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辅助化疗(CP)联合帕博利珠单抗(P)可提高晚期高级别IDS没有获益

卵巢癌是严重威胁女性健康的恶性肿瘤之一。 70%的卵巢癌患者处于临床晚期。在2021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上,卵巢癌仍然是妇科肿瘤学的研究热点。医脉通回顾2021年ASCO卵巢癌重要研究进展。

新辅助治疗

新辅助化疗(CP)联合派姆单抗(P)可提高晚期高级别浆液性癌的完全切除率,但PFS无益处(Abs 5500)

背景:在最初无法切除的FIGO IIIC/IV期晚期高级别浆液性卵巢、输卵管或腹膜癌(HGSC)患者中,在新辅助卡铂-紫杉醇化疗中添加派姆单抗是否可以提高最大减瘤率[间期减瘤手术(IDS)后完全切除率(CRR)评估]。

方法:这是一项多中心、开放标签、非对照、随机 II 期临床试验。在 IDS 之前,患者被随机分配 2:1 至 4 个 CP±P 周期。 IDS 后,所有患者均接受术后化疗(2-4 个周期)和选择性贝伐单抗(共 15 个月)±派姆单抗作为维持治疗(最长 2 年)。分层基于治疗中心的随机化、FIGO 分期、IDS 后贝伐单抗 (Bev) 的使用计划和病灶大小 (<5cm/>5cm)。主要终点是 IDS 的 CRR。次要终点是安全性、手术发生率、客观缓解率(ORR)、无进展生存期(PFS)和总生存期(OS)。

结果:从 2018 年 2 月到 2019 年 4 月,共有 91 名患者被随机分配到该研究中。八十 (88%) 名患者接受了 Bev 联合 CP,然后是 Bev±P 维持治疗。在 CP + P 组(n = 61))中,58 名(95%)患者接受了 IDS,其中 78% 实现了完全切除,CRR 为 74%,这在统计学上优于预先设定的 CRR CP组为70%(29/30)。CP+P组和CP组分别有41(71%)和17(58%)例患者完成了严格的4周期CP±后完全切除P(敏感性分析)。在 IDS 之前,CP+P 组的 ORR 在数值上高于 CP 组(76% vs 61%)。CP+P 和 CP 组的 18 个月 PFS 率为 61%(95 %CI 47%-73%) 和 57% (95%CI 37%-72%) 分别无显着差异。

CP+P 组≥3 级不良事件 (AE) 的发生率为 75%,CP 组为 67%:主要是血液系统、淋巴系统、胃肠道和血管疾病。在 CP + P 和 CP 组中,术后 AE(主要是感染性、血管性和胃肠道)的发生率分别为 20% 和 13%。两组的致死事件无差异:CP+P 组 2 例,CP 组 1 例。

结论:在最初不可切除的 IIIC/IV 期 HGSC 患者中,在新辅助化疗期间添加派姆单抗提高了完全切除率,但这种益处并未转化为生存益处。

一线维持治疗

贝伐单抗(BEV)联合卡铂和紫杉醇治疗晚期卵巢癌患者的最佳治疗时间(Abs 5501)

西妥昔单抗贝伐单抗_卵巢癌首次化疗贝伐单抗_贝伐珠单抗注射液

背景:GOG-0218 确定在晚期卵巢癌的标准一线化疗中添加 BEV(15 mg/kg,q3w,15 个月),但最佳 BEV 持续时间尚不清楚。 III 期/GCIG 临床研究招募了FIGO IIB-IV 期原发性上皮性卵巢癌(EOC)、输卵管癌(FTC)或腹膜癌(PPC)、ECOG PS ≤2 的患者,他们接受了初始细胞减灭术,然后是 6化疗周期(紫杉醇/m2+卡铂AUC 5 q3w)和BEV(15mg/)。

方法:患者被随机分配接受 BEV 治疗 15 个月(标准组)或 30 个月(实验组),并根据FIGO 分期/残留疾病(IIB-IIIC/无残留 vs IIB-IIIC/有残留疾病 vs IV 期)进行分层。主要终点是根据 v1.1 评估的 PFS。次要终点包括 OS、ORR、生活质量、安全性和耐受性。

结果:从 2011 年 11 月到 2013 年 8 月,该研究包括来自 161 个医疗中心的 927 名患者(其中 83% 为 EOC)。两组的基线特征平衡;中位年龄为 61 岁,96% 的患者 ECOG PS 为 0/1,58% 没有残留病灶,77% 有高级别浆液性组织学。 BEV 特异性严重 AE 分别发生在组和臂的 11%(51/448 例)和 14%(61/442 例)的患者中:高血压 (2.7%/ 4.5% ) ), 血栓栓塞 (2.2%/ 3.2%), 瘘管 (3.1%/ 1.1%), 胃肠道穿孔 (0.@ >2 %/ 0.@>9%)、蛋白尿 (0.@>7%/ 1.4%)、出血 (0.@>2%/ 0.@>9%) 和心肌梗塞(0%/1.1%)。功效见下表:

结论:在原发性 EOC、FTC 或 PPC 患者中,长期使用 BEV 治疗长达 30 个月并未提高疗效,不良反应发生率略高,但均为低概率事件。因此,BEV 治疗 15 个月仍然是标准治疗。

一线免疫治疗作为III/IV期卵巢癌的维持治疗与正常同源重组修复具有显着的临床益处并且耐受性良好(Abs 5502)

背景:该研究是一项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IIb 期临床研究,评估自体肿瘤细胞疫苗 -T() 在卵巢癌维持治疗中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初步分析结果表明,一线铂类化疗后的维持治疗对晚期高级别卵巢癌患者的无复发生存期 (RFS) 益处优于安慰剂(11.5 个月 vs . 8.4 个月;HR=0.@>69;90%CI,0.@>44-1.07;p=0.@>078), BRCA野生型患者获益更显着(HR=0.@>51;90%CI,0.@>30-0.@>88;p=0.@>020) .在本次ASCO会议上,研究人员报告了同源重组修复(HRP)亚组分析的结果。

方法:本研究纳入了 92 例新诊断的 III/IV 期卵巢癌患者,这些患者在一线手术和化疗后达到临床完全缓解 (CR)。 62例BRCA野生型患者检测到同源重组缺陷(HRD)状态,其中HRP 45例,HRD 17例。

结果:该组中没有 HRP 患者报告与治疗相关的≥3 级 AE。从研究开始,HRP 患者的中位 RFS 和 OS 显着改善(n = 25) 与安慰剂组相比(n = 20)。

西妥昔单抗贝伐单抗_卵巢癌首次化疗贝伐单抗_贝伐珠单抗注射液

结论:免疫疗法作为 III/IV 期卵巢癌的一线维持疗法在 BRCA 野生型和 HRP 患者中均具有良好的耐受性和临床获益。

复发性卵巢癌

(MIRV) 是世界上第一个靶向叶酸受体α (FRα) 的新型抗体-药物偶联物 (ADC)。作为 1b II 期试验的一部分,研究人员评估了 MIRV 联合贝伐单抗治疗铂敏感性未知(Abs 5504)

的 FRα 阳性卵巢癌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

方法:共有60例患者接受了MIRV+贝伐单抗联合治疗,其中铂类耐药卵巢癌患者32例(53%),铂敏感卵巢癌患者28例(47%)。中位年龄为60岁,中位治疗线数为2(范围1-4),中位随访时间为17.5个月。

结果:60 名患者中有 28 名出现客观缓解,ORR 为 47%(95%CI:34、60),中位缓解持续时间 (DOR) 为 9.7 个月(95%CI :6.7, 12.9),中位 PFS 为 8.3 个月(95%CI:5.6, 10.@>6). 在 Frα 高表达的患者中(n=33),确认的 ORR 为 64%(95% CI:45, 80),中等 Bit DOR 为 11. 8 个月 (95%CI: 6.7, 13.7), 中位 PFS 为 10.@>6 个月 (95%CI: 8.3, 1 3.3).铂耐药和铂敏感亚组对FRa高表达患者的疗效结果见下表:

最常见的治疗相关 AE(均为 3 级以上)是腹泻、视力模糊、疲劳和恶心。最常见的与治疗相关的 3 级和 4 级不良事件是中性粒细胞减少症和高血压。

结论:MIRV联合BEV对FRα高表达的复发性卵巢癌具有较强的抗肿瘤活性和耐受性。基于先前报道的 MIRV/BEV 在铂类耐药卵巢癌患者中的数据(Gyn O’ 等,2020),本研究表明,对于复发性卵巢癌,无论铂类敏感性如何,MIRV+BEV 有望成为FRα高表达的复发性卵巢癌患者的首选联合方案。

L-MOCA:奥拉帕尼单药维持治疗铂敏感复发性卵巢癌的开放标签临床研究(Abs)

西妥昔单抗贝伐单抗_贝伐珠单抗注射液_卵巢癌首次化疗贝伐单抗

背景:在铂类敏感的复发性浆液性卵巢癌患者中,与安慰剂相比,PARP 抑制剂奥拉帕尼单药维持治疗显着改善了 PFS。这是第一项在亚洲独家开展的研究,旨在评估口服奥拉帕尼对铂敏感复发性(PSR)卵巢癌患者的疗效和耐受性。

方法:在这项开放标签、单臂临床试验中,在中国和马来西亚的 28 个中心接受了≥2 线铂类化疗且对铂敏感的复发性高级别上皮性卵巢癌患者入组所有患者每天两次口服奥拉帕尼(300 mg)片剂,直至疾病进展或出现不可接受的毒性。主要终点是研究人员根据 1.1 标准评估的 PFS。次要终点包括首次随访治疗时间 (TFST)、PFS2、OS 和安全性。

结果:2018年至2020年,共有224名患者被纳入本研究并接受口服奥拉帕尼(全分析组)。 224 名患者(91.5% 来自中国,8.5% 来自马来西亚),通过血液和组织检测获得 BRCA 突变状态。 47.3%的患者有BRCA基因突变( ),41.1%的患者有种系BRCA基因突变( ),52.2%的患者有BRCA野生型( ),0.@>4% 的患者 BRCA 未知。 35.7% 的患者接受了 >2 线化疗。

截至数据截止(2020 年 12 月 25 日),139 名患者出现疾病进展;所有患者的中位 PFS 为 16.1 个月(95% CI 13.3-18.3) 和亚组的中位 PFS 为 21.2个月、21.4个月和11.0个月,AEs和严重AEs的总体发生率分别为99.1%和25.@分别 >4%。9.4% 的患者因治疗相关的 AE 停止治疗。最常见的 AE 是贫血、恶心和呕吐。

结论:L-MOCA 研究表明,无论 BRCA 状态如何,奥拉帕尼维持治疗对亚洲 PSR 卵巢癌患者均有效且耐受性良好。

参考资料:

1. and from , a II of (CT) with or (P) by and ± P for high- (HGSC): A .2021 ASCO, abs 5500.@>

2. of (BEV) with and in (pts) with (EOC), tube (FTC) or (PPC): A open-2-arm 3 /GCIG of AGO, , 和 NSGO (AGO -OVAR 17/, , Ov-15, ).2021 ASCO, abs 5501.

3. in : of (HRP) in the IIb .2021 ASCO, abs 5502.

4. , 一个 (FRa)- (ADC), in with in (pts)with – : 。 2021 ASCO,腹肌 5504.

5.L-MOCA:2021 年 ASCO 的公开赛,abs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ypbk/19150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