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旋替尼来伐替尼加Keytruda对子宫内膜癌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如何?

2022年1月19日版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了3期KEYNOTE-775/Study 309的研究数据结果。在2021年第52届美国妇科肿瘤学会(SGO)妇女癌症年会上,卫材与合作伙伴默沙东(Merck & Co)首次公布了关键3期KEYNOTE-775/Study 309试验的研究数据。该试验评估了抗PD-1疗法Keytruda(可瑞达,通用名:pembrolizumab,帕博利珠单抗)与乐伐替尼治疗接受含铂化疗后病情进展的晚期、转移性或复发性子宫内膜癌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

  值得一提的是,会上公布的结果,是包含免疫疗法的联合治疗方案对晚期子宫内膜癌进行的3期临床试验的首个结果:与化疗相比,Keytruda+乐伐替尼方案在总生存期(OS)、无进展生存期(PFS)、总缓解率(ORR)方面有显着改善。

  具体数据为:在整个研究群体中,与化疗相比,Keytruda+乐伐替尼方案:

  (1)将死亡风险降低38%、显着延长了总生存期(中位OS:18.3个月 vs 11.4个月),无论错配修复状态如何;

  (2)将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了44%、显着延长了无进展生存期(中位PFS:7.2个月 vs 3.8个月);

  (3)显着提高了总缓解率(ORR:31.9% vs 13.7%)。

  基于上述研究数据,卫材和默沙东正准备在包括日本在内的世界各国提交Keytruda+乐伐替尼治疗子宫内膜癌的新适应症申请。Keytruda+乐伐替尼组合疗法是默沙东与卫材肿瘤学战略合作的一部分。2018年3月,双方签署了总额高达58亿美元的合作协议,开发乐伐替尼单药以及与Keytruda联合用药用于多种类型肿瘤的治疗。

  KEYNOTE-775/Study 309是一项多中心,随机,开放性III期临床试验(ClinicalTrials.gov,NCT03517449),该试验评估Keytruda联合LENVIMA治疗既往接受过至少一种铂类药物治疗的晚期子宫内膜癌患者的疗效。根据RECIST v1.1,临床试验双主要终点为总生存期和无进展生存期,次要临床终点包括客观缓解率和安全性/耐受性评价等。在入组的827例患者中,有697例患者是非微卫星高不稳定型(non-MSI-H)或错配修复功能正常(pMMR)的肿瘤患者,130例患者微卫星高不稳定(MSI-H)或错配修复缺陷(dMMR)。患者按1:1分组随机接受不同方案进行治疗:KEYTRUDA(每三周静脉注射200 mg,最多35个周期(约两年))与LENVIMA(每天一次20 mg口服)组合;化疗(由医生选择的TPC方案中的一种:每三周静脉注射一次阿霉素60 mg/m2,最大累积剂量为500 mg/m2或28天一个周期的紫杉醇80 mg/m2静脉注射(三周接受紫杉醇用药,一周暂停))。

  KEYNOTE-775/Study 309作为KEYNOTE-146 / Study 111的验证性试验,此次的显着结果,将支持美国FDA加快于2019年提交的KEYTRUDA+LENVIMA组合疗法治疗既往接受过全身治疗后疾病进展,不适合手术或放疗的非MSI-H或dMMR的晚期子宫内膜癌患者的审批。另外,对于进行过初始全身治疗后的晚期子宫内膜癌患者群体来说一般面临很高的死亡率和有限的治疗方案选择,该联合方案的III期试验结果也给予了患者新的希望和曙光。

  乐伐替尼是一种口服多受体酪氨酸激酶(RTK)抑制剂,具有新颖的结合模式,除了抑制参与肿瘤血管生成、肿瘤进展及肿瘤免疫修饰的其他促血管生成和致癌信号通路相关RTK(包括血小板衍生生长因子(PDGF)受体PDGFRα,KIT和RET)之外,还能够选择性抑制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受体(VEGFR1,VEGFR2,VEGFR3)和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FGF)受体(FGFR1,FGFR2,FGFR3,FGFR4)的激酶活性。Keytruda是一种抗PD-1肿瘤免疫疗法,通过提高人体免疫系统的能力来帮助检测和对抗肿瘤细胞。Keytruda是一种人源化单克隆抗体,阻断PD-1与其配体PD-L1和PD-L2之间的相互作用,从而激活可能影响肿瘤细胞和健康细胞的T淋巴细胞。如有需要,请咨询海外医疗医学顾问:或扫码添加下方微信,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点击拓展阅读:乐伐替尼/仑伐替尼(LENVATINIB)与KEYTRUDA联合可以治疗晚期子宫内膜癌?

  更多药品详情请访问 乐伐替尼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yp/249884.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