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抗联合化疗:谁是真正的王者?(上)

靶向药物是近二十年来抗肿瘤治疗领域的划时代突破。与传统化疗药物相比,靶向药物起效更快、疗效更高、副作用更少,在部分肿瘤中可延长生存期。

因此,全球知名药企纷纷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研发靶向药:针对同一个靶点,往往会有不同公司生产的几种相似的靶向药,比如第一个用于晚期肺癌患者的一代EGFR抑制剂包括易瑞沙、特罗凯、凯美特等品种;对于同一个肿瘤,有时会有几种不同靶点的靶向药物。比如大肠癌患者可以选择EGFR单克隆抗体(爱必妥等)还是单克隆抗体(贝伐克等)……当有这么多药物可供选择的时候,大家也很担心:我们应该选择哪一种第一的? !

一般来说,“每个人都在医学界”。很少有制药公司愿意开展大规模、前瞻性、随机对照试验来进行正面对比。 , 两种类似的靶向药物,哪一种更好……不过,凡事都有例外:在大肠癌中,经过多年的临床研究,EGFR单克隆抗体与化疗的结合,单克隆抗体与化疗的结合都有事实证明,与单独化疗相比,优势明显。那么,接下来,难免有一个问题:谁才是真正的王者。

第一轮:越来越多的研究发现,有KRAS、NRAS、BRAF等基因突变的患者用爱必妥无效;因此,对于这些基因突变的患者,单克隆抗体联合化疗应该是首选。这样看来,贝瓦克的适应症范围更广,首局小胜。

第二轮:2007 年 1 月至 2012 年 9 月,一项名为 FIRE-3 的全球多中心临床试验招募了 592 名 KRAS 突变阴性患者,并将其随机分配至 Aibi,结果显示两者的反应率和无进展生存时间各组相似,但 联合化疗组的总生存期更长(28.7 个月 vs. 25.0 个月);详细的后续分析发现, 组似乎起效更快,肿瘤缩小程度更大,从而延长了总生存期。这样看来,第二局似乎小胜了。

贝伐单抗耐药性怎样

但也发现了一个现象:在接受爱必妥的一线患者中,很多患者在耐药后接受了贝伐克;只有较低比例的患者接受了 。因此,本临床试验中爱必妥组的总生存期较长可能是由于该组中同时服用这两种药物的患者比例较高。

Loop 3:2005 年 11 月至 2012 年 3 月期间,一项名为联合化疗的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平均随访时间为47.4个月——结果表明两组的缓解率、无进展生存时间和总生存时间无差异。

在第一场比赛中,贝瓦茨获胜;第二局,获胜;比赛造假,我们来讨论吧!

等一下,就在所有人都以为百年一遇的双靶药物对决会以如此诡异的方式收场的时候。一个不起眼的大魔头出现了:肿瘤的位置。

贝伐单抗耐药性怎样

结肠包括升结肠、横结肠、降结肠和乙状结肠。如果将横结肠切成两半,结肠可分为一左一右。半:右半结肠(升结肠+右半横结肠),左半结肠(左半横结肠+降结肠+乙状结肠)。

一组科学家对第二轮和第三轮中超过一千人的数据进行了事后分析,发现了一个“震惊”——肿瘤的位置,深刻地影响了生存和对药物的敏感性。详细地,他们观察到三种现象:

1:无论选择何种靶向药物,右结肠患者的生存时间均短于左结肠患者。

2:对于左结肠患者,选择 的患者比选择 的患者生存期更长,分别为 40.5 个月 vs 36 个月。

3:对于右结肠患者,喜欢 的患者比喜欢 的患者生存期更长,30.4 个月 vs 25.5 个月。

那好吧。根据目前的数据,让东东肿瘤科告诉您如何为晚期结直肠癌患者选择靶向药物。

第一步:完善基因检测,尤其是KRAS、NRAS、BRAF等,如果这些基因有突变,那么贝伐单抗联合化疗是首选;而且爱必妥有抗药性,不建议从头到尾都用这个药。

步骤 2:如果上述基因均未发生突变。那么,看看你的肿瘤,原发肿瘤在哪里?如果长在左半边,爱必妥联合化疗是首选;如果长在右半边,贝伐单抗联合化疗是首选。如果首选方案耐药,则可以交叉交换(对于 耐药,改为 ;如果 耐药,则改为 )。

第 3 步:如果两种方案均耐药,建议进行 MSI 或 dMMR 检测。如果MSI-H或dMMR阳性,推荐PD-1抑制剂治疗。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yp/19263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