靶向药物开启了肺癌精准诊疗时代的靶向治疗的出现

靶向药物开启肺癌精准诊疗时代

靶向治疗的出现被认为是肺癌治疗领域的一个里程碑。与传统治疗方法相比,靶向EGFR、ALK等基因突变的靶向治疗药物可显着延长患者的PFS(无进展生存期)。并且由于其口服给药方便、不良反应相对较轻等优点,可有效提高肺癌患者的生活质量和治疗依从性。

增长最快的EGFR抑制剂现已更新至第三代。作为代表药物,奥希替尼创造了EGFR-TKI历史上最长的中位PFS(18.9个月)和最长中位OS(38.6个月)的记录,无疑是一项肺癌治疗史上新高峰。此外,奥希替尼的一线和二线治疗均由医保覆盖,这无疑大大减轻了患者的经济负担。

但就目前的靶向治疗药物而言,无论是哪一种,几乎肯定会产生耐药性。第三代EGFR-TKI对EGFR敏感突变和一、二代耐药后的EGFR突变均有良好疗效,但患者仍无法摆脱耐药困境。

靶向药耐药后怎么办_奥希替尼耐药后能吃的靶向药_肺癌吃靶向药能治愈吗

三代TKI耐药后患者是否面临治疗困境?后续治疗如何?如何寻找新的希望?

三代耐药后,患者仍有新希望

第三代EGFR-TKI耐药后,需要根据具体的分子耐药机制制定后续治疗策略。首先,当患者病情进展时,应尽可能进行第二次活检,并再次进行基因检测以明确耐药机制。当组织不可用但不太准确时,也可以使用血液测试作为替代方法。

靶向药耐药后怎么办_奥希替尼耐药后能吃的靶向药_肺癌吃靶向药能治愈吗

通常建议患者根据各自的疾病状态进行针对性的治疗:

1、进展缓慢,结合局部治疗:对于无症状、影像学进展缓慢的耐药患者,不必着急换药。无症状进展和有症状的全身(颅外)孤立性病变(<3-5 个转移灶)的患者可考虑进行根治性局部治疗,同时继续使用奥希替尼。

2、二级MET扩增,可以使用MET抑制剂:无论是奥希替尼的初始还是二线使用,MET扩增的比例大致相同,从15%到20%不等。因此,我们通常将萨瓦替尼与奥希替尼联合使用。在一项 Ib 期研究中,对于奥希替尼进展后 MET 扩增呈阳性的患者,奥希替尼加 的 ORR(客观缓解率)为 25%,DCR(疾病控制率)为 25%。69% 的中位 DOR(反应持续时间)为 9.7 个月。

3、继发EGFR点突变,继续使用第一代EGFR靶向药物:除常见点突变外,奥希替尼耐药后可能出现EGFR及等位基因突变。耐药位点可以通过使用第一代或第二代药物来克服。

靶向药耐药后怎么办_奥希替尼耐药后能吃的靶向药_肺癌吃靶向药能治愈吗

4、在没有明确耐药靶点的情况下,抗血管生成药物可以联合使用也可以单独使用:很多对奥希替尼三代耐药的患者没有明确的耐药靶点,安罗替尼可以考虑联合使用此次多靶点小分子TKI,在晚期患者的三线及后期治疗中,与安慰剂相比,安罗替尼将总生存期(OS)延长了3.33个月。因此,联合或单一使用抗血管药物可能是一种策略。

综上所述,第三代EGFR-TKI患者耐药后,根据不同的耐药机制仍有不同的选择,不必劝阻患者。

第三代EGFR-TKI耐药后,需要再次进行基因检测,明确分子耐药机制,指导后续治疗方案的选择。但也有部分患者因自身经济条件无法进行基因检测,甚至放弃后续治疗。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ypzx/19190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