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狼人*杀”游戏上演一出“置之死地而后生”

作为一款热门的国家级桌游,想必很多人都玩过“狼人*杀”这个游戏。狼人杀游戏的精彩,在于绝地反杀力挽狂澜!同样,在癌症治疗中,也会有一场如狼人杀一样精彩的逆转,上演一场“先死后生”!

一名 75 岁的不吸烟男性患者被诊断为转移性肺腺癌,其具有 MET 外显子 14 突变且没有其他靶向致癌突变。初步诊断时,患者左肺、胸膜、淋巴结、骨和软组织有广泛转移。克唑替尼治疗9个月后,胸部、腹部和盆腔疾病部位均有明显缓解,显着缓解。

图为患者初诊(左)与克唑替尼治疗9个月后(右)的比较

但并非巧合的是,情况急剧恶化。治疗9个月后,患者开始出现脱水、低钙血症、精神错乱等问题,甚至出现脑实质和经脑膜转移,延伸至脊髓。在这个关键时刻,医生在征得患者同意的情况下试用了卡马替尼,患者病情迅速好转。

服用卡马替尼2个月后,患者大脑左额叶5mm的病灶变成残留的点状病灶。几乎消失了;

左侧三叉神经和左侧小脑半球的软脑膜病变已无法检测到;

治疗后脊髓软膜增强信号完全消失。

在此起起伏伏的患者中,除MET EX14突变和MET扩增突变外,未发现其他靶基因。本案中,MET抑制剂卡马替尼的高效抗脑转移作用将患者变成了一个安全的地方!

MET突变有望成为非小细胞肺癌下一个最受期待的药物靶点

根据《中国恶性肿瘤流行病学情况分析报告》,肺癌在我国恶性肿瘤发病率中居首位。其中,非小细胞肺癌占所有肺癌的80%。最常见的驱动基因是 EGFR、ALK、ROS1、BRAF 和 NTRK。继上述常见驱动基因之后,MET可能是下一个最受期待的药物靶点。

近年来,关于MET抑制剂的研究层出不穷,其中、®(,)和®(,,又名)目前数据相对较多。 3 种药物。

卡马替尼是一种口服高选择性小分子MET抑制剂,于2020年5月6日获得美国FDA批准。最重要的是,卡马替尼(,,,)是FDA批准的首个针对局部晚期或转移性MET患者的靶向药物非小细胞肺癌中的 14 个跳跃突变( )。

卡马替尼作为新一代 MET 靶向肺癌药物,在 2020 年美国癌症研究协会(AACR)年会上取得了骄人的成绩,前景广阔。结合 2020 年 9 月 3 日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卡马替尼最新临床研究结果,结果显示:在接受治疗的 28 名患者(28 名,既往未治疗)中,独立审查委员会(BIRC)评估的客观反应率(ORR)为67.9%,疾病控制率(DCR)为96.4%。研究者评估的 ORR 为 60.7%,DCR 为 96.4%。中位缓解持续时间为 12.6 个月。

吉非替尼对脑膜转移有效果吗_柔脑膜转移_肺癌脑膜转移生存期

[治疗经验丰富的患者]

在既往治疗的患者中(69 名,既往治疗,88.4% 铂类化疗),BIRC 评估的客观缓解率 (ORR) 为 40.6%,疾病控制率(DCR)为78.3%。研究者评估的 ORR 为 42.0%,DCR 为 76.8%。中位反应持续时间为 9.7 个月。

01

颅内客观缓解率为54%,卡马替尼对脑转移瘤疗效良好

在 13 例 MET 14 脑转移病例中,大约一半的脑转移突变患者对卡马替尼有反应,颅内 ORR 为 54%(7/13)。

在这些患者中,4例完全脑部病灶被消除(31%),另外3例部分缓解(PR)为:1例患者3例病灶完全缓解,4例病灶稳定; 1例患者2个病灶完全缓解,1个稳定; 1 1 名患者完全缓解,3 名患者稳定。所有患者颅内DCR为92.3%(12/13).

【真实案例】

2020年AACR大会上报道的真实案例,一名73岁的多发脑转移女性患者,此前接受过K药和全脑放疗,2018年2月接受卡马替尼后首次CT显示,多病灶完全缓解,持续治疗25个月以上。

从以上研究数据可以看出,卡马替尼是一种最有希望为患者带来益处的靶向药物。其对MET异常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一线及后线治疗均具有良好的疗效,初步数据也表明其入脑能力喜人。

国内新药临床试验招募中,免费用药机会来了!

目前,包括布瑞替尼、戈美替尼、ABBV-399、等多款MET抑制剂新药的临床试验正在招募国内患者。

由于药物种类繁多,部分药物尚未公布其名称和具体数据,您可以先联系无癌之家医疗部进行咨询,专业的医疗顾问将指导您选择。

MET基因突变晚期肺癌的其他临床研究

01

吉非替尼对脑膜转移有效果吗_柔脑膜转移_肺癌脑膜转移生存期

中医之光-塞沃特尼

MET外显子14跳跃突变在非小细胞肺癌中的发生率为1%~3%,但在肺肉瘤样癌(PSC)中突变率高达31.8 %。 MET外显子14跳跃突变对铂类化疗耐药率较高,患者预后也较差。赛沃替尼是中国自主研发的高选择性口服MET抑制剂。有望成为中国首个MET靶向药物。没想到这一天终于来了!

6月22日晚,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官网透露,和黄医药研发的小分子MET抑制剂(原名)已在中国获批,这意味着中国迎来首个获批的选择性MET抑制剂,也是全球获批的第3个MET抑制剂。

这第二个批准的适应症是间充质-上皮转化因子 (MET) 外显子 14 跳跃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

相关链接:中国首个MET靶向药物获批上市! 93.4%的控制率,国药的 大放异彩!

02

首个口服MET抑制剂获批

基于正在进行的单臂 II 期研究的数据。本研究共招募了 99 名发生跳跃变化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包括 15 名日本患者)。结果表明:

根据独立审查委员会(IRC)评估,液体活检或组织活检检测证实有跳跃性改变的患者,治疗的客观缓解率(ORR)为42.4%;在通过液体活检和组织活检确定的患者中,中位缓解持续时间 (DOR) 为 1< @2.4 个月。

相关文章:官宣!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期待世界首个口服MET抑制剂!

03

新型MET抑制剂——贝瑞替尼

贝瑞替尼(PLB-1001, CBT-101)是一种强效和高选择性的 c-MET 抑制剂,在非小细胞肺癌 () 的体外和体内模型中均显示出优异的活性。

在 2020 年 AACR 大会上报道了 治疗 c-Met 异常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 I 期临床试验结果。

研究结果显示,8名患者仅检测到c-MET过表达,11名患者仅携带Ex14跳跃突变。 8 例患者仅检测到 MET 基因扩增,另有 10 例患者检测到 1 个以上的 MET 变异。 一般耐受性良好,没有剂量限制性毒性。在所有可评估疗效的 36 例患者中,客观缓解率 (ORR) 为 30.6% (11/36)),疾病控制率 (DCR) 为 94.4 % (34/36).

柔脑膜转移_肺癌脑膜转移生存期_吉非替尼对脑膜转移有效果吗

综上所述,布瑞替尼治疗c-Met异常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疗效显着,前景广阔。

04

一种新型抗体偶联(ADC)药物 ABBV-399 潜力巨大

(-v, ABBV-399)是一种新型 c-MET 靶向抗体-药物偶联物 (ADC),在治疗 c-MET 过表达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方面具有极好的潜力。

2021 AACR 年会,ABBV -399 公布了其 II 期研究结果,该研究在治疗 c-MET 过表达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方面具有极好的潜力。

在EGFR阴性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肺癌患者中,ABBV-399治疗的总体缓解率为35.1%,中位缓解持续时间为6.9 个月;其中,c-MET高表达患者的总体缓解率为53.8%,低表达患者为25.0%。

基因检测是第一诊治的标准

突变被认为是致癌驱动因素。诺华与卡马替尼合作,正在开发一种用于肿瘤组织和液体活检的卡马替尼伴随诊断,该诊断将被纳入目前正在接受 FDA 审查的即将推出的液体活检平台。

在2020 AACR大会上,B.博士也在其研究中指出,建议患者在早期治疗期间进行权威基因检测,然后选择对症治疗方案。想了解更多基因检测、国际咨询、临床试验等抗癌前沿资讯,请咨询无癌国土医疗部。

小编有话要说

MET 已成为当今癌症领域的热门研究对象之一。小编认为,继萨瓦替尼和卡马替尼之后,针对不同癌症类型的治疗,将会有越来越多的MET抑制剂被研发出来,让我们拭目以待吧!也请各位癌症朋友时刻关注无癌家园,让我们与癌症抗争到底!

如果您对当前的治疗计划有疑问,或者想咨询更合适的治疗计划,请联系无癌家庭医疗部以请求国际咨询。

国际肺癌专家推荐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ypzs/22930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