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直肠癌 基因,结肠癌直肠癌遗传吗

结肠直肠癌,是全球癌症患者死亡的最主要原因之一。与结肠直肠癌发病率有关的风险因素包括年龄较大,男性,生活方式,炎症性肠病(,inflammatorybowel disease )以及结肠直肠癌个人史。具有家族史也与结肠直肠癌诊断相对风险增加有密切相关。然而,多数结肠直肠癌在早期阶段是一种进展缓慢的疾病,也没有症状,并且在进展到晚期阶段时,通常才变得有症状(以前30%为转移性结肠直肠癌)。过去已经做出许多努力来建立适当的筛检方法。但是迄今为止,这些方法多数仍然是侵入性的,导致参与率较低。随着我们对结肠直肠癌的分子基础和细胞机制的知识日益了解,已经在每天的临床治疗中采用某些特定的基因生物标志检测方法。

  人体细胞中存在的一种能修复 DNA 碱基错配的安全保障系统(即MMR 系统),它是由一系列能特异性识别、双向切除并修复错配碱基的酶分子组成,错配修复基因能特异性地识别和修复 DNA 复制过程中出现的碱基错配,清除由简单重复序列复制错误而形成的不配对碱基,维持基因稳定性,降低自发突变,从而保证 DNA 复制高度保真性的功能。

  已发现人类 MMR 系统的基因中 hMLHl,hMSH2,hMSH3,hMSH6,hPMSl,hPMS2 与大

  肠癌有关的基因,目前研究最多的是hMSH2、hMLH1。hMSH2 和 hMLH1基因突变占所有检测到的突变的 90%以上。MMR 缺失会导致 DNA 链错配的积聚,从而导致微卫星不稳定性。

  错配修复基因缺失引起微卫星不稳定,微卫星重复序列中 30 多个基因突变, 如 DNA 修复蛋白 MRE11A、hRAD50、转化生长因子 β 受体 Ⅱ、胰岛素样生长因子受体 Ⅱ、前凋亡因子 Bax、错配修复蛋白 MSH3 和 MSH6 等。这些基因在细胞功能及转导途径中发挥多种作用,其突变的急速积聚可诱发大肠癌的发生。

   BRAF V600突变在右半结肠肿瘤中更为常见,分化不良,粘液组织学和浸润淋巴细胞较多,通常是MSI-High 。约8%的结肠直肠癌携带不同的BRAF V600突变。这个点突变与KRAS突变通常相互排斥,是晚期结肠直肠癌的不良预后指标。与黑素瘤BRAF V600E对BRAF药物抑制(即威罗菲尼)高反应率相反,BRAF阳性结肠直肠腺癌对BRAF药物抑制(即威罗菲尼)单用有抗性,因为反馈激活EGFR / PI3K /AKT通路。因此,治疗这一亚型结肠直肠癌病例,常需合并使用EGFR-BRAF-MEK路径相关抑制药物。

  更多药品详情请访问 肿瘤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ypzs/282282.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