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伐单抗联合一线化疗治疗转移性结直肠癌5问1问

武汉第六医院肿瘤科曾辉

抗VEGF(贝伐单抗)治疗转移性结直肠癌5Q

1 问:有哪些证据支持和反对贝伐单抗联合一线化疗治疗转移性结直肠癌(CRC)?

贝伐珠单抗可以代替化疗吗

贝伐单抗最初是在 3 期试验 [1] 中添加到现已过时的 IFL 方案(伊立替康、氟尿嘧啶、亚叶酸)中的。不再使用 IFL 治疗。贝伐单抗在一线治疗中加入这些方案在世界各地都很常见,现代治疗方案如并且是主要的化疗方案。

有趣的是,从来没有针对 ± 贝伐单抗的 III 期试验,因此这些数据的证据不太可靠,但每个人都在使用这种方案,从原始 IFL 数据推断,使用类似的化疗基础,但使用推注以 5-FU 代替静脉注射 5-FU。 + 贝伐单抗的数据更加可靠。在一项对 1400 名患者使用奥沙利铂方案的 III 期临床试验中,主要终点是无进展生存期,结果为阳性 [2]。然而,与以前的 IFL 方案相比,在该方案中添加贝伐单抗导致疗效和差异较小。原因之一是治疗周期短,患者停止治疗不是因为疾病进展,而是因为许多患者出现奥沙利铂相关的神经毒性。奥沙利铂停药后,贝伐单抗等其他药物也停药了。

因此,治疗持续时间至关重要,临床试验分析表明,当患者继续治疗直至疾病进展时,获益更大。

2 问:接受贝伐单抗化疗的晚期 CRC 患者是否应继续接受贝伐单抗作为二线化疗的一部分?

一些数据强调了延长 VEGF 抑制剂治疗的重要性。近期多项研究发现,在一线治疗中使用贝伐单抗作为化疗的一部分,以及在疾病进展后继续使用贝伐单抗有益。

贝伐珠单抗可以代替化疗吗

几项观察性队列研究、研究[3] 和研究[4] 提出了上述观点,并正在欧洲一项贝伐单抗一线治疗的前瞻性 III 期临床试验中得到验证 贝伐单抗在疾病进展后继续或不继续对联合化疗耐药的患者。我们还没有来自该试验的确切数据,但 2012 年 1 月的新闻发布表明,主要终点的总生存期有所改善 [5]。所以我期待在 ASCO 2012 上看到更多成果。

我们最近看到了一项关于 [6] 的临床试验结果,这是一种与 VEGF-A、VEGF-B 和 PIGF 结合的 VEGF 抑制剂。它具有与贝伐单抗相似的功效和活性,但毒性可能略高。在 III 期试验中,

被添加为二线治疗,并提高了先前接受贝伐单抗作为一线治疗的患者的总体生存率。

3 问:贝伐单抗维持治疗的最新数据有哪些?

在西班牙、德国和荷兰,有几项正在进行的研究试图调查贝伐单抗作为维持治疗一部分的作用。有些人使用贝伐单抗作为单一药物,或与化疗联合使用。如果让我猜测研究结果,我认为贝伐单抗联合氟尿嘧啶如 5-FU 或卡培他滨可能是最有效的维持治疗。

贝伐珠单抗可以代替化疗吗

4问:有肠穿孔的报道吗?

我们注意到,

长期使用贝伐单抗更容易出现早期的灾难性副作用,如肠穿孔或动脉血栓栓塞。这意味着,如果患者在治疗的前 3 个月内没有出现这些严重的副作用,那么以后发生的可能性较小。在早期治疗中关注这些严重的不良反应并不影响我们继续使用贝伐单抗的想法。

5 问题:哪些患者更有可能从贝伐单抗中获益?

不幸的是,目前没有常规的生物标志物来确定哪些 CRC 患者更有可能从贝伐单抗或其他抗 VEGF 治疗中受益。以下是一些研究表明高血浆 VEGF-A 水平对贝伐单抗治疗的反应更佳 [7]。然而,到目前为止,这些研究都是回顾性的,需要在更大的前瞻性研究中进行验证。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ypzx/19270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