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希替尼碎 是个学渣,所有的知识来自小学课外读物*是学渣

*我是渣男,所有的烂知识都来自小学课外阅读

* 《盖亚再现》后,海爹和陆马醒了,决定找个小青年玩,给个惊喜

*如盖/腾猛不拆不倒

[如盖/腾梦] 藤宫广也和高山萌萌一脚踢了地球的狗粮又推了回去(1)

梦中去海边的时候,只见沙滩上一根黑色的藤宫杵留着他的背,旁边还有一个比他矮半个头左右的男人。

他们站得太近了,他们的头靠在一起,看起来很近。

这让我的梦想大吃一惊。

藤宫什么时候交了新朋友?

他怎么能让对方就这样侵入自己的私人空间?

我梦想停下来,不知道我是否应该向前走。相反,藤宫意识到了什么,转过头看向了我梦中的方向。

那张脸,棱角分明,眉宇间暗藏刀剑,嘴角却勾起一抹爽朗的笑容,柔化了棱角分明的五官。

这张脸!这张脸虽然和富士宫有八九分相似,但显然不是富士宫!

他对旁边的男人说了几句,也转过头来看我的梦。我的梦里顿时起了鸡皮疙瘩,撒旦比佐的影子出现在了我的脸上。

尤其是脸上没有和自己相似的表情的时候!

我的梦顿时警觉起来,右手偷偷摸到了口袋里的蓝宝石锥。

“我的梦想。” 另一头的藤宫来晚了,看到我的梦想已经到了,就上前向他走去。梦到让他小心翼翼的样子,和他们很像的两个男人转头看向了藤宫。

梦见藤宫也立刻停了下来,脸上露出难得的惊喜。

两人站起身来,我和藤宫做梦都警觉起来。

“我梦想。” 一个与藤宫语气非常相似的声音出现在我的梦中,梦中的身体颤抖着。

藤宫从来没有用这种语气叫过他的名字,这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我是盖亚,”那个声音说。

哦,原来是盖亚,没关系……嗯?

我梦见震惊。

的动力套装,梦到在几米外看到了富士宫,也吓了一跳。

“这个味道真不错。” 帅哥不笑的时候,总让人觉得那个自称盖亚的男人一边对着巴菲大口大口地吞咽着巴菲,一边对着旁边可爱的大男孩笑得灿烂——据富士宫说,他自称阿古鲁——说, “难怪我这么喜欢。”

对面的山上,梦到他的笑容流露出神秘的神色,仿佛手中的巴菲不再香。而坐在他身边的藤宫浩的表情也是难以形容。

消化完他们自爆的身份后,藤宫原本是想带他们去一个隐秘的地方好好谈谈,比如他们为什么要像他们一样坐在沙滩上。但盖亚强烈要求尝试我梦寐以求的巴菲。

“我真的很喜欢在梦里吃巴菲,而且巴菲的份量几乎比他的两餐还多。我也想试试人类的食物,看看是什么让我如此喜欢它。”

不健康饮食突然暴露。面对藤宫不以为然的目光,我梦到苦笑,最后四个人像两对双胞胎一样一起去吃巴菲。

盖亚一口气吃了七八杯,才放下勺子,对阿格鲁说道:“人类制作食物的技术真是太棒了,上次我尝试品尝时,他们只是用火煮了食物。阿格鲁鲁,富士宫有什么喜欢的美食,我们也来尝尝吧?”

奥希替尼碎_比克提尼与白英雄雷希拉姆_奥胖扣碎篮板gif

被梦中萌萌的脸蛋麻痹的阿古鲁看了一眼藤宫,板着脸说道:一碗拉面被打碎了。魔鬼抓住了人,威胁要把他们都吃掉。”

这一次,我的梦想是用不赞成的目光看着富士宫。

藤宫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说道:“吃饱了就换地方。” ”他已经从眼前两颗地光的冲击中恢复过来,即使盯着两张非常相似的面孔,他也能正常交流。“再呆下去,恐怕会惹麻烦。

我在梦中环顾四周,果然有不少人盯着他们窃窃私语。

自从他们的身份被全球直播曝光后,他们又回到了没有地球之光的普通人的生活中。结果,根本原因的破碎之躯依旧存在,他们再次获得了战斗的光芒。盖亚·阿格鲁的再次出现,无疑让他们二人重新回到了大众视野。他们已经足够引人注目了,但现在又多了两个。

盖亚点点头表示知道,拉着阿格鲁进入一道红光闪过,他们去了一个房间。

“……这是哪里?” 我在梦里看着它,担心他们两个把他们带进了屋子。

盖亚惊讶的看了他一眼:“这是藤宫的家,你没来过吗?”

我从来没有来过这里!

也就是说,你知道吗,如果阿格鲁把他们带到这里,他也不会感到惊讶!

“那是因为我是来找阿古鲁的。” 仿佛看到了梦境的迷茫,盖亚亲昵地向他解释道。

他从来不知道盖亚为了阿格鲁回来了。

藤宫知道吗?

梦里,我扭头看向一脸便秘甚至不知道的藤宫。

“那个时候,我没有选择任何人做我的人体,藤宫也没有那么孤僻,偶尔会回家几天。我来找阿古鲁的时候,也来过好几次。后来你是” 盖亚非常体贴,但解释了他们的黑暗历史,“我们不会干涉人类的选择。”

行了,别说了,你不要脸吗?

藤宫的脸上充满了抗拒。

等藤宫拿出尘土飞扬的茶具,终于把没过期的茶叶洗干净后,两人三两坐下喝茶。盖亚端着茶杯,饶有兴致地研究着上面的花纹,感叹道:“人类的进步真是太棒了。从各方面来说,你都对吗,阿古鲁?”

阿古鲁嗯了一声回答,她好像不喜欢花样,也不喜欢茶。

“你以前见过它的人形吗?” 我好奇地问道。

“我看了太久了,等阿格鲁上岸找我的时候,我带他去看了猿人的生活。他们慢慢学会了使用道具,也懂得了持火和用火要去做饭,身上的皮毛慢慢退化,变得不像猿了。当时我和阿格鲁变身人形,试了命。不得不说,这只是火煮的食物而已。真的不是。很好吃。” 盖亚终于抱怨了。

我在梦里咽了口口水,事后才知道大地之光的意义。

如果未来专门研究远古生物的人在这里,估计他会冲死求他多说。还有地质学家……反正超远古研究相关的研究人员估计要疯了。

“你出生多久了?” 我小心翼翼地问:“跟地球?”

“理论上应该是。地球形成陆地的时候有我,地球有海洋的时候就有阿古鲁。” 盖亚去找阿古鲁,“但阿古鲁告诉我,生命的诞生是我们。当你有意识的时候。”

我和藤宫梦想着一起看阿古鲁,明亮的眼睛流露出极大的兴趣。

阿古鲁平静地点点头:“当生命开始出现在陆地上时,盖亚就有意识与我交流。”

“所以,”藤宫赶紧回忆起现在可以观察到的地球生命诞生的历史,“你的意识比盖亚早了数十亿年?”

阿古鲁冷冷地点点头。

奥希替尼碎_比克提尼与白英雄雷希拉姆_奥胖扣碎篮板gif

“你不无聊吗?” 我在梦里问他。

“我没有那种情绪。” 阿古鲁装腔作势地回答。

我梦想着眼中的钦佩。

事实上,阿古鲁想,他并没有错。

亿万年来,他是唯一一个有意识的生命体,周围都是单细胞生物,无论他长什么样子,都不像他的同类,和谁交流,需要什么交流。

他以为世界就是这样的。

有一天,他一时兴起从他出生的海底浮出水面。

一望无际的海面和海底没有什么区别,最多也更亮一些。

一团蓝光在海面上游荡,无所事事,他甚至模仿了一只巨大的草履虫随波逐流。然后他发现了承载海洋的土地,被海洋包裹,与海洋相连,暴露在大海中。

以及在大地上发光的红色光点。

阿格鲁一看就知道,那红光团是他的同类。

他卷起海浪,拍打着落地,试图与红光团交流。

但红光团却没有理会他。他只是静静的漂浮在大地之上,一动不动,散发着与他不同的光芒。

他从一头巨大的蓝色草履虫变回了一个靠近他的蓝色光球,在他周围盘旋,上下飘动。

海浪不断地冲击着陆地,他仍然没有反应。

意识到他的同类还无法与他交流。

阿古鲁从遥远的记忆中回过神来,他身边的盖亚已经在和藤宫和我的梦热聊着。两个人甚至拿出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放在桌子上或者腿上,一边听着盖亚说话,一边眼睛发亮地疯狂打字。

“所以,盖亚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寒武纪生命大爆发?” 藤宫问道。

“寒武纪是什么?” 盖亚反问道:“对不起,我对人类的学术术语不是很清楚。”

我做了一个梦幻般的手势:“大约5.4亿年前,地球上出现了各种生物超过2000万年。在此之前,从单细胞生物到多细胞生物的进化需要数十亿年。为什么在地球在那个时候发生过如此惊人的生物诞生和进化爆炸吗?”

藤宫继续说道:“这在古生物学和地质学中被称为一大悬案,自达尔文以来一直困扰着进化论等学术界,也是世界十大科学问题之一。”

那么,你知道吗?

我和藤宫的眼睛明亮地透露了这样的信息。

根据盖亚的说法,他只有在陆地上出现生命时才有意识,所以在陆地上出现生命之前的寒武纪时期,生命爆发的概率尚不清楚。也就是说,正是因为寒武纪推动了生命的进化,生命才开始出现在陆地上,盖亚才得以苏醒。

所以,对于这个难题,唯一可能知道答案的人是……

他们齐齐将目光投向了阿古鲁。

“……” 阿古鲁,阿古鲁不想说话。

事实上, 根本不记得学术界所说的时间。

在盖亚有意识与他交流之前,时间与他无关。

比克提尼与白英雄雷希拉姆_奥希替尼碎_奥胖扣碎篮板gif

他只记得,在发现盖亚的红光团之后,他在陆地上停留了很长时间,尝试了各种方法让盖亚清醒,但都没有奏效。

终于累了一天,一团光晕倒在了海陆交界处。

他开始思考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那红色光点不能有意识。

然后他开始尝试探索他是如何产生意识的。

作为地球上第一个拥有意识的生命,探索如何拥有意识太难了。

的记忆回到了遥远的过去。他想起了自己突然醒来的那一天,在黑暗无边的海底,有极其微小的生物在游荡。

阿古鲁猛地跳了起来。

是生命!

海洋和陆地的区别在于陆地没有生命!

他钻回海底,惊讶地发现,海洋中的生命越来越多,种类也越来越复杂。

他似乎也更强壮了。

蓝光团散发出光晕,试图用自己的力量,抓住一条小生命,将其抛向岸边。

所以他为表演了一个死亡场景。

阿古鲁盯着这只气喘吁吁的生物,然后出海去抓其他生物,然后把它们扔到岸上。

无一例外,他们都为他而死。

阿古鲁……阿古鲁陷入了沉思。

又花了很长时间。在后人提到的多细胞生物出现在海洋中,一些被阿格鲁残忍地攻击后,阿格鲁终于停止了这种将生物扔上岸的无用行为。

也许他应该改变主意。

海洋生物变得越来越多样化。或许它们会进化一段时间,才能诞生出能在陆地上生活的生物?

阿古鲁的气势来了。

那么如果你让它们快速进化呢?

阿古鲁尝试了很多,最终,他将自己的能量释放到了海洋中。

海洋生物吸收了阿古鲁的力量,开始进化。

阿古鲁后来回忆起那段时间。那个时候,他自然不知道陆生需要什么样的器官。他只是每天盯着海里的生活,希望他们能在陆地上安家。他现在想想,估计会在心里大喊,让我长肺长腿,爬上岸来!

可是,吸收了他能量的那群生灵却越来越大,越来越复杂,却没有一个能落地!

看到又一只节肢动物死在陆地上,阿格鲁的心情难以形容。

如果真要说出来,应该是像你这样的后人的心境,一个无望无望的败家子。

挣扎了数千年,依旧未能将海洋生物赶上岸的阿古鲁,再次瘫痪在海洋与陆地的交界处。

待定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yp/19269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