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材拉非尼为对照的一线治疗晚期肝细胞癌III期研究

卫材今年2月宣布,在索拉非尼对照一线治疗晚期肝细胞癌(304))的III期研究中,乐伐替尼组的总生存期不逊于索拉非尼( ),达到了非劣效性的终点。虽然当时没有公布具体数据,但还是引起了轰动。

索拉非尼于2005/12/20首次获得FDA批准用于治疗晚期肾细胞癌,并于2007/11/16获得批准用于治疗晚期肝细胞癌。它是第一个有明确证据表明它可以提高晚期肝癌患者生存率的全身性药物。它是肝细胞癌患者的一线临床治疗药物。标准用药。乐伐替尼在研究中取得了与索拉非尼相当的生存数据,让人对其前景充满期待。

拜耳索拉非尼年销售额(百万欧元)

6月4日,卫材在大会上公布了该研究的304具体数据,再次引来不少惊叹。

治疗肝癌靶向索拉非尼

结果显示,乐伐替尼组中位总生存期(OS)为13.6个月,索拉非尼组为12.3个月,乐伐替尼略优于索拉非尼,主要终点满足了非劣性。在中位无进展生存期的次要终点上,乐伐替尼是索拉非尼的两倍(7.4 vs 3.7 个月)。乐伐替尼在中位进展时间 (mTTP) 和客观缓解率(8.9 vs 3.7 个月,24% vs 9%)的次要终点方面也显着优于索拉非尼。

在安全性方面,乐伐替尼治疗组的不良反应包括高血压、腹泻、食欲下降、体重减轻和乏力,与已知副作用一致。

根据 304 研究的数据,卫材计划在 2017 财年上半年(截至 2017 年 9 月)向日本、美国和欧盟的监管机构提交一份对 HCC 适应症的审查。上市申请应在2017财年(2018年3月底前)内向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提交。乐伐替尼有望成为继索拉非尼之后第二个获批用于肝细胞癌一线治疗的靶向药物。

治疗肝癌靶向索拉非尼

乐伐替尼

肝癌是全球第二大癌症死亡原因,每年约有 750,000 人死于肝癌。全球每年都有新的诊断 中国约有78万肝癌患者,其中80%是中国和日本等亚洲国家新诊断的。肝细胞癌约占原发性肝癌的85%~90%。早期肝细胞癌的治疗方法很多,包括手术治疗,但对于不能切除的肝细胞癌,治疗选择非常有限,预后极差,远远不能满足医疗需求。

肝癌靶向药物的开发相对缓慢。 2017年4月27日,拜耳(瑞戈非尼)获批二线治疗新适应症,成为近10年来FDA批准的首个肝癌新药。以索拉非尼为一线药物,瑞戈非尼为二线药物,拜耳在肝细胞癌靶向药物市场“一手掌控”。

治疗肝癌靶向索拉非尼

索拉非尼

瑞戈非尼

乐伐替尼已于2016年5月13日获得FDA批准用于肾细胞癌的二线治疗。肝细胞癌一线治疗的批准也是一个非常高的概率事件。不过,除了乐伐替尼,拜耳也即将面临热门肿瘤免疫治疗药物的冲击。索拉非尼后疾病进展肝细胞癌二线治疗的PD-1单克隆抗体补充申请已获FDA受理并授予优先审评资格。肝细胞癌一线治疗的Ⅲ期数据也即将公布。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ypbk/19277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