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癌一线疗法治疗晚期肝癌的II/III期关键临床研究

肝癌患者的又一喜讯:北京时间2021年6月16日,国际顶级医学期刊《柳叶刀肿瘤学》发表了由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山医院院长范佳领衔的PD1隶属于复旦大学。 /PD-1免疫联合治疗晚期肝癌的II/III期关键临床研究。结果表明,与传统的标准靶向药物治疗相比,该疗法显着延长了患者的总生存期和无进展生存期,可作为肝癌的一线治疗。

(-32 临床研究结果发表在 The )

本代号为“-32”的临床研究是信达信自主研发的PD1/PD-1抗体大博舒®(信迪利单抗注射液)和VEGF抗体大禹通®(贝伐单抗注射液)的组合。晚期肝癌一线治疗的随机、对照、开放标签、多中心II/III期关键临床研究是全球首个达到PD-1联合治疗肝癌主要终点的临床研究.

“塔博素®和大禹通®均为国家重大新药创制专项成果。这两种药物联合治疗的研究成果,意味着中国创新生物制药企业的研发水平已达到国际高水平。高水平。”国家新药创制专项技术副总技术工程师、中国科学院院士陈凯先表示,信达生物首创的新疗法将惠及更多肝癌患者。

贝伐单抗-阿瓦斯汀大陆卖多少钱?_贝伐单抗耐药性_贝伐单抗肝功能感染

我国约占全球肝癌患者的一半,传统疗法预后不佳

肝癌是世界上常见的消化系统恶性肿瘤。中国肝癌患者人数约占世界的一半。肝癌严重威胁着我国人民的生命和健康。中国占全球新发肝癌的55%,其中85%-90%为肝细胞癌(HCC),主要由乙型肝炎病毒(HBV)和/或丙型肝炎病毒(HCV)感染引起。

多年来,靶向治疗一直是肝细胞癌重要的一线治疗方法。但研究资料显示,在一线治疗中,靶向药物索拉非尼对乙肝相关性肝细胞癌患者的疗效不如乙肝感染者,预后也不理想。

PD1/PD-1抗体联合VEGF抗体,“中国方案”一线治疗晚期肝癌疗效显着。

®是一种PD1/PD1/PD1/PD-1抗体,在肿瘤免疫治疗领域备受关注。 PD-1 抑制剂。癌细胞表面会产生一种特殊的蛋白质 PD-L1。它与免疫细胞表面的PD-1结合后,会使免疫细胞产生“错觉”,失去杀伤癌细胞的能力。 PD1/PD-1抑制剂的作用是在两者之间“插刀”,使PD-1和PD-L1无法结合,重新激活免疫细胞识别并杀死癌细胞。此前,达博素®已在中国获批三个适应症,包括治疗复发/难治性经典霍奇金淋巴瘤,联合培美曲塞和铂类化疗一线治疗EGFR突变阴性和ALK阴性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联合吉西他滨和铂类化疗是不可切除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鳞状细胞癌的一线治疗。

大禹通®是一种血管生成抑制剂,其抗肿瘤机制是:通过阻断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抑制肿瘤血管生成,切断肿瘤区域的血液供应,抑制肿瘤生长和转移,诱导肿瘤细胞凋亡,从而达到“饿死”肿瘤的治疗目的。除了已确立的抗血管生成作用外,大禹通®还可通过抑制VEGF相关的免疫抑制作用,促进免疫细胞对肿瘤抗原的反应,进一步增强达博素®恢复机体抗癌免疫的能力。

据了解,这两种药物均已纳入国家医保目录。

这项由樊嘉院士领衔的临床研究于2019年2月11日至2020年1月15日进行。共有595名不可切除或转移性肝细胞癌成年患者入组。患者既往未接受过全身治疗。

贝伐单抗耐药性_贝伐单抗-阿瓦斯汀大陆卖多少钱?_贝伐单抗肝功能感染

研究结果表明,治疗方案延长了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和总生存期。与传统的标准靶向药物索拉非尼相比,信迪利单抗联合贝伐单抗治疗方案的中位总生存期(OS)分别为“未达到”和10.4个月。死亡风险显着降低了 43%;中位无进展生存期 (PFS) 分别为 4.6 个月和 2.8 个月,疾病进展风险显着降低了 44%。此外,信迪利单抗和贝伐单抗的中位治疗时间分别为7.0个月和6.6个月,而靶向治疗为3.5个月,说明免疫联合组患者有更好的依从性,更能耐受持续治疗。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已受理该疗法的上市申请,将为肝癌患者提供一种新的、有效的治疗方法

“该研究发表在《柳叶刀肿瘤学》杂志上,体现了国际肿瘤学界对这项高质量中国原创研究的认可。”范佳院士表示,本研究中,信迪利单抗与贝伐单抗联合治疗提供了全球规模最大的HBV相关肝癌患者接受免疫联合治疗与传统靶向治疗的对比数据,为HBV相关肝病的治疗带来了新的希望。全世界的癌症患者。 “同时,这也是新冠疫情下所有研究团队和受试者共同努力,克服重重困难,为中国乃至世界肝癌患者提供了另一种有效的治疗方法,提高了疗效的结果。”对肝癌的预后及预后具有重要意义。”

据悉,国家药监局已受理达博素®联合大禹通®治疗一线肝癌患者的新适应症上市申请。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ypbk/22927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