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伐珠单抗联合含铂化疗一线治疗中国非鳞性非小细胞肺癌

我的注释:1.研究(中国):贝伐单抗联合含铂化疗一线治疗中国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PFS延长。 2.是首个探索厄洛替尼联合贝伐单抗一线EGFR突变阳性的前瞻性随机研究; mPFS 已从 9.7 个月延长至 16 个月,期待最新的 OS 数据。 3.贝伐单抗对小细胞肺癌无效。

【-ASCO】周才存:宋玲琴,西安交通大学第二附属医院肿瘤科晚期

肺癌

抗血管生成治疗新进展

在2014年POST-ASCO会议信息交流会上,上海肺科医院周才存教授做了“晚期肺癌抗血管生成治疗新进展”的精彩讲座。周教授主要研究了贝伐单抗的数据,从两个主要方面介绍了抗血管生成药物的综述和最新进展。一脉通为读者整理了讲座精华。

一、贝伐单抗的数据审查

关于贝伐单抗的经典有很多。临床研究,比如贝伐单抗联合紫杉醇加卡铂,贝伐单抗加顺铂,以及许多大型的III期和IV期临床研究(例如,SAiL等),都告诉我们一个现象,贝伐单抗加顺铂联合和标准化疗方案可以提高肿瘤缓解率。同样,患者的 PFS(中位数:6.2 至 7.8 个月)和 OS(中位数:12.3 至 14.6 个月)也延长了。

贝伐单抗用于癌症治疗后,大量临床研究数据表明肺癌患者的总生存期延长至一年以上。

以前有很多针对高加索人的临床研究,主要是欧洲人和美国人。但是,中国人的身高、体重、基因等因素与外国人不同。美国人的数据不能代表中国人自己的数据,所以需要针对中国的临床研究,这就是研究的起源。

本研究入组患者符合以下要求:中国IIIB/IV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没有事先治疗;经组织学或细胞学证实的非鳞状细胞癌;年龄≥18岁; ECOG PS评分0~1分,共入组276例患者。受试者按1:1随机分为两组,一组(n=138)接受贝伐单抗15mg/kg d1+卡铂+紫杉醇/m2d1 3周;另一组为安慰剂组(n=13< @8),紫杉醇/卡铂+安慰剂d1,维持3周;两组均接受6个周期的治疗,终点为疾病进展。试验主要终点为PFS,次要终点为OS、OR、疾病患者时间、安全性、血浆生物学标准(VEGF-A,-2)。同时该试验是双盲试验,在进展揭盲后,贝伐单抗联合批准的二、第三-线疗法选项仅适用于贝伐单抗组。

通过该试验,贝伐单抗组的中位 PFS 为 9.2 个月,而安慰剂组中位 PFS6.5 个月(HR,0.40;95% CI,< @0.29 to 0.@ >54, P<0.0001).患者的主要终点PFS与研究一致,证实该贝伐单抗联合方案在中国人口(HR 临界值≤<@ 0.83).

在安全性方面,贝伐单抗组和安慰剂组的结果相似,没有观察到新的安全信号。 组为 11.0,安慰剂组为 8.0。在中位剂量强度下,贝伐单抗组(96.8%)和安慰剂组(96.0%)均达到95%以上。这说明贝伐单抗联合化疗方案治疗中国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在疗效、安全性和依从性方面均无效。数据不如白种人的数据。

然而,亚洲肺癌患者有更多的 EGFR 突变,他们是否会从 EGFR 突变患者中获益更多,但从 EGFR 野生型患者中获益更少?因此,在本研究中,我们对EGFR状态进行了分层分析,结果显示贝伐单抗组对EGFR野生型患者实现了8.3个月的PFS,12.4个月对于EGFR突变的患者,具有明显的意义。这意味着无论有无 EGFR 突变,贝伐单抗联合化疗均可获益。

综上所述,该研究为我们带来以下结论:1、该研究证实贝伐单抗联合含铂化疗一线治疗中国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可导致临床上有意义的 PFS 延长; 2、试验期间没有观察到新的安全性信号; 3、VEGF-A 和 -2 生物标志物与贝伐单抗治疗的疗效无关;4、EGFR 突变阳性是预后因素,但不是贝伐单抗疗效的预测因子。

二、抗血成管药物最新进展

1、贝伐单抗可以扩展到晚期小细胞肺癌吗?

在今年的ASCO会议上,有贝伐单抗治疗广泛期小细胞肺癌的II-III期临床试验(IFCT 0802)(7505)。该研究的纳入标准为经诱导化疗后达到CR/PR的广泛期小细胞肺癌(VALG)患者参加试验,受试者随机分为化疗组和化疗+贝伐单抗组,PFS和患者的OS,这意味着贝伐单抗虽然在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取得了良好的疗效,但对小细胞肺癌患者基本无效。

2、贝伐单抗可以联合EGFR-TK1吗?

部分患者靶向药物疗效好,但EGFR型肺癌不能完全治愈,有些肿瘤会长大一段时间后再次出现,那么贝伐单抗和EGFR-TK1联合治疗不会好转这样的病人很好。在本次ASCO会议上,提交了一篇关于贝伐单抗联合厄洛替尼是否优于厄洛替尼单项研究在此类患者中的论文。

研究详情:【】厄洛替尼+贝伐单抗vs厄洛替尼一线治疗

本研究得出以下结论:1、是首个探索厄洛替尼联合贝伐单抗一线使用EGFR突变阳性的前瞻性随机研究;2、贝伐单抗单用与单独使用厄洛替尼相比,抗联合厄洛替尼具有显着的临床相关无进展生存期延长:mPFS 9.7个月至16个月; 3、联合治疗组ORR达到69%,DCR达到99%;4、该联合治疗组未发现新的安全事件。周教授认为,这项研究是一项有“金钱目的”的研究,期待最新的OS数据。

3、新的抗血管生成药物?

本节介绍两种新的抗血管生成药物:和 (RAM)。

该药物的研究是 LUME 研究,比较 + 多西他赛与安慰剂 + 多西他赛在 IIIB/IV 期和/或复发患者中的疗效,主要终点是 PFS(独立中心评估),以及次要终点是 OS(针对整个组和腺癌亚组预先指定)。从该试验中,我们可以得出结论,LUME 研究达到了主要终点:+ 多西紫杉醇显着提高了总体 PFS(HR=0.79;P=0.0019);显着延长的 OS 是在腺癌亚组的联合组中观察到(HR=0.83;P=0.0359;mOS:12.6 个月 vs 10.3 个月);联合组还可显着延长预后不良组患者的OS;联合治疗的不良事件可得到控制(减量或对症治疗)

LUME-研究设计

关于一种新药的另一项研究是一项 III 期研究,在今年的 ASCO 会议上提出。从这项研究中,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该研究达到了预设的主要终点,与 PL+DOC 相比,RAM+DOC 延长了 OS;与 PL+DOC 相比,RAM+DOC 显着延长了 PFS 和 ORR;在大多数关键亚组(包括鳞状细胞群和非鳞状细胞群)中,OS 和 PFS 始终受益;在 DOC 的基础上增加 RAM 并没有增加 SAE 和致命不良事件的发生率;是在铂类化疗后的第一项临床研究,表明新药联合标准化疗对晚期 IV 期患者具有总体生存获益。

研究细节:[]重度研究:+多西他赛延长生存期

最后,周教授得出结论,贝伐单抗是否可以扩展到晚期小细胞肺癌患者中,没有数据支持;贝伐单抗是否可以与EGFR-TK1联用,答案是肯定的,但这是一种“钱”的治疗,我们期待进一步研究OS的数据;对于复治患者,RAM表现出一定疗效,但如何界定受益人群仍需进一步探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uncategorized/22864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