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从未放弃斗争近年来“抗癌神药”现“特效”

医保成本控制、药品比例考核、药品零差价等是主要因素

采访专家: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卫生经济学教授胡善莲

美国学者苏珊·桑塔格说:“每个来到这个世界的人都有双重国籍,一个在健康领域,另一个在疾病领域。”在疾病的领域,魔鬼一定是“神秘而凶残”的癌症。然而,人类从未放弃奋斗。近年来,一些“抗癌神药”层出不穷,一些生物靶向药物对部分患者堪称“特效药”,保证了服药条件下的长期生存。为保障患者用药,政府将部分抗癌药纳入医保,但记者了解到,这些药一时不易买到。为什么?

降价但买不到

联合靶向贝伐单抗医保报销吗_贝伐珠单抗_贝伐单抗靶向药物价格

2016年和2017年,通过两轮医保谈判,39种药品被纳入国家医保目录,其中17种抗癌药平均降价近50%。 2018年以来,国家陆续推出一系列“组合拳”:从2018年5月起,将包括抗癌药、具有抗癌作用的生物碱类药物在内的所有普通药品,以及实际进口的中成药进口关税降至零; 2018年10月,国家医保局(简称国家医保局)组织第三次谈判,将17种抗癌药纳入医保目录。 2018年11月以来,北京等11个试点城市药品集中采购逐步推进,25种药品中选价格平均下降52%,其中抗癌药不少。

但是,一些癌症患者仍然无法获得药物。来自广东省佛山市的张强(化名)于去年10月被诊断出患有非小细胞肺癌。医生给他开了一种叫做克唑替尼的靶向药物。一天吃两片,一个月大概要花他元。当时正好赶上新的“17种抗癌药”纳入医保,药价跌至1.3万元左右,报销后每月仅需4000元. “这真是倒霉中的福。”张强说道。但是当他去医院开药的时候,医生却说现在药没货了。半个多月后,他去了广州和佛山的多家医院,都买不到克唑替尼。

张强案并非孤例。 2019年3月,非营利性癌症朋友交流网站“与癌症共舞”论坛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在全国504名癌症患者中,54.9%的人无法购买医疗保险的抗癌药物。广东省一位肿瘤科医生透露:“医院对肿瘤靶向药物有严格的规定,只有住院治疗才能报销。我们开药的时候,建议门诊患者去就诊的医院取药。”记者进一步追问时,他只是说:“你不能开很多药。”

与三个因素有关

贝伐珠单抗_联合靶向贝伐单抗医保报销吗_贝伐单抗靶向药物价格

记者采访了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卫生经济学教授胡善莲和几位医生。 ,听了他们的分析,有3个因素值得关注。

医院控制医疗保险基金。简单来说,医保中心的钱如果不控制,随便报销,很快就会用完,所以必须实行“医保控费”。很多医院采用病种或病头的方法,结合医保基金预算来控制支出。 “过度使用医保基金会‘罚款’医院及相应科室和医生。肿瘤科涉及很多高价抗癌药,这一点更加突出。这可能是医生不愿开更多抗癌药的原因在医疗保险方面。”一位肿瘤学家说。

药物比例评估的负面影响。药品比重是指医院向患者购买药品的收入占医院总收入的比重。公式为:药品比例=药品收入÷(药品收入+医药收入+其他收入)。胡善莲表示,药品比例在短期内可以遏制过度医疗,但从长远来看,很难在降低医疗费用方面发挥明显作用。例如,一些医院会增加医院总收入(分母)以达到药物比例考核指标。虽然降低了药品成本,但挂号费、检查费、耗材费等增加了,会增加患者的负担。抗癌药难买也是药物比例的负面后果之一。抗癌药价格高(分子很大),医生“一开药就容易超标”。

药品零差价造成压力。药品零差价意味着医院的药品卖多少就买多少,让人们用上最“便宜”的药品。但是,医院在执行中也存在不少问题。一位药剂师说:“药店没有收入,要承担资金和库存成本。一方面,昂贵的抗癌药占用资金,一些生物药还需要支付冷藏费用等。” ,这给医院带来了很大的压力,结果医院没有动力推出这些药物,可能会出现断货的情况。”

联合靶向贝伐单抗医保报销吗_贝伐珠单抗_贝伐单抗靶向药物价格

抗癌药应成为医保优先方向

有鉴于此,有关部门正在采取措施予以解决。 2018年12月,国家医保局等联合发布通知,明确规定医疗机构在控制总成本、药品比例的基础上,不得影响协商药品供应和合理用药需求。 、医疗机构基本药物目录; 2019年1月,国家卫健委等下发通知,明确国家基本药物不纳入公立医疗机构比例考核指标;截至2019年1月末,全国已有24个省级行政单位下发了《未纳入药品比例或单独核算的协商药品》文件。此外,抗癌药研发、药物一致性评价、仿制药上市也在推进中。

截至发稿,部分抗癌药买不到的情况有所缓解。张强已经在广东佛山买到了自己需要的药。记者在“与癌症共舞”论坛上与20位癌症患者进行了交流。大部分人表示,“开药难”已初步解决,但报销额度有限制。在佛山市,大病门诊每年报销8万元,包括检查和处方。 “基本上五六个月后,门诊就得自己掏钱了。”张强说道。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奎屯市一位患者说,他在21天内使用了4剂贝伐单抗(一种治疗转移癌的药物),当地医保局报销限额一年不超过8次。如果超过了,就得自己掏钱了。

有专业人士算了一笔账:贵州省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每人每年600元左右,即使格列卫(白血病靶向药)的价格减半,患者也会每个月都要收费。 1万余元医保资金仍需动用,一年10万余元,可匹配新型农村合作医疗200余名农民的资金。第三轮医保谈判前夕,一位肿瘤科医生在微博上表示:“这会增加医保负担,让少数癌症患者受益,阻止大量患者获得医保救助。”反对者同样多。

胡善莲认为,我国的医保是普惠制度,以“基本险”为主,但我国平均每天有多人被确诊患癌,而这些人往往花费数万人民币的医疗费用,他们不是社会的负担,而是需要更多关爱的群体。已纳入医保的抗癌药,不仅要开处方、上报,更应作为医保优先方向,不断扩大覆盖和报销范围,让更多患者受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ypwd/19191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