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细胞癌如前所述HCC试验获得进展的HCC患者(图)

肝细胞癌 (HCC) 是最常见的肝癌形式,通常会影响那些患有潜在慢性肝脏炎症的人。每年,全球有超过 700,000 人被诊断出患有 HCC,超过 600,000 人死于 HCC。对于无法切除的 HCC 患者,几乎没有有效的治疗选择。

最近,一项国际开放标签 III 期非劣效性试验(2018 年;391:1163-1173))发表了结果。

该研究的一名研究人员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格芬医学院医学助理教授理查德·S·芬恩 ( S. Finn)。“在这项研究中,乐伐替尼被评估为与索拉非尼一样的一线疗法,这是当时唯一一种在晚期 HCC 患者中显示出相对于安慰剂有效的全身疗法,”Finn 指出。“由于在这项非劣效性试验中获得的结果,2018 年 8 月 16 日,FDA 批准使用乐伐替尼作为不可切除 HCC 患者的一线治疗药物。”

肝细胞癌

如前所述,HCC 是最常见的原发性肝脏恶性肿瘤,通常出现在肝脏慢性发炎的个体中。全世界大多数 HCC 病例发生在乙型肝炎流行的地区,例如亚洲和撒哈拉以南非洲;然而,丙型肝炎也是 HCC 的主要危险因素。美国丙型肝炎发病率的上升经常被认为是该国 HCC 发病率上升的原因之一。除了病毒性肝炎(约占 HCC 病例的 75%)外,其他常见的危险因素包括慢性酒精中毒(导致肝硬化)、黄曲霉毒素暴露、2 型糖尿病和脂肪肝以及血色素沉着症。

对于无法切除的 HCC 患者,几乎没有有效的治疗选择。2007 年 11 月,FDA 批准了第一种全身性药物索拉非尼用于治疗不可切除的 HCC。该化合物是一种多激酶抑制剂,可抑制酪氨酸和丝氨酸/苏氨酸激酶。从机制上讲,索拉非尼在临床前研究中显示出抑制血管生成和肿瘤细胞增殖,以及增加肿瘤细胞凋亡。

对于一线拉非尼治疗没有进展的 HCC 患者,最近有两个二线治疗获批。2017 年 4 月,FDA 批准瑞戈非尼作为索拉非尼初治 HCC 患者生存的二线治疗。该批准基于一项 III 期临床试验 (2017;389:56-66, ) 的结果,该试验将索拉非尼和安慰剂与索拉非尼治疗的不可切除 HCC 患者进行了比较。与索拉非尼一样,瑞戈非尼是一种多激酶抑制剂,具有大致相似的作用机制。

2017 年 9 月,FDA 加速批准在接受索拉非尼治疗的不可切除 HCC 患者中使用检查点抑制剂。在他们的新闻稿中,FDA 引用了 3 040 期研究的 154 人小组的结果,该结果显示响应率为 14.8%,响应时间超过 16 个月(2017 年;389: 2492)-2502,)。

乐伐替尼

是一种多激酶抑制剂,已被批准用于许多不同的恶性肿瘤。从机制上讲,该化合物靶向几种不同的酪氨酸激酶,包括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VEGF,同工型 1,2 和 3);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受体(FGFR,同工型 1、2、3 和 4));原癌基因 c-KIT;血小板衍生生长因子-α (PDGF);和 RET 原癌基因。

索拉非尼能治愈肝癌吗_肝癌放疗期间能吃索拉非尼_乳腺癌放疗期间能同房

这种抑制剂获得 FDA 批准的第一个适应症是用于治疗放射性碘难治性进行性分化型甲状腺癌(2015 年 2 月)。随后,在 2016 年 5 月,该化合物与 mTOR 抑制剂依维莫司联合获得 FDA 批准,用于治疗既往接受过抗血管生成治疗的晚期肾细胞癌患者。

香港的癌症医疗技术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作为亚洲首家也是唯一一家日常肿瘤诊疗中心——香港综合肿瘤中心,拥有先进精良的医疗设备、领先的医疗理念和多学科医疗团队,可为癌症患者提供国际最新的治疗方案和药物。患者或其家属可携带患者详细病理报告就诊。医生会根据患者的情况给出合理的治疗方案。如果需要免疫治疗,可以直接在中心购买PD-L1药物。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yp/19290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