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拉非尼他芬那能治疗儿童神经胶质瘤吗?疗效如何?

  达拉菲尼是靶向治疗药,是针对BRAF变异的Kinase抑制剂。达拉菲尼于2013年5月29日被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用于治疗转移性黑色素瘤和不能行手术治疗的黑色素瘤病人。达拉菲尼适用于转移性或不可切除恶性黑色素瘤,且含有BRAF V600E或则V600K突变。

  在2016年10月7日至11日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2016年会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召开。在2016 ESMO大会上,对于儿童复发或难治性低级别脑胶质瘤患者,首个针对BRAF V600E突变的靶向治疗研究显示,达拉菲尼单药缓解率高,为以后缓解率更高的低毒联合治疗奠定了基础。儿科神经肿瘤专家Mark Kieran博士说:“儿童低级别脑胶质瘤的治愈可能性很大。事实上,许多儿童不会终身遭受这类肿瘤的折磨,但是可能会出现认知损害及放疗引发的第二恶性肿瘤。开发靶向特定致病突变,且能够规避长期毒性的药物,可能会彻底改变儿童脑肿瘤的治疗现状。”在儿童低级别胶质瘤中,BRAF V600突变率达到10%。本次ESMO大会上研究人员公布了达拉菲尼(Dabrafenib)—一种选择性突变蛋白抑制剂的Ⅰ/Ⅱ期临床试验结果。该研究纳入了32例年龄介于0~16岁的BRAF V600突变型低级别脑胶质瘤患者,其中15例参与了Ⅰ期试验,17例参与了Ⅱ期试验。

  Ⅰ期研究的主要目的是确定Ⅱ期试验中药物的推荐剂量,在此过程中并未发现任何明显的剂量限制性毒性。Ⅱ期研究主要评估达拉菲尼的毒性及其是否能阻止肿瘤生长或引起肿瘤退缩。在成年BRAF V600E阳性肿瘤患者中开展的达拉非尼初期试验表明,大多数黑色素瘤患者出现不良事件,而鳞癌患者则没有。在BRAF V600E突变型成年患者中,有研究表明BRAF抑制剂联用MEK抑制剂可使毒性减轻,并能在更长的时间内增加药物活性。“我们想通过达拉菲尼与MEK抑制剂的联合使用,获得更高的缓解率。一般情况下双药联合将使毒性也加倍,但是BRAF药物的大部分毒性会与MEK药物产生拮抗,所以联合用药的毒性应该小于这两种药物中的任意一种。” Kieran博士说道。

  达拉菲尼可使肿瘤缩小或停止生长这一发现令人兴奋,同时也将研究方向引导向与MEK抑制剂联合使用。这种联合治疗手段可能会彻底改变儿童BRAF突变型低级别胶质瘤的治疗。达拉菲尼最常见不良反应(≥20%)是关节炎,乳头状瘤,脱发,头痛,发热。如有需要,请咨询海外医疗医学顾问:或扫码添加下方微信,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更多药品详情请访问 达拉菲尼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ypzs/247838.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