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联合治疗目前仍是晚期结肠癌的最基础的治疗方案

结肠癌治疗药物:

近年来,我国结肠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逐年上升。结肠癌的主要治疗方法是手术切除。但仍有相当一部分患者在手术切除后会出现复发和远处转移;此外,部分患者在诊断早期已处于晚期,失去了手术切除的机会。因此,药物治疗仍然是治疗结肠癌不可或缺的重要手段。

近几十年来,治疗结肠癌的药物从5-FU发展到今天的靶向药物,使得结肠癌的药物治疗有了很大的发展。但我们要看到,结肠癌毕竟是一种对化疗药物相对不敏感的恶性肿瘤。因此,每一个治疗结肠癌的处方医生都必须清楚地了解每种药物的作用和状态,以及对患者的收益和效果价格比。

氟尿嘧啶

1.5-FU

5-FU仍然是治疗结肠癌最重要的药物。 5-FU单用有效率约20%,与亚叶酸联合使用可显着提高疗效。 5-FU/CF联合治疗仍是晚期结肠癌最基本的治疗方法。与最佳支持治疗相比,中位生存时间从半年延长至一年左右。几十年来,5-FU的临床使用方法很多,从静脉推注到静脉点滴,再到静脉推注和点滴的联合使用,我们也在不断探索这种治疗结肠癌的最重要药物。使用方法,希望能发挥出最好的作用。持续静脉输液虽然增加了患者手足综合征的发生率,但其疗效有望提高,血液系统和消化道的不良反应明显减少。这一优势可能使连续静脉输注5-FU成为一种综合性的临床应用。推荐。

2.卡培他滨()

卡培他滨是新一代口服选择性激活肿瘤的抗肿瘤药物。它是一种嘧啶抗代谢物,是 5′-DFUR() 的前体。基础和临床研究表明,卡培他滨是目前最有效的口服氟嘧啶类药物。卡培他滨是 5-FU 的前体,只有在肿瘤细胞中被胸苷磷酸化酶激活时才具有抗肿瘤活性。卡培他滨从肠道口服吸收,在肝脏中通过羧酸酯酶 (CE) 转化为 5′-脱氧-5-氟胞苷 (5′-DFCR),然后通过胞苷脱氨酶 (CyD) 转化为 5′-脱氧-5-氟嘧啶 ( 5′-DFUR);这两种物质进入肿瘤细胞后,被胸苷磷酸化酶( ,TP)转化为5-FU,发挥抗肿瘤作用。该机制似乎模拟了持续静脉输注 5-FU 的药代动力学。其疗效和不良反应与连续静脉滴注5-FU非常相似。

3.S-1 (TS-1,)

结肠癌晚期用贝伐单抗治好_结肠癌晚期 贝伐珠单抗_贝伐单抗能治好直肠癌

S-1是一种类似于UFT的新型口服药物,以替加氟(,FT-207)为主体,添加(CDHP,5–2:4-)防止氟尿嘧啶激活剂降解) ,有助于长时间维持血液和肿瘤组织中5-FU的有效浓度,增强抗癌作用,这也与连续静脉输注5-FU的效果相似。然后加入氧酸钾(Oxo, ) 保护胃肠黏膜,减少消化道反应,三种成分的比例为S-1=FT-207:CDHP:Oxo=1:0.4:1。II期临床试验表明,治疗结肠癌的有效率达35%以上。

多项国际临床试验结果表明,S-1治疗结肠癌的疗效与5-FU+CF连续静脉滴注相似,临床使用方便,轻度副作用小,具有临床应用前景。

伊立替康

伊立替康(,CPT-11)是一种半合成的水溶性喜树碱衍生物,一种DNA拓扑异构酶抑制剂(),与Topo 1-DNA形成)复合物结合到并稳定复合物,使断裂的 DNA 单链无法重新连接,阻止 DNA 复制,抑制 RNA 合成。 Topo Ⅱ抑制剂。

伊立替康作为单药治疗5-FU治疗失败的晚期结肠癌患者,与最佳支持治疗相比,中位生存时间提高了2~3个月。在一些研究中,伊立替康与 5-FU 静脉推注或静脉连续输注相比,有效率、中位无进展生存时间和总生存时间存在显着差异。随后的临床研究表明,伊立替康与5-FU/LV联合治疗在晚期结肠癌的治疗效果和生存期方面具有明显优势。它现在被公认为晚期结肠癌的标准治疗方案之一。

奥沙利铂

奥沙利铂(L-OHP)是第三代铂类抗癌药。其化学结构不同于PDD。 -铂环己烷。奥沙利铂是二氢环己烷的铂化合物。奥沙利铂是通过用 1’2-二氨基环己烷基团取代 PDD 来生产的。与其他铂类药物类似,奥沙利铂以DNA为靶位点,铂原子与DNA链形成交联,阻断其复制和转录,但与PDD相比,与DNA的结合速度快10%。 PDD与DNA结合仅需15分钟,包括4至8小时后的延迟阶段;结合牢固,具有较强的细胞毒性。临床前试验表明,奥沙利铂对多种肿瘤细胞具有抗肿瘤作用,包括对PDD产生耐药性的细胞,而奥沙利铂对结直肠癌细胞HT29及其铂耐药细胞的作用尤为显着。抑制。与5-FU联合应用具有协同作用。

自1990年代首次奥沙利铂联合5FU/LV治疗晚期结肠癌的III期临床试验显示疗效明显优于标准5-FU/LV方案以来,已有多项多中心临床研究已经证实了奥沙利铂/5-FU/LV在结肠癌治疗中的重要作用。目前,该联合化疗方案是晚期结肠癌的二线方案和术后辅助化疗的标准方案。该方案是其代表方案。

拉提特雷特

结肠癌晚期 贝伐珠单抗_结肠癌晚期用贝伐单抗治好_贝伐单抗能治好直肠癌

雷替曲普(/)是一种胸苷酸合成酶抑制剂,水溶性,结构中含有谷氨酸侧链,可在体内形成谷氨酸并留在细胞内。它可以在小分子水平上直接抑制胸苷酸合酶,具有高特异性,通过抑制胸苷酸合酶催化的生物还原性甲臜从脱氧尿苷单磷酸转化为脱氧胸苷单磷酸,脱氧胸苷三磷酸的合成受到甲基化反应的限制,从而特异性干扰脱氧核糖核酸。虽然 5-FU 也可以限制胸苷酸合酶,但其作用缺乏特异性,并且个体之间的体内动力学差异很大。 已被用作第一种选择性胸苷酸合酶抑制剂。目前临床上暂时仅限于晚期结直肠癌的一线治疗,推荐剂量为3mg/m2,15分钟静脉滴注,每3周1次。雷替曲普治疗晚期结直肠癌的PR为20%,MR为9%,有效率是5-FU标准方案组(13%和3%)的1.7倍,但疾病进展时间和生存率未发现显着差异。毒副作用小于5-FU。

分子靶向治疗药物

1.西妥昔单抗

西妥昔单抗 (, C-225, ) 由鼠抗 EGFR 抗体和人 IgG1 重链和轻链的恒定区组成。可特异性结合正常细胞和各种肿瘤细胞表面表达的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竞争性阻断EGF和TGF。其与表皮生长因子受体的结合刺激表皮生长因子受体的降解,从而下调表皮生长因子受体的表达,从而阻断酪氨酸激酶磷酸化和细胞内信号转导通路,从而抑制肿瘤细胞增殖。 ,诱导肿瘤细胞凋亡,减少金属蛋白激酶和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的产生,抑制血管的生长和转移。还在于其修饰的Fc段可启动抗体依赖性免疫细胞介导的细胞毒作用,从而调动机体免疫系统的抗肿瘤反应,进一步增强抗肿瘤放化疗的效果。

晚期结肠癌患者EGFR的表达率高达82%,EGFR的高表达与预后不良有关。由于 BOND 试验表明西妥昔单抗/伊立替康治疗晚期结肠癌在肿瘤缓解率、肿瘤控制率和 TTP 方面具有优势,因此 FDA 于 2004 年 2 月通过快速通道批准通道正式批准了该方案。先前含伊立替康的治疗方案失败的表达 EGFR 的晚期结肠癌;西妥昔单抗单药用于无法耐受伊立替康或不愿接受化疗的结肠癌患者的伊立替康耐药晚期EGFR表达患者。

过去4年,多项临床试验进一步证实西妥昔单抗联合化疗可显着提高结肠癌的治疗效果。 2007年ASCO会议上报告的EPIC临床试验结果(西妥昔单抗/CPT-11治疗奥沙利铂失败、EGFR高的结肠癌),虽然西妥昔单抗/CPT-11组的总生存期(OS ),但显着延长无进展生存期(PFS),P < 0.000 1,提高反应率(RR),P < 0.000 1。并且可以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这也是首次报道在化疗中加入分子靶向药物可以更好地改善治疗患者的生活质量。

NCIC CTG和GO.17临床试验表明,西妥昔单抗/最佳支持治疗可显着延长5-FU、伊立替康和奥沙利铂治疗失败的晚期结肠癌患者的预后OS、PFS,并可提高ORR和显着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

2008年ASCO GI会议报告了西妥昔单抗联合化疗治疗晚期结肠癌的多项临床试验结果。西妥昔单抗/对比据报道,西妥昔单抗/晚期结肠癌的一线治疗非常有效且耐受性良好;结果显示,总体缓解率分别为 45% 和 43%,9 个月 PFS 率分别为 30% 和 45%。

研究结果(西妥昔单抗/晚期结肠癌一线治疗的多中心III期临床试验)显示,可显着提高晚期结肠癌缓解率,延长PFS,降低肿瘤相对风险进步 15%。

结肠癌晚期 贝伐珠单抗_结肠癌晚期用贝伐单抗治好_贝伐单抗能治好直肠癌

在新辅助化疗方面,西妥昔单抗/联合治疗结肠癌合并肝转移可提高手术切除率至50%,OS和PFS也可分别达到20个月和13个月。

2.贝伐单抗

贝伐单抗 (,) 是一种重组人源化 IgG1 单克隆抗体。贝伐单抗与血管内皮生长因子 (VEGF) 结合,阻止 VEGF 与其内皮细胞表面的受体相互作用。可减少微血管的生长,抑制肿瘤细胞的转移。

2004年,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发表了贝伐单抗/CPT-11/5-FU/LV治疗晚期结肠癌一线治疗结果,显示有效率为45%,中位生存时间为 20.3 个月后,FDA 批准其联合方案作为晚期结肠癌的一线治疗方案。

ECOG 3200临床试验(贝伐单抗/单药治疗晚期结肠癌的随机对照研究)结果显示,联合治疗可显着提高有效率和中位生存期(12.9个月vs 1< @0.8 个月,P = 0.001),无进展生存期(7.2 个月 vs 4.8 个月,P = 0. 000 1).

2008年ASCO GI会议还报道了贝伐单抗联合化疗一线治疗晚期结肠癌的多项临床试验结果。和 BEAT 临床研究证实了联合贝伐单抗在晚期结肠癌一线治疗中的有效性和安全性。该试验的中位 PFS 为 11.1 个月,中位 OS 为 22.2 个月。不良反应,尤其是出血性事件很少,患者耐受性良好。

3.帕尼单抗

帕尼单抗 ( ) 是一种完全人源化的抗体。它对 EGFR 具有高亲和力,并且已在临床前实验中显示可以完全根除移植的 A431 细胞,而无需其他辅助化疗药物。在 463 名化疗耐药晚期结肠癌患者中随机分组帕尼单抗/最佳支持治疗与单独最佳支持治疗的 III 期临床试验表明,帕尼单抗显着延长 PFS(帕尼单抗)。 13.8 周进行抗/最佳支持治疗 vs 8.5 周进行单次最佳支持治疗);帕尼单抗/最佳支持治疗的 RR 为 10%,单次最佳支持治疗为 10% 最佳支持治疗组的 RR 为 0。因此,NCCN 指南补充说帕尼单抗可用作​​二线和三线单药治疗用于晚期结肠癌,不宜与化疗联合使用。最近的临床研究发现,帕尼单抗仅对KRAS野生型晚期结肠癌患者有效,而对KRAS突变型患者无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yp/22856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