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戈非尼对肝癌的疗效,瑞戈非尼对结肠癌晚期的疗效

结直肠癌是一种常见的恶性肿瘤,全世界每年新增患者数高达120万,死亡人数高达60万。在我国,结直肠癌发病率位于恶性肿瘤的第4位,受生活习惯以及生活节奏变快的影响,其发病率呈上升趋势。

  由于肠系膜静脉血回流入肝,超过一半结直肠癌患者会发生肝转移,肝脏是结直肠癌最常见的转移器官。有15%~25%结直肠癌患者在确诊时即合并有肝转移,而另15%~25%的患者将在结直肠癌原发灶根治术后发生肝转移,其中绝大多数(80%~90%)的肝转移灶初始无法获得根治性切除。一项基于中国12家医院2011~2016年期间样本患者的回顾性队列研究发现,中国结直肠癌患者中43.8%在确诊时即合并转移,其中肝转移占比51.5%;此外,据报道结直肠癌根治术后有8.1%~12.8%患者发生肝转移。

  当发现结直肠癌肝转移时,大多数患者无法进行手术切除,这很可能是由于转移的数量和位置、患者的全身状况不稳定、缺乏足够的残留肝脏体积等原因导致的。结直肠癌肝转移是临床非常棘手的难题,其预后次于肺转移,也是结直肠癌患者最主要的死亡原因。未经治疗的肝转移患者mOS仅6.9个月,无法切除患者的5年生存率低于5%。

  结直肠癌肝转移患者的处理和治疗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多学科诊疗(MDT)模式是结直肠癌肝转移的诊疗总则。手术完全切除肝转移灶仍是目前能治愈结直肠癌肝转移的最佳方法。而手术切除无法达到无疾病证据(NED)的肠癌肝转移患者主要遵循系统性化疗方案、分子靶向药物及局部治疗等。

  目前瑞格非尼、呋喹替尼两种口服多靶点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被推荐作为转移性结直肠癌(mCRC)三线治疗选择。瑞格非尼已获批用于治疗既往接受过氟尿嘧啶、奥沙利铂和伊立替康为基础的化疗,以及既往接受过或不适合接受抗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治疗、抗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治疗RAS 野生型的mCRC患者。

  贝伐珠单抗的抗血管治疗,引起VEGF替代通路和肿瘤微环境中肿瘤相关巨噬细胞(TAM)作用上调。贝伐珠单抗失败后,瑞格非尼有效的原因可能是其靶点位于通路下游。瑞格非尼抑制VEGF轴、VEGF替代通路的Tie2等靶点以及TAM细胞的集落刺激因子1受体(CSF1R)靶点,持续抗血管,改善微环境,克服贝伐珠单抗耐药。

  瑞格非尼既往多项研究的纳入人群中均包含肝转移患者,如CONSIGN研究中77%的患者为肝转移患者,CORRELATE、RECORA、REGRAD等研究中入组的患者均有超过70%是肝转移患者。超过66%~83%合并肝转移的多个大型mCRC真实世界研究结果支持瑞格非尼疗效的一致性。其中,沙特多家中心的回顾性研究纳入78例mCRC患者接受瑞格非尼治疗,65例合并肝转移(83%),结果发现总体人群中位总生存期(mOS)为8.0个月,中位无进展生存期(mPFS)为2.8个月;而肝转移亚组的mOS为7.9个月,mPFS为2.8个月,与整体人群获益一致。值得注意的是,该真实世界研究的患者基线情况较CONCUR研究更差,1/3的患者体能状态(PS)>1(CONCUR研究未纳入该人群),81%的患者有超过一个器官受累者,83%的患者有肝转移,79%的患者之前接受了贝伐珠单抗治疗。

  一项选择性体内放射疗法(SIRT)和瑞格非尼联合治疗难治性肝转移结直肠癌的安全性的开放标签Ⅱ期队列研究表明瑞格非尼治疗伴肝转移的mCRC患者后进行SIRT是可耐受的,值得对该治疗方案进行进一步的疗效分析。有统计表明,在系统一线或二线治疗失败后,结直肠癌伴肝转移患者mOS仅为3.5个月。国内学者报道了一例典型的晚期肠癌肝转移患者,在西妥昔单抗联合系统化疗进展后,肝转移负荷巨大,危及生命。后经肝动脉局部区域灌注化疗(HAIC)联合瑞格非尼治疗,获得了肝脏局部的部分缓解(PR),而且最终患者获得大于6个月的PFS。如有需要,请咨询海外医疗医学顾问:或扫码添加下方微信,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点击拓展阅读:瑞格非尼/瑞戈非尼(REGORAFENIB)治疗晚期肠癌的效果显著?

  更多药品详情请访问 瑞格非尼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ypbk/283868.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