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法替尼是不是是不是尼突变患者一线治疗首选呢??

阿法替尼真实世界研究的最终分析最近发表在 .结果显示,在具有常见获得性耐药突变的 EGFR/突变 患者中,一线(初始)阿法替尼继以奥希替尼的中位总生存期(OS)达到 37.6 个月,亚洲人的中位总生存期患者为 44.8 个月。那么阿法替尼是EGFR突变患者的一线治疗药物吗?

1/阿法替尼后奥希替尼,亚洲人免化疗生存期长达37.1个月

是一项真实世界的回顾性研究这是一项对 203 名接受奥希替尼二线治疗的 EGFR/突变非小细胞肺癌患者进行的观察性研究,这些患者均接受了一线阿法替尼治疗,然后出现耐药性突变。

结果显示,最终纳入分析的203例患者中,阿法替尼-奥希替尼序贯一线治疗的中位OS为37.6个月(90% CI:35. 5-41.3),序贯治疗的中位治疗时间为27.7个月(90% CI:26.7-29.< @9),这意味着一半的患者在没有化疗的情况下继续靶向治疗超过27.7个月,并拥有更长的高质量生活。

亚组分析显示亚洲患者和突变患者获益更多,亚洲患者和突变患者的中位 OS 分别为 44.8 个月 (90%CI: 37.)。 @>0-57.8) 和 41.6 个月(90%CI:36.9-45.0),中位治疗时间为 37.1 个月(90%CI:28.1-40.3) 和 30.0 个月,分别为(90 %CI: 27.6-31.<@9). 31 名有突变的亚洲患者中,中位 OS 为 45.7 个月(90% CI:3< @8.2-57.8),中位治疗时间为 40.0 个月(90% CI:36.4-45. 0).

值得一提的是,在因预后特征差而无法入组前瞻性随机临床研究的亚组患者中,临床疗效仍较好。在这些亚组中,稳定脑转移患者的中位 OS 为 31 个月(90% CI:19.5-45.0),年龄≥65 岁的患者有中位 OS 36.9 个月(90% CI:33.0-44.8),ECOG PS≥2(身体状况)中位 OS 为 32 个月(90% CI: 24.5-34.5)) 对于卧床休息的患者。这些亚组的中位治疗时间为 2 2.2 个月( 90%CI:16.8-29.<@9), 27.3 个月 (90%CI:20.4-31.@ >3) 和 22.2 个月 (90%CI: 16.0-26.5) .

1.8@>

图1中研究患者的特征和主要发现

2/幸运儿资料

研究表明,在实际临床环境中,阿法替尼继以奥希替尼是有效的,即使对脑转移患者、老年患者和体能状态不佳的患者仍有良好的益处。但也要注意,该研究纳入了阿法替尼耐药后有幸接受奥希替尼治疗的患者,并非所有真实临床环境中的患者都能接受一线阿法替尼治疗,耐药后加用奥希替尼。

我们知道1.9@>大约50%的患者在对二代EGFR靶向药物产生耐药后会发生突变,但即使在严格的研究中,也只有30%的对照组(第一代EGFR靶向药物)一线治疗)患者接受了奥希替尼。

图2中一线治疗耐药的后续治疗,右边是对照组,可以看出只有65%的患者接受了后续治疗,而这65%的患者只有47 % 的患者接受了奥希替尼治疗。

在 ESMO 2019 大会上报告的一项在英国、美国、德国和法国进行的多中心真实世界回顾性研究表明,总体而言,只有 24% 的患者接受了奥希替尼作为二线或后线治疗对一线靶向治疗耐药的患者中只有约31.7%接受了奥希替尼治疗,而21%的耐药患者没有机会接受后续治疗而死亡,18%的耐药患者患者死亡。患者未接受检测。

图3真实世界研究中对一线EGFR靶向治疗耐药患者的随访情况

奥希替尼印度版怎么买_奥希替尼9291_奥希替尼2期临床

所以阿法替尼序贯奥希替尼确实有很好的效果,但我们仍然无法提前知道阿法替尼耐药后哪些患者可以接受奥希替尼治疗。

3/EGFR突变如何选择一线治疗?

EGFR突变患者的一线治疗是直接三代奥希替尼还是1.9@>二代药后三代药一直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近期发表的一项针对 EGFR 突变的一线靶向治疗的网络荟萃分析的数据更新,将新发表的总生存期数据纳入分析。

阿法替尼、达克替尼、厄洛替尼、厄洛替尼+贝伐单抗、吉非替尼、埃克替尼、奥希替尼 一线治疗方案中,达克替尼在总生存期方面的优势最大,但除了较吉非替尼优势明显外,达克替尼无统计学意义优于其他治疗方案。受到限制。第二强的是奥希替尼,但优势再次没有统计学意义。因此,在总体人群分析中,各个方案的总体生存获益没有显着差异。

图 4 EGFR 7 种主要一线治疗方案在总体生存率方面的相对获益比较,HR 为纵向比较。

如果进行亚组分析,在达克替尼、阿法替尼、厄洛替尼、吉非替尼和奥希替尼这五种药物中,达克替尼是一种突变,奥希替尼的总体生存获益在突变和非亚洲人群中优于,但差异没有统计学意义。

奥希替尼2期临床_奥希替尼9291_奥希替尼印度版怎么买

图5 5种主要靶向药物不同亚组总体生存获益比较,HR为纵向比较

通过网络meta分析可以看出,即使考虑种族差异和突变类型,一线EGFR靶向药物的生存获益差异也不明显,因此临床上需要考虑更多的因素,包括患者的转移部位,如有无脑转移,有无肝转移,再考虑不同靶向药物的不良反应谱差异,如二代阿法替尼和达克替尼皮疹、腹泻较严重,影响生活质量,剂量需根据患者情况调整。吉非替尼会有更多的肝损伤,而奥希替尼会有一定的心脏毒性和血小板减少的问题。当然,你还要考虑费用,医疗保险能不能报销。

参考资料:

1、 J 等人。并在与 EGFR – 非细胞肺: 的。

2、 S. . – vs EGFR-TKI as -line for (): .在 ESMO 2019.

3、Shah R 等人。 Real- (RW) and for -line (2L) and in (pts) with () a -line (1L) – or (1G/2G) EGFR (TKI)。在 ESMO 2019 上; 27, 2019., .

4、MS 等人。 EGFR非细胞肺的meta of-line:.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ypzx/19184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