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肺腺癌伴胸膜转移患者,少量胸腔积液!

本例为新诊断的右中叶腺癌伴胸膜转移患者。2021年5月确诊为肺腺癌伴胸膜转移,少量胸腔积液。贝伐单抗+培美曲塞+卡铂治疗6个周期后,CT复查显示病灶明显缩小,胸腔积液减少. 该病例将为临床应用抗血管生成药物联合化疗以改善此类患者的预后提供指导。本病例由辽宁省建平县医院吴秀丽教授提供。病例介绍▎基本情况:患者53岁,因“咳嗽气短5个月”就诊。无吸烟史,无癌症家族史,无其他家族遗传病史。▎诊治:胸部CT检查示:右肺门区肿块影,右肺局部支气管受压变窄,双肺陈旧病灶,右侧少量胸腔积液。病理检查结果提示:肺腺癌。免疫组化:癌胚抗原 (CEA) (++), (-), ttf-1 (+), CK7 (++), CK5/6 (-), P63 (-), Ki-67 (++)), SYN (-),支持肺中的分化腺癌。基因检测结果显示EGFR、ALK和ROS均未发生突变。▎诊断结果:右中叶腺癌伴胸膜转移。KPS 绩效状态评分:90 分。患者于2021年6月1日开始接受6个周期的贝伐单抗+培美曲塞+卡铂化疗,具体用药:贝伐单抗D1、培美曲塞0.8D2、卡铂D2,共6个周期化疗。患者分别于2021年5月31日、2021年7月12日、2021年8月24日、2021年10月10日进行胸部CT检查,疗效评价显示患者胸腔积液减少,肿瘤明显缩小(图1)同时,患者的CEA水平迅速下降,并在2021年8月24日后维持在较低水平(图2)),治疗期间患者未出现明显不良反应。

图 1:胸部 CT 结果的变化

肺腺癌不打贝伐珠单抗会怎样_贝伐珠单抗 耐药性_贝伐珠单抗是化疗吗

图 2:CEA 水平的变化

案例讨论

1.IV期驱动基因阴性、非鳞状一线化疗疗效面临“瓶颈”

在我国,肺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均居恶性肿瘤之首。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2020年最新发布的全球癌症负担数据,2020年我国新增肺癌病例将超过81万人,死亡人数将超过71万人肺癌[1]。非小细胞肺癌()占肺癌病例的 80% 以上[2]。由于其高侵袭性和缺乏有效的早期筛查方案,我国70%的肺癌患者被诊断为晚期[3]。胸膜腔是肺癌常见的转移部位,可导致恶性胸腔积液的形成。肺癌患者一旦出现恶性胸腔积液,即肿瘤已局部转移和/或扩散至全身,达到Ⅳ期,失去手术等根治机会。而且,恶性胸腔积液的出现不仅会引起呼吸困难等症状,降低生活质量,还会影响患者的生存时间。目前,恶性胸腔积液的控制仍缺乏有效、规范的诊疗规范[4]。深度治疗根据驱动基因是否突变可分为驱动基因阳性和驱动基因阴性。靶向治疗开启了肺癌精准治疗的新时代,为驱动基因阳性的患者带来更好的治疗。对于晚期驱动基因阴性疾病,传统的标准治疗是化疗,但疗效差,生存获益低。因此,迫切需要新的治疗方法。

肺腺癌不打贝伐珠单抗会怎样_贝伐珠单抗是化疗吗_贝伐珠单抗 耐药性

2.贝伐单抗联合含铂双药化疗疗效极佳,被2021年CSCO指南最高级别推荐

血管生成在各种实体瘤的生长、增殖和转移中起关键作用[5]。贝伐单抗是一种大分子抗血管生成药物,在驱动基因阴性晚期非鳞状细胞癌的治疗中具有重要价值。贝伐单抗通过选择性结合 VEGF 并阻断其生物学活性、抑制 VEGF 与位于内皮细胞上的受体的结合以及通过使 VEGF 生物学活性失活来减少肿瘤血管生成来抑制肿瘤进展。生长。同时,促进肿瘤血管正常化还可以有效调节免疫微环境,与化疗联合可以达到“倍增效应”的肿瘤控制效果[6]。在2021年版《CSCO非小细胞肺癌诊疗指南》[7]中,

吴秀丽教授介绍:“肺癌胸腔积液的发生率为7%~23%,其中恶性胸腔积液约占胸腔积液的90%~95%,恶性胸腔积液患者的中位生存时间为<6个月。研究表明,恶性胸腔积液患者血清中VEGF水平显着升高,VEGF可促进新生血管形成,提高血管通透性,进而导致形成恶性胸腔积液。贝伐单抗抗血管生成能精准靶向VEGF,持续抑制血管生成,降低VEGF水平。” 目前,许多研究探讨了抗血管生成治疗恶性胸腔积液的疗效和安全性。研究发现,抗血管生成治疗可以提高胸腔积液控制率,减少胸膜腔的侵入性操作,改善患者预后,并且耐受性良好 [8,9]。《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抗血管生成药物治疗中国专家共识(2020年版)》建议,对于晚期非鳞状细胞癌合并恶性胸腔积液的患者,可在全身治疗的基础上局部使用贝伐单抗[10]。本例患者为初诊肺腺癌,有胸膜转移,少量胸腔积液,无EGFR、ALK、ROS基因突变,身体状况良好。贝伐单抗+培美曲塞+卡铂治疗6个周期后,肿瘤明显缩小,胸腔积液减少,CEA迅速恢复正常水平,治疗期间未发生明显不良反应。本例患者的肿瘤得到了很好的控制,再次印证了贝伐单抗的优异疗效和良好的安全性。吴秀丽教授指出:“临床实践中,对于驱动基因阴性的晚期非鳞癌患者,一线治疗推荐含铂双药化疗+贝伐单抗;对于有脑转移的非鳞癌患者,推荐脑部局部放疗。 +铂类双药化疗+贝伐单抗;对于驱动基因阳性肺腺癌患者,口服TKI耐药后,也可以考虑铂类双药化疗+贝伐单抗。贝伐单抗临床应用相对安全,不良反应可预防并且可控。” 作为经典的抗血管生成药物,贝伐单抗已成为我国肺癌晚期治疗的重要手段之一,成为大量患者的重要治疗手段。带来机会和光明以改善结果。相信随着临床经验的积累和新的联合治疗方案的探索,贝伐单抗必将造福更多患者。“未来,我希望贝伐单抗更多的适应症能够纳入医保,为更多的肿瘤患者带来生存福利。” 吴秀丽教授说。带来机会和光明以改善结果。相信随着临床经验的积累和新的联合治疗方案的探索,贝伐单抗必将造福更多患者。“未来,我希望贝伐单抗更多的适应症能够纳入医保,为更多的肿瘤患者带来生存福利。” 吴秀丽教授说。带来机会和光明以改善结果。相信随着临床经验的积累和新的联合治疗方案的探索,贝伐单抗必将造福更多患者。“未来,我希望贝伐单抗更多的适应症能够纳入医保,为更多的肿瘤患者带来生存福利。” 吴秀丽教授说。

贝伐珠单抗 耐药性_贝伐珠单抗是化疗吗_肺腺癌不打贝伐珠单抗会怎样

参考文献 [1] Sung H, J, RL, et al. 2020: 185 中的 36 [J]. CA: a for , 2021, 71(3): 209-249. [2] DS, W, H, et al. Non-cell lung [J]. J Natl Canc Netw. 2012;10(1< @0):1236-71. [3] Zhou Y, Yang Y, Yang C, et al. (EGFR) in non-cell lung () in [J].

, 2017, 8(9):. DOI: 10./.. [4] 张慧珍, 吴凤英, 李爱武. 胸腔内注射贝伐单抗治疗肺癌相关恶性肿瘤疗效的回顾性分析胸腔积液[J]. 癌症综合治疗电子杂志, 2019, 5(2):11-14. [5] RS, Onn A, A. and lung: and [J]. J Clin. 2005 ;23(14):3243-56.[6]周振兴,宋军民,陈继华,吴强.贝伐单抗在肿瘤治疗中的研究进展[J].药学进展,2015,39(0< @7):525-532.[7]2021年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非小细胞肺癌诊疗指南[8]杜南,李雪,李飞,等。 l 用于非细胞肺 – .

Rep, 2013, 29(6): 2332-2340. [9] 刘玉杰, 田潘文. 抗血管生成治疗在恶性胸腔积液中的应用进展[J]. 癌症防治研究, 2020, 47( 3):208-212.[10]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血管靶向治疗专家委员会、中国临床肿瘤学会非小细胞肺癌专家委员会、中国临床肿瘤学会抗小细胞肺癌专家组非小细胞肺癌血管生成药物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抗血管生成药物治疗中国专家共识(2020年版)[J]. 中国肿瘤杂志, 2020, 42(12) :1063-1077。

本文供医学和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ypwd/19128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