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助化疗可以降低Ⅲ期结肠癌患者的复发率生存时间手术结束

本病是严重危害人类健康的常见消化道恶性肿瘤之一,每年新增病例约140万例,死亡69万人。辅助化疗作为手术的主要辅助治疗手段,近10年来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多项国际临床研究证实了辅助化疗在结肠癌术后治疗中的作用。但国内外对于Ⅱ~Ⅲ期结肠癌不同亚组结肠癌患者的辅助化疗时机和化疗方案的选择仍存在分歧。

什么时候开始辅助治疗最好?

辅助化疗可以降低Ⅲ期结肠癌患者的复发率,但目前的指南并没有明确说明术后辅助化疗的具体开始时间。一周内开始化疗。

2011 年一项关于患者生存率与开始辅助化疗之间关系的荟萃分析发现,辅助化疗应在术后 6 至 8 周内开始。生存期 (OS) 和无病生存期 (DFS) 显着缩短,5 年 DFS 和 OS 下降 14%。超过 3 个月,辅助化疗不会带来生存益处。因此,开始辅助化疗与手术切除肿瘤的时间间隔越长,结直肠癌患者的OS和DFS越短,开始辅助化疗的最佳时间应为结肠癌根治术后4~6周。 .

2015 年发表在 ASTR 上的一项临床研究表明,接受手术切除的 III 期结肠癌患者在手术后 3 周内开始辅助化疗的复发率明显低于术后 3 周开始辅助化疗的患者。辅助化疗患者(11.1%:33.0%,P=0.018);3周内开始辅助化疗的患者无瘤生存率术后 术后开始辅助化疗超过 3 周的患者表示应在患者临床情况允许的情况下尽快开始辅助化疗,Ⅲ期结肠癌患者可能受益于辅助化疗手术结束后3周内立即。

因此,结肠癌根治术后患者开始辅助化疗的时机非常重要,与患者的生存期密切相关。目前,2018年CSCO指南建议术后恢复后尽快开始辅助化疗。应在术后 3 周左右开始,不得迟于术后 2 个月。

如何选择辅助化疗方案?

结肠癌辅助化疗的临床试验始于 1960 年代。根据-03、等人的研究,5-(5-FU)/亚叶酸(LV)是结肠癌辅助化疗的可选方案,5-FU静脉注射和持续静脉输注的疗效可比,但持续静脉输注毒性较小。

X-ACT 试验在 III 期结肠癌的辅助化疗中显示出更好的疗效。奥沙利铂和奥沙利铂治疗晚期结肠癌疗效显着,上述两种药物在氟尿嘧啶基础上联合辅助化疗能否进一步提高疗效?

欧洲的试验和美国的-07试验均证明5-FU/在LV基础上引入奥沙利铂(FLOX)可显着延长患者的DFS。但两项研究的长期随访显示,该方案的OS显着延长,而FLOX方案没有显着延长。

(-A)显示方案组患者在III期结肠癌()辅助化疗和静脉注射5-FU后3年无病生存率和5年总生存率显着提高/LV.通过对试验和试验结果的分析,发现该方案与该方案相似。两种方案的DFS获益表明,该方案和方案在III期结肠癌的辅助化疗中具有相当的疗效。

基于上述系列临床研究,目前推荐的( )和方案是联合辅助化疗方案。

结肠转肝化疗加贝伐单抗三次_贝伐珠单抗可以报销吗_贝伐珠单抗是化疗吗

应该控制多少个辅助治疗周期? (6个月PK 3个月)

INT-0089和研究证实,结肠癌手术后6个月的辅助化疗并不逊于12个月的辅助化疗。为了降低化疗的毒副作用,进一步缩短辅助化疗时间并控制在3个月是否同样有效?

IDEA 研究汇总并分析了 6 项随机 III 期临床研究。 ,旨在评估 3 个月的辅助化疗/治疗是否不比 6 个月的方案差。主要终点为无病生存期(D FS)。

研究结果显示:①无论方案或方案,6个月治疗组2~3级周围神经毒性明显高于3个月治疗组,差异为有统计学意义(P

亚组分析显示:①化疗3个月组T1-3N1期结肠癌患者的DFS时间不劣于化疗6个月组;在T4或N2期结肠癌患者中,3个月化疗组的DFS时间低于6个月化疗组; ②在T1-3N1期结肠癌患者中,每月化疗组的DFS时间是否不劣于6个月化疗组尚无定论;每月化疗组的DFS时间不劣于化疗6个月组对于T4或N2期结肠癌患者,每月化疗组的DFS时间低于6个月化疗组;每月化疗组的DFS时间是否不劣于6个月化疗组尚无定论。

从IDEA研究结果可以发现,无论选择还是方案,奥沙利铂3个月化疗的毒性均小于6个月化疗,但3个月疗程的DFS效果整个结肠癌人群术后辅助化疗效果较差,在6个月化疗组中,该结果并未动摇Ⅲ期结肠癌术后6个月辅助化疗的标准。

总体人群不劣于 6 个月化疗和 3 个月化疗。该亚组表明其非劣效性贡献主要来自T1-3N1期结肠癌患者。根据本研究结果,仅推荐T1-3N1期结肠癌术后每月化疗。

对于接受辅助化疗的 T4 或 N2 结肠癌患者,无论是在化疗持续时间(3 个月 vs 6 个月)还是化疗方案的选择方面,3 个月的化疗均未证明不劣于 6 个月的化疗,我们在临床实践中应该更坚定地推荐对这些患者进行6个月的化疗。

所以在临床实践中,我们只是在首先选择化疗方案的前提下,才决定是否推荐3个月的化疗方案。化疗,如果选择化疗,则无论TNM分期如何,仍建议化疗6个月;如果给予化疗,T1-3N1期患者可推荐化疗3个月; T4或N2期结肠癌化疗仍建议6个月。

伊立替康可用于结肠癌患者术后辅助化疗吗?

伊立替康辅助化疗的3项大型RCT包括,-3、 /,3项大型RCT研究结果如下:

从检测结果可以看出,三项检测全部为阴性,提示伊立替康联合方案无生存期。增加毒性,包括与治疗相关的死亡。

因此,NCCN 指南和 CSCO 指南均不推荐伊立替康用于结肠癌的辅助化疗。

我可以选择 VEGF 靶向治疗吗?

A节抗VEGF治疗作为辅助治疗临床试验为-08,与+贝伐单抗(Bev)治疗II期和III期结肠癌比较,发现3-两组之间的年 DFS 率 (HR=0.89, P= 0.15).

+Bev与+Bev治疗Ⅱ、Ⅲ期结肠癌的比较,结果表明Bev辅助治疗对Ⅱ、Ⅲ期结肠癌患者无效,甚至有相反的趋势。

可见,在晚期实体瘤治疗中取得较好疗效的药物或方案在辅助治疗中并未取得类似的效果。

因此,不推荐抗VEGF靶向药物用于结肠癌的辅助治疗。

我可以选择抗EGFR靶向治疗吗?

研究对术后III期KRAS野生型结肠癌患者采用对比剂+治疗,发现两组3年DFS率分别为72.3%和75.分别为 8%(P=0.22),亚组分析显示西妥昔单抗联合用药未给患者带来额外获益,而 ≥3 级且未能完成的患者人数为 12治疗周期增加。

因此,目前不推荐抗EGFR靶向药物用于结肠癌的辅助治疗。

贝伐珠单抗是化疗吗_贝伐珠单抗可以报销吗_结肠转肝化疗加贝伐单抗三次

参考资料:

[1] RL,KD,A。 , 2017[J]. CA J 临床, 2017, 67(1):7-30.

[2] JJ、MJ、WJ 等人。 time to of and in: a and meta-[J].美国医学会杂志, 2011, 305(22):2335-2342.

[3] WK,Shin JW,白 SK。与Ⅲ[J]. Ann Surg Res, 2015, 89(3):124-130.

[4] C、Wong A、MP 等人。至于Ⅲ[J]. N Engl J Med, 2005, 352(26):2696-2704.

[5] T、Boni C、-L 等人。 , , 和 [J]. N Engl J Med, 2004, 350(23):2343-2351.

[6] JP、HS、O’ MJ 等人。 Ⅱ和Ⅲ的f和cal:来自C-07[J].临床学报, 2007, 25(16):2198-2204.

[7] HJ、J、J 等人。 Ⅲ加氟/酸:Ⅲ的最后[J].临床杂志, 2015, 33(32):3733-374 0.

[8] 范 E、R、G 等人。 Ⅲ/或与Ⅲ:-3[J].临床学报, 2009, 27(19):3117-3125.

[9] M、JL、JY 等人。 AⅢ中+中高-(/)[J].安, 2009, 20(4):674-680.

[10] CJ、G、O’ MJ 等人。 Ⅲ中的Ⅱ和Ⅲ:C-08[J].临床学报, 2011, 29(1):11-16.

[11] SR, FA, A. : a Ⅲ of plus 5-f/ with or of Ⅲ [J].临床, 2005, 5(3):211-213.@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ypbk/19185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