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4月9日医院肺癌晚期患者确诊肺腺癌

我在北京工作,2020年4月9日晚上接到家人的电话,我爷爷因为胸闷咳血去县医院做了CT。检测到胸水,初步诊断为肺癌晚期。4月10日,他请假回家。4月12日,到石家庄省第四医院住院。4月13日胸腔插管引流,连续6天左右,每天一次。胸水检查中发现癌细胞,诊断为肺腺癌。医生说有积液,不能再做手术了。我们只能考虑化疗和靶向药物。我们放弃了化疗,想要常熟靶向药。胸水连续送检4次。癌细胞太少而无法检测到。之后,抽血检测EGFR基因。买吉非替尼之前请中医给开中药,就是靶向药结合中药,但是我吃第三剂的时候,老人误服了早午两剂,都喝光了一下子,反响强烈。我觉得浑身不舒服。后来,我去药房要了药单。他们说药里有麻黄。现在我在药房买吉非替尼,服药三周多后,咳嗽症状缓解,血会被打掉。夜间睡眠困难,胸闷气短。有些晚上我在院子里坐到很晚才回家。晚上睡觉被认为是半坐姿,而不是平躺,仰卧睡觉。食欲不振,感觉嘴里的食物没有味道。每天早、中、晚在家里吸氧,每次半小时。我以前喜欢在iPad上看电视剧、看朋友圈、看太极拳教学视频。最近心情不好,不喜欢看这些。

我在北京请了假,回家陪他。吃了一周药去石家庄检查,希望有效果。

肺癌晚期憋闷能憋死吗_肺癌晚期吃什么药能缓解痛苦_吉非替尼肺癌晚期阴性能用吗

肺癌晚期憋闷能憋死吗_吉非替尼肺癌晚期阴性能用吗_肺癌晚期吃什么药能缓解痛苦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yp/19182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