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FR19有突变,孙先生头转移了吗?头?

先生。孙先生是一名肺腺癌患者。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有肝转移,而且分期比较晚,没有手术的机会。幸运的是,孙先生的基因检测显示 EGFR 19 发生突变,因此他开始了靶向治疗的职业生涯。服用吉非替尼的第三个月,一天早上,孙先生发现左小腿肿痛,逐渐加重,另一条腿基本正常。孙先生慌了。莫非是下肢的骨头被转移了?赶紧去医院找原来的主治医生。医生已经判断是密不可分的。大多数病例是下肢深静脉血栓形成。彩色多普勒超声也证实了医生的判断。结果,孙先生只好先停了靶向药物,住进了血管外科。上海肺科医院呼吸内科胡杨,上海肺科医院呼吸内科胡杨

很多人认为血栓一般是“三高人”的专利。事实上,事实并非如此。恶性肿瘤患者发生静脉血栓的概率也很高。癌症患者占所有新诊断的静脉血栓形成患者的 20% 以上。相比之下,癌症患者发生静脉血栓的可能性是非癌症患者的 6 倍,患有静脉血栓的癌症患者死亡的可能性是没有血栓的患者的 2.2 倍。晚期疾病患者通常在诊断后的前三个月内发生血栓的风险最大。

为什么癌症患者容易出现血栓?

1.肿瘤本身引起的肿瘤细胞产生各种细胞因子,血液中的凝血执行成分受肿瘤细胞分泌的因子刺激而增加,导致高凝状态。临床上,80%以上的晚期癌症患者的血液处于高凝状态,即血液粘度高,为血栓形成提供了条件。

深静脉血栓能用贝伐单抗_贝伐单抗-阿瓦斯汀大陆卖多少钱?_贝伐珠单抗多久用一次

2.治疗相关的癌症患者几乎总是留置深静脉导管,包括 PICC 导管和输液端口。中心置管会不同程度地损伤血管内皮,增加血栓形成的风险。许多药物也会增加血栓形成的风险。化疗药物使血栓形成的风险增加2-6倍;在化疗后骨髓抑制的患者中,促红细胞生成素 EPO 或血小板输注会增加血栓形成的风险;此外,沙利度胺和来那度胺联合使用地塞米松时,血栓形成的风险增加;抗血管生成药物如贝伐单抗、阿帕替尼、索拉非尼等,会增加血栓形成的风险。小分子靶向药物,如吉非替尼,也会增加深静脉血栓形成的风险。

贝伐珠单抗多久用一次_深静脉血栓能用贝伐单抗_贝伐单抗-阿瓦斯汀大陆卖多少钱?

3.晚期癌症患者身体虚弱,很多人长期卧床不起。这类患者贫血、缺氧、供血不畅、血液循环缓慢,尤其是一些老年患者。如果你有动脉硬化或瓣膜疾病,血栓形成的可能性很高。此外,有静脉血栓病史的肥胖患者也存在血栓形成的高风险。

下肢深静脉血栓本身并不可怕。它最大的危险是栓子可能会脱落。坠落的栓子进入肺部引起肺栓塞,进入冠状动脉引起冠心病、心肌梗塞,小栓子进入大脑。导致脑梗塞。 D-二聚体是反映纤溶功能的指标。临床上D-二聚体的检测主要用于静脉血栓栓塞(VTE)、深静脉血栓形成(DVT)和肺栓塞(PE)。诊断。 NCCN 指南和 ESMO 指南中提供了血栓形成风险评估量表,以找到癌症血栓形成风险最高的患者。根据指南,肿瘤合并血栓患者的首选药物是低分子肝素,共识是抗凝至少持续6个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ypwd/19111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