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助:2021版肝胆癌NCCN指南更新什么改变和指导意义

近日,作为指导全球肿瘤科医生临床治疗的权威指南,NCCN指南更新了肝癌治疗理念,发布了2021版NCCN肝胆癌指南。今天,护主君就带大家了解此次更新将带来哪些变化和指导意义。

01“TA”成为肝癌唯一首选一线治疗方法

此次更新的NCCN指南最具启发性和最大的变化无疑是太生奇®(®,通用名:)联合阿瓦斯汀®(®,通用名:贝贝伐珠单抗)免疫联合治疗(以下简称作为“TA”方案)已成为指南推荐的唯一首选一线治疗方案。这也将“TA”治疗方案的地位彻底提升到肝癌全身治疗的前沿,也意味着肝癌的全身治疗颠覆了以往的单药治疗模式,靶向联合免疫治疗方案成为最佳选择。

“TA”方案在不可切除的晚期肝细胞癌(HCC)患者一线治疗中疗效显着,可以改变肝癌治疗史。 2020年5月,发表在权威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报告显示,与索拉非尼相比,“TA”联合方案显着提高了肝癌患者的总体生存率[1]。同年10月,“TA”方案在中国获批用于不可切除肝细胞癌患者的一线治疗。

根据罗氏2021年1月提供的最新临床III期研究数据,对患者进行随访发现[2]:

贝伐单抗印度版_贝伐单抗腹腔灌注指南_西妥昔单抗贝伐单抗

(点击放大)

因此,“TA”疗法在晚期肝癌的治疗上取得了新的突破,对广大中国患者来说是一个里程碑,并被国内外批准为肝癌的一线疗法在今年的 NCCN 指南更新中,它成为唯一的一线首选疗法,表明其疗效略优于其他药物。

02索拉非尼和乐伐替尼不再是 1 类优先推荐

2008年,索拉非尼成为第一个在晚期肝细胞癌治疗中实现显着生存获益的肝癌疗法。从那以后的十年里,索拉非尼一直在一线,并没有显示出疗效。超越索拉非尼的一线治疗[3]。

2018年,权威杂志《柳叶刀》发表了一项比较乐伐替尼和索拉非尼治疗不可切除的晚期肝癌患者疗效的研究,显示乐伐替尼在提高总体生存率方面并不逊于索拉非尼,而且其无进展生存期、进展时间等参数均优于索拉非尼,使其成为近十年来唯一可与索拉非尼匹敌的肝癌全身用药,结束了索拉非尼的“杰出”时代[4]。

贝伐单抗腹腔灌注指南_贝伐单抗印度版_西妥昔单抗贝伐单抗

然而,在本次NCCN指南中,上述“两王”都输给了“抗癌新星”TA联合治疗,从“一线首选方案”退居“其他”推荐的一线治疗方案”。

虽然索拉非尼和乐伐替尼不再是一线首选推荐,但仍处于一线,两种药物均纳入医保。与没有医保的“TA”联合治疗相比,可以大大减轻患者的治疗负担。

但仍建议未接受过全身治疗的肝癌患者,如果个人经济条件允许,可以优先考虑“TA”联合治疗,其治疗效果可能会更好优于索拉非尼和乐伐替尼。你。当然,请听从医生的建议。

03O、K、O Y 方案作为后线治疗退出

2017年,美国FDA加速有条件批准纳武单抗(O药)用于肝细胞癌二线治疗,成为首个开启肝癌免疫治疗时代的PD-1单克隆抗体。 2018年11月,派姆单抗(K药)成为第二个获得FDA有条件批准用于治疗晚期肝细胞癌的免疫检查点抑制剂。

然而,2019年6月,研究结果显示,药物O和药物K“高开低走”。索拉非尼没有为肝细胞癌患者提供显着的总体生存获益。万众瞩目、备受关注的O、K药也纷纷落到“祭坛”上。

2019年首次报道的双重免疫疗法——纳武利尤单抗联合易普利姆玛(O Y),在索拉非尼治疗失败的晚期肝癌患者中取得了良好的疗效,成为迄今为止唯一获得FDA批准的双重免疫疗法。但在带来更好疗效的同时,副作用也较大。

新指南将这三种免疫疗法转移到“其他推荐的治疗方案”进行后续治疗,或许是默许这些方案应作为肝癌患者的替代治疗方案。

04 肝癌术后患者应接受抗病毒治疗

对于可以切除肿瘤或可移植肝的肝癌患者,本指南在术后监测中增加了一项:“如果您之前从未接受过抗肝炎病毒教育和咨询,请向您的医生咨询有关肝炎病毒携带者的情况. 与抗病毒治疗相关的问题”以实现更好的预后。

根据研究,术后接受抗病毒治疗的肝癌患者肿瘤复发的风险低于未接受抗病毒治疗的患者。总体而言,抗病毒治疗将肝癌复发的风险降低了三分之一。因此,患者术后应注意抗病毒治疗,以减少肝癌复发的机会。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yp/19106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