长会使病变难以控制。

奥希替尼能否停药_奥希替尼9291药品_香港买奥希替尼多少钱

有报道这种肺混浊(TAPO)的概率为35%,影像学主要是一些磨玻璃影(GGO),一般发生在8.7周,平均消失时间大约是 6 周。

如何更好地区分一过性频繁肺混浊(TAPO)和间质性肺炎(ILD),这可能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但目前确实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总结

本文将为大家解读。综上所述,在使用的早期,一定要注意肺部的检查,谨防可能发生的间质性炎症性肺炎(ILD)。当然,如果有不透明阴影,要特别注意,但是肺部这些短暂的不透明阴影不一定是间质性肺炎,所以在停用特蕾莎之后,经过治疗和仔细检查,可以确定重新开始特蕾莎。抗癌治疗是可行的。

在肿瘤治疗的过程中,可能会有很多坑,但是没有办法看清楚,绕过,然后继续往前走。

参考文献

K, et al., A Case of EGFR- Non- Cell Lung by with “Stop-And-Go”。医学。 2017年12月2日1.@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ypzx/22888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