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床上新兴的肝癌治疗方法有哪些?靶向治疗手段有限

肝癌是一种很常见的“穷癌”,常见于欠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其中中国患者最多。

2020年,我国肝癌新发病例数将占全球的45%以上,我国正成为肝癌负担最重的国家。乙肝的高感染率和携带率,以及独特的饮食文化,增加了我国人民患肝癌的风险,也给我国医务人员带来了压力。

这一次,基因医学交流会为大家做一个简单的介绍。肝癌的新兴临床治疗方法有哪些?

靶向治疗

目前肝癌的靶向治疗有限,主要包括多靶点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即利伐替尼、索拉非尼等)。 ) 和抗/VEGF 方案(如阿帕替尼、贝伐单抗、雷莫比星等)。

然而,近年来出现了一些治疗肝癌的新靶点,如GPC3和GPC3等。

BLU-554:疾病控制率68%

BLU-554是一种在肝癌适应症临床试验中取得一定疗效的抑制剂。

根据在国际肝细胞大会上提交的研究数据,总体反应率为16%,疾病控制率为68%。 BLU-554 用于治疗高表达(配体 FGF 19())的晚期患者。肝细胞癌患者

目前,BLU-554治疗胆管癌患者的国际中心临床试验正在进行中,BLU-554联合PD-1抑制剂治疗肝癌的中国中心临床试验也已开展.

有很多关于这个目标的临床试验。如果肝癌患者通过检测发现这种突变,就必须使用这些药物。您可以联系基因药物交易所( )了解更多关于试验的信息,并将病历发送给招聘中心的老师,以便老师帮助您进行初步筛选,确定您是否可以参加试验。

如果您还没有测试过,请不要担心。有些项目有自己的合作测试机构,我们也有方舟援助计划来帮助您更便宜地进行测试。

免疫疗法

提到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人们首先想到的是PD-1抑制剂和PD-L1抑制剂。在肝癌中,仅使用PD-1或PD-L1抑制剂疗效有限,因此PD-1和PD-L1抑制剂与其他药物联合应用是更受关注的发展方向。

A+T:改写一线治疗标准,缓解率翻倍!

根据试验结果,接受“AT”治疗的患者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6.8个月,6个月无进展生存期为54.5 %;接受索拉非尼治疗的患者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 4.3 个月,6 个月无进展生存期为 37.2%。

总体生存率方面,6个月生存率为84.8%,12个月生存率为67.2%;接受索拉非尼治疗的患者分别为 72.2% 和 54.6%。

根据1.1标准的评价结果​​,“A T”治疗的总体缓解率为27.3%,疾病控制率为73. 6%;而索拉非尼治疗患者的总体缓解率仅为11.90%,疾病控制率为55.3%。

在将于 2021 年 1 月举行的 2021 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 (ASCO) 胃肠道肿瘤学 (GI) 研讨会上,研究人员还将披露,“A T”对包括中位总生存期在内的患者有显着影响。包括24个月的中国患者亚组疗效数据!

在晚期肝癌一线治疗中,“AT”创造了十年未遇的“奇迹”。

O+Y:24 个月内 31% 的回复

2020 年 3 月 11 日,FDA 批准了 () 和 ()(“O Y”)的组合,用于治疗接受索拉非尼治疗的肝细胞癌患者。

根据I/II-040期研究结果,根据修订的v1.1标准接受O Y治疗的患者总体缓解率为33%,其中完全缓解率为8% , 部分缓解率为 8%。 24%;总体反应率为35%,其中完全反应率为12%,部分反应率为22%。

患者对治疗的反应持续时间从4.6个月到超过30.5个月不等,其中88%的患者反应超过6个月,56%的患者反应超过6个月12 个月,31% 的患者超过 24 个月。

“O Y”可以说是免疫治疗方案中的一对“黄金搭档”,已在10多个适应症的治疗中显示出良好的潜力或已获批。同时,以“O Y”为代表的双重免疫治疗方案也成为当前免疫治疗研究的热点。

I+:3

年存活率30.7%

(,)也尝试过双重免疫疗法我选择了(原名CP-675,206)这个新药作为“帮手”。它是阿斯利康研发的CTLA-4抑制剂,研究和 的开发公司。

与 联用是这两种药物的全新尝试。 I+联合用药在肝癌、消化系统肿瘤和肺癌脑转移瘤的治疗中取得了优异的效果。一些潜力。

与单用索拉非尼相比,I+方案治疗的患者死亡风险降低了22%,治疗3年仍有30.7%的患者存活;相比之下,接受 单药治疗的患者为 24.7%,接受索拉非尼治疗的患者为 20.2%。

联合方案的总体反应率为 20.1%,单独使用 为 17%,索拉非尼为 5.1%。

Care + :总生存期 20.3 个月

是国产PD-1抑制剂。拥有50多个临床研究项目,覆盖14个国家。

根据II期试验结果,卡瑞利珠单抗+阿帕替尼治疗晚期肝癌的初治患者总体缓解率为34%,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5.7个月,中位总生存期为20.3个月;对一线靶向治疗无效的既往治疗患者的总体反应率为 23 %,中位无进展生存期 5.5 个月。

初治患者9个月生存率为86.7%,12个月生存率为74.7%,18个月生存率为58.3 %;接受治疗的患者分别为79.1%、68.2%和56.4%。

2020年3月,卡瑞利珠单抗在中国获批肝癌适应症,标志着中国肝癌治疗正式进入免疫时代。

辛迪力单克隆抗体 + 贝伐单抗:死亡风险降低 43.1%

继与安罗替尼联用达到42.9%的缓解率后,信迪利木单抗与贝伐单抗再次联手挑战肝癌适应症。根据2020年ESMO亚洲大会披露的-32试验数据,使用辛迪单抗+贝伐单抗一线治疗晚期肝癌,患者死亡风险比索拉非尼低43%。

接受信迪利单抗+贝伐单抗治疗的患者1年生存率为62.4%;接受索拉非尼治疗的患者,1年生存率为48.5%。

此类PD-1/PD-L1+抗血管生成抑制剂方案治疗肝癌的临床试验较多。有兴趣的可以咨询Gene ()了解详情。

“双抗体”:疾病控制率77.8%

顾名思义,它是来自中国的PD-1/CTLA-4“双抗体”药物,是一种可以同时抑制PD-1和CTLA-4靶点的药物。根据现有同类药物试验结果,“双抗体”与两种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联合使用有望达到同等甚至更高的疗效,且不良事件发生率更低。

在临床试验中,肝癌患者总体临床缓解率为44.4%,疾病控制率为77.8%。

CAR-T细胞疗法

肝癌属于实体瘤,实体瘤领域是目前CAR-T细胞治疗的重点和难点之一。在肝癌的CAR-T疗法中,以GPC3为靶点的方案进展最快,进展最快。

GPC3 驱动的肝癌约占所有肝癌的 70%(以及鳞状非小细胞肺癌的 63%)。对于一个治疗靶点而言,如此高的比例几乎意味着针对该靶点的药物或疗法一旦成功上市,将彻底颠覆原有的标准治疗模式。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ypbk/19280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