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肺癌脑转移——抗血管生成治疗作用

“肺癌直播间”是由中国国际卫生保健交流促进会(医学促进会)胸科肿瘤分会组织的项目,旨在提高各级医生肺癌诊疗水平在我国推进肺癌诊疗规范化。2018年4月19日下午,我国肺癌诊疗领域著名专家周才存教授、周向东教授、陈建华教授、刘继伟教授齐聚直播间,共同探讨联合治疗的脑转移瘤。周向东教授首先带来了题为“脑转移-抗血管生成疗法”的报告,随后,解放军第105医院、包头市肿瘤医院、常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专家先后进行了汇报。转移性肺癌病例分享,直播间大咖MDT热议。

脑转移瘤 – 抗血管生成治疗效果

贝伐珠单抗是化疗药吗_贝伐珠单抗血管损害_贝伐珠单抗价格

重庆西南医院周向东教授

常伴有脑转移,预后极差。缺乏非常有效的治疗方法。目前尚无获批的脑转移靶向治疗药物,但EGFR-TKI已被证实对EGFR突变的脑转移有一定疗效。脑转移瘤的主要治疗策略分为局部治疗(有症状优先)和全身治疗(无症状优先)。局部治疗包括手术和放疗(全脑放疗/立体定向放疗),全身治疗包括化疗和放疗。分子靶向治疗。由于大多数脑转移患者诊断为晚期,手术治疗的应用受到限制,而放疗存在疗效有限、副作用大的缺点。此外,还有手术结合放疗的策略。然而,虽然局部治疗可以相对延长生存时间,但疗效仍然有限。. 对于脑转移瘤的化疗,由于难以通过血脑屏障,大多数化疗药物的治疗效果有限。随着诊疗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专家在实践中探索新的治疗方案。《中国肺癌脑转移瘤诊疗专家共识(2017年版)》明确了肺癌脑转移瘤的内科治疗策略,包括静脉化疗和鞘内注射。(脑膜转移)、分子靶向治疗(EGFR-TKI;ALK-TKI)和抗血管生成治疗,其中贝伐单抗是唯一推荐的抗血管生成药物。专家共识指出,贝伐单抗联合化疗对非鳞状脑转移瘤患者安全有效;一项回顾性分析显示,无论是否使用贝伐单抗,脑转移患者发生脑出血的风险相似。

周教授在介绍了脑转移瘤治疗的现状和基本策略后,从机制的角度分析了抗血管生成治疗的联合潜力。肿瘤的生长和转移依赖血管供给营养,抗血管生成治疗可以降低肿瘤内的氧含量,延缓肿瘤的生长;使血管正常化,有利于放化疗的增敏;它还可以减轻脑转移患者的脑水肿;此外,抗血管生成疗法通过抑制内皮细胞增殖起作用,因此不需要穿过血脑屏障。

接下来,周教授回顾并展望了贝伐单抗联合治疗脑转移瘤的前景。目前的研究结果表明,贝伐单抗广泛用于联合化疗、放疗、EGFR-TKI靶向治疗和免疫治疗。在贝伐单抗治疗的后期回顾性队列研究中,脑转移亚组分析显示,与单独使用卡铂-紫杉醇相比,贝伐单抗+卡铂-紫杉醇显着延长 OS(11.3 个月 vs 2.3 月) . 对于放疗,局部治疗后疗效容易反弹,但与抗血管生成药物合用可发挥协同作用。抗血管生成疗法也可以与免疫疗法相结合。阿特珠单抗联合贝伐单抗的基础研究表明,两种药物联合使用比单一药物可以显着抑制肿瘤生长。此外,贝伐单抗联合治疗脑转移瘤的多项研究仍在进行中,期待更多循证医学证据。

贝伐珠单抗是化疗药吗_贝伐珠单抗价格_贝伐珠单抗血管损害

周教授还与大家分享了贝伐单抗预防脑转移的探索。先前研究的亚组分析发现,贝伐单抗组作为首发复发部位的脑转移比例较低;脑转移的累积发生率较低。最后,周教授分享了两个案例,从实践中证实了贝伐单抗联合治疗脑转移瘤的疗效。与会嘉宾也对抗血管生成药物的联合应用给予了高度肯定,特别是对于EGFR野生型腺癌患者,推荐化疗+抗血管生成治疗,其次是抗血管生成药物维持治疗,根据病情进行局部治疗.

远程 MDT 讨论: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05医院郝文生、杜惠民教授、包头市肿瘤医院王丽萍教授、常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纪梅教授为大家带来了多例晚期肺癌病例。进行深入讨论。

首例为左下肺腺癌合并肺内转移及脑转移。患者接受6个周期的伽马刀放疗联合AP方案(培美曲塞+顺铂)化疗评估PR。出院后随访两年,左下肺病灶扩大,左侧胸膜出现新病灶。EGFR是阴性的。增加放疗和TKI(特罗凯)靶向治疗,评估PR,继续TKI治疗。一年后,疾病进展,突变为阴性。进行了 A+T(贝伐单抗 + 特罗凯),评估了 PR,并继续 A+T 治疗。一年半后,肺部结节增多,胸膜病变增多。他接受了A+T+AP方案并评估了PR。目前,继续 A+T+AP 治疗。本例采用局部治疗加全身治疗,可获得较好的治疗效果。随后疾病进展后采用四联方案,将抗血管生成治疗与靶向治疗和化疗相结合。在场嘉宾对此案给予高度评价。一种治疗策略,可将晚期疾病患者的生存期延长至少 5 年。此外,专家们还强调,需要对贝伐单抗多次使用后的副作用进行严格监测和管理。在场嘉宾对此案给予高度评价。一种治疗策略,可将晚期疾病患者的生存期延长至少 5 年。此外,专家们还强调,需要对贝伐单抗多次使用后的副作用进行严格监测和管理。在场嘉宾对此案给予高度评价。一种治疗策略,可将晚期疾病患者的生存期延长至少 5 年。此外,专家们还强调,需要对贝伐单抗多次使用后的副作用进行严格监测和管理。

贝伐珠单抗血管损害_贝伐珠单抗价格_贝伐珠单抗是化疗药吗

第二个病例也是晚期肺腺癌,野生型EGFR脑内多处转移。血检EGFR阴性,入院接受替莫唑胺+贝伐单抗紧急降颅压治疗。一线治疗是培美曲塞+2个周期的+,效果不好,其次是培美曲塞+卡铂+4个周期的++替莫唑胺,评价PR,经过4个周期肺部病变缩小,但是脑转移灶增多,所以进行了放疗。全脑放疗后,脑转移灶稳定,评价为SD。后续使用特罗凯进行维持治疗,目前 PFS 为 18 个月。专家建议后续治疗可考虑抗血管生成药物,复发时可考虑免疫治疗,但免疫治疗如PD-L1、肿瘤突变负荷(TMB)和微卫星不稳定性(MSI)应先进行。指标检测。此外,结合第一和​​第二个案例,嘉宾们讨论了EGFR检测是否存在假阴性。由于血液和胸腔积液样本的敏感性相对较低,专家建议组织活检是首选。同时,检测方法和检测平台也影响检测灵敏度。因素。应首先进行肿瘤突变负荷(TMB)和微卫星不稳定性(MSI)。指标检测。此外,结合第一和​​第二个案例,嘉宾们讨论了EGFR检测是否存在假阴性。由于血液和胸腔积液样本的敏感性相对较低,专家建议组织活检是首选。同时,检测方法和检测平台也影响检测灵敏度。因素。应首先进行肿瘤突变负荷(TMB)和微卫星不稳定性(MSI)。指标检测。此外,结合第一和​​第二个案例,嘉宾们讨论了EGFR检测是否存在假阴性。由于血液和胸腔积液样本的敏感性相对较低,专家建议组织活检是首选。同时,检测方法和检测平台也影响检测灵敏度。因素。检测方法和检测平台也会影响检测灵敏度。因素。检测方法和检测平台也会影响检测灵敏度。因素。

第三例为76岁女性,难治性罕见驱动基因突变,IV期左肺腺癌伴肝、牙龈、多发骨转移,RET基因突变,基因扩增,分期。一线AP方案3个周期和A+AP方案6个周期后,胸膜转移进展。卡博替尼被用作二线治疗。1个周期后出现高血压、蛋白尿等严重不良反应。后者被转换为易瑞沙。3个周期后,原发肿瘤进展,牙龈转移,多发骨转移。经 MDT 咨询后,决定继续进行。对左侧锁骨进行二次活检、口服放疗和钢板内固定。患者随后出现上消化道出血,考虑为消化道转移。但家人拒绝接受胃镜检查,因此无法确诊。患者接受艾乐替尼治疗。由于疗效不佳,患者最终去世,总生存期为 18 个月。针对此病例,专家表示,罕见驱动基因突变病例应进行靶向治疗,使用相应的靶向药物是最佳的临床决策。同时,老年患者的治疗应着眼于提高生活质量,更好地延长生存时间。此外,卡博替尼等多靶点药物毒副作用较为广泛,

总结:

本期肺癌直播间内容丰富,信息量大,有理有据,重点关注脑转移瘤的抗血管生成联合治疗策略。多位专家学者结合几个实际案例,探讨肺癌合并脑转移瘤的多种联合治疗模式,肯定了贝伐单抗等抗血管生成药物的疗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ypbk/19212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