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帕格利卡帕格利能显著提高晚期卵巢癌患者的生存期?

卢卡帕利的活性药物成分为Rucaparib,这是一种口服、小分子的多聚ADP核糖聚合酶(PARP)抑制剂,可靶向抑制PARP1、PARP2、PARP3。卢卡帕利可利用DNA修复途径的缺陷,优先灭杀癌细胞,这种作用模式赋予了该药治疗存在DNA修复缺陷的广泛类型肿瘤的潜力。PARP与广泛的肿瘤类型相关,尤其是乳腺癌和卵巢癌。

  目前,卢卡帕利没有被FDA批准用于卵巢癌的一线治疗。该药适用于对铂类化疗完全或部分反应的复发性卵巢上皮癌、输卵管癌或原发性腹膜癌的成年妇女的维持治疗,也适用于治疗已接受2种或更多化疗的BRCA有害突变(种系和/或体系)相关的卵巢上皮癌、输卵管癌或原发性腹膜癌的成年妇女。

  ATHENA-MONO是一项3期、随机、多国、双盲、双安慰剂对照的4臂研究。共有538名高级别卵巢癌、输卵管癌或原发性腹膜癌患者入组,并随机接受口服卢卡帕利与静脉注射(IV) Opdivo的A组、口服卢卡帕利与IV安慰剂的B组、口服安慰剂与IV Opdivo的C组,或口服安慰剂与IV安慰剂的D组。除了研究者评估的PFS外,该研究还通过盲法独立中央审查评估PFS、总生存期(OS)、反应持续时间、发生治疗突发不良事件(AE)的参与者人数、发生严重AES的患者人数,以及发生实验室异常的患者人数作为次要端点。

  根据研究者的审查,新诊断的晚期卵巢癌患者HRD阳性亚组的中位PFS为28.7个月,而安慰剂组为11.3个月(HR,0.47;95%CI,0.31-0.72;P=0.0004)。使用卢卡帕利观察到的中位PFS为20.2个月,而使用安慰剂为9.2个月(P < .0001)。危险比为0.52(95%CI,0.40-0.68),超过了统计学意义的阈值。在HRD阴性患者中,使用卢卡帕利观察到的中位PFS未达到,而安慰剂组为14.7个月(HR,0.40;95%CI,0.21-0.75;P = .0041)。

  卢卡帕利治疗最常见的3/4级治疗突发AE包括贫血/血红蛋白减少(28.7%)、中性粒细胞减少(14.6%)、ALT/AST升高(10.6%)和血小板减少(7.1%)。11.8%的患者停止使用卢卡帕利,安慰剂组的停药率为5.5%。在接受卢卡帕利治疗的患者中,有0.3%的人出现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和急性骨髓性白血病,而在安慰剂组的患者中则没有。如有需要,请咨询海外医疗医学顾问:或扫码添加下方微信,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更多药品详情请访问 卢卡帕利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uncategorized/250549.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