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帕替尼用于乳腺癌,拉帕替尼是化疗药吗

  曲妥珠单抗是重组人抗HER2单克隆抗体,开创了乳腺癌“生物靶向治疗”时代。曲妥珠单抗显著降低了40%的复发与37%的死亡。与单纯化疗组相比,曲妥珠单抗未显著增加严重心脏不良事件。那除了曲妥珠单抗,还有其它抗HER2策略的尝试和探索吗?HER家族包括HER1/2/3/4四个成员,HER2能与HER1或HER3形成异源二聚体传导下游信号,故需开发新药物进行下游联合抑制。拉帕替尼(Tykerb)是一种针对HER1/2的小分子酪氨酸激酶抑制剂。

  新辅助NeoALTTO试验取得了鼓舞人心的结果:拉帕替尼联合曲妥珠单抗相对于单靶提高了20%的pCR率。之后NSABPB-41试图延续NeoALTTO的辉煌,设计比较在紫杉醇基础上加单靶(曲妥珠单抗,或拉帕替尼)或双靶(曲妥珠单抗+拉帕替尼)的差别。结果双靶相对单靶仅有数字上而非统计学上(P=0.095)的获益,绝对pCR获益不足10%。联合CALGB 40601、NeoALTTO,最终荟萃分析确认拉帕替尼提高的pCR客观获益约12%,但几乎所有拉帕替尼新辅助试验都按照NeoALTTO中20%的pCR差异来计算样本量,所以拉帕替尼大宗新辅研究全都折戟沉沙也不足为奇了。

  祸不单行,辅助ALTTO试验也因对药物疗效过于乐观,大量入组低危患者,导致阴性结果。至此,拉帕替尼再无进入辅助领域可能。与之相对,帕妥珠单抗具有截然不同的命运,先由NeoSphere研究确立了新辅助地位,然后稳扎稳打,由APHINITY确立其辅助地位。虽然帕妥珠单抗的绝对获益并不高(约2.0%),但通过遴选高危因素依然能找到高获益人群。

  详情请访问 肿瘤 http://www.kangbixing.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ypzx/226917.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