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伐珠单抗和抗EGFR单抗靶向药的区别及治疗方法

目的:比较两种不同类型靶向药物在不同治疗线、不同用药顺序、不同类型、不同KRAS状态的条件下对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的疗效和生存情况,以及对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的疗效。两个靶点根据药物主要不良反应的差异,探讨分子靶向药物选择的时机和依据,为进一步优化晚期结直肠癌患者的治疗模式提供依据。

方法:选取2007年1月1日至2012年9月1日我科收治且经病理证实并接受过任何类型单克隆抗体治疗的患者,疗效完全、不良反应及转移情况,生存随访资料A对135例结直肠癌患者进行回顾性分析。根据不同的治疗线、不同类型的靶向药物、不同的使用顺序,采用分组方法比较贝伐单抗和抗EGFR单抗的疗效和存活率。根据年龄、性别、ECOG评分、原发肿瘤部位、治疗线数等因素进行生存分析。比较贝伐单抗和抗EGFR单抗在主要不良反应方面的差异。疗效评价采用0.0标准,分为CR( ,完全缓解)、PR(部分缓解)、SD( ,疾病稳定)和PD( ,疾病进展)。 ORR(率,客观有效率)%=(CR+PR)/总。 DCR(率,疾病控制率)%=(CR+PR+SD)/总病例数。根据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NCI-.0)分级标准,将不良反应分为0-IV级。使用.0软件进行统计分析。

贝伐珠单抗多少钱一支_贝伐珠单抗是化疗吗_贝伐珠单抗适应症扩展

结果:一线接受抗EGFR mAb或贝伐单抗治疗的患者分别为26和34例,ORR分别为48.00% vs 36.36%(P=0.3729), DCR 为 76.00% vs 93.90% (P=0.0649), mOS ( , 中等总生存率时间)分别为 19.1 个月 vs 16.2 个月(P=0.9716),mPFS(无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 9.5个月vs7.6个月(P=0.8055),两组疗效和生存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二线治疗35例抗EGFR mAb组和贝伐单抗组21例,两组的ORR分别为9.38% vs 6.70%(P=1.0)@ >, DCR 为 84.38% vs 73.30%(P=0.4699), mOS 为 10.7 个月 vs. 14.3 个月(P=0.1969),mPFS 分别为 5.8 个月 vs 3.2 个月(P=0.0833) , 两组疗效及生存率无显着差异。多因素回归分析发现两个治疗组的mPFS(P=0.029,HR=2.206)有统计学差异,抗EGFR单克隆抗体组患者的PFS为优于贝伐单抗组。三线及以上治疗中抗EGFR单抗组39例,贝伐单抗组25例,ORR 12.82% vs 0(P=0.1492), DCRs 71.79% vs 69.57%(P= 0.8518), mOS 为 11.5 个月 vs 1< @7.4 个月(P=0.6226),mPFS 为 3.4 个月 vs 4.4 个月(P=0.3507),两组的生存率没有显着差异。

靶向药物按照两线治疗顺序分为抗EGFR mAb后贝伐单抗组和贝伐单抗先抗EGFR mAb组。两组患者分别有13例和11例,一线治疗阶段的ORR分别为23.08%和0(P=0.2292), DCR 分别为 84.@)。 >62% 和 90.00% (P=1.0000), mOS 分别为 19.9 个月 vs 16.0 个月 (P=< @0.7218),mPFS 6.6 个月 vs 6.1 个月(P=0.9210),两组均无显着差异二线治疗阶段ORR为0% vs 9.09%(P=0.4583), DCR为53.85% ) 比 72.73%(P=0.4225),mOS 为 15.7 个月 vs 11.5 个月(P=0.8253),mPFS 3.5 个月 vs 6.0 个月(P=0.8158),两组的疗效和生存期分别为与转用抗EGFR单克隆抗体相比,一线使用贝伐单抗后病情进展的患者继续全线使用贝伐单抗,分为两组,分别为7例和9例, ORR 为 0 到 11.11%(P=1.0000), DCR 为 71.43% 到 77.78%(P= 1.0000). 有效无显着差异两组的发病率和疾病控制率。根据接受的靶向药物类型分为仅抗EGFR单克隆抗体和仅贝伐单抗,三组接受两种靶向药物,mOS为20.7个月,24.4个月和 41.6 个月。

贝伐珠单抗多少钱一支_贝伐珠单抗是化疗吗_贝伐珠单抗适应症扩展

与只接受一种靶向药物治疗组相比,接受两种靶向药物治疗的患者生存时间显着延长,P值分别为0.0241和0.0208。联合靶向组在一线与一线化疗联合靶向组后的mOS分别为30.8个月vs21.5个月(P=0.0519)@ >,总生存期接近统计学差异。三线及以上联合靶向组和一、二线靶向组患者的mOS分别为37个月vs.13.7个月( P=0.003),差异有统计学意义,三线及以上联合靶向组患者总生存时间明显长于一、二线患者联合靶向药物 伊立替康、奥沙利铂、氟尿嘧啶三种化疗药物联合使用过贝伐单抗和抗EGFR单克隆抗体的患者分为三线及以上联合靶向组和三线靶向组,mOS为50.6个月vs 41.6月(P=0.5312),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幻想。对联合靶向组一线后进行多因素生存分析,根据KRAS野生型、突变型和未知型、一线PFS≤6个月、>6个月等因素,KRAS状态和PFS状态差异无统计学意义。操作系统。对于接受贝伐单抗治疗的明确 KRAS 状态的患者,有 11 名一线患者和 34 名二线患者。与KRAS野生型和突变型一、二线ORR和DCR相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接受贝伐单抗治疗的 KRAS 野生型和突变型 KRAS 患者分别为 32 和 13 例,mOS 分别为 23.@ >7 个月和 17.8 个月,(P=0.@ >5432),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在多因素生存分析中,与根治性手术相比,转移灶数、治疗线数、原发肿瘤未手术对患者OS的影响具有统计学意义(P<0.0< @5).患者转院次数越多,生存时间越短(P=0.0006),治疗线越多,生存时间越长(P=0.@ >0008),原文 与未手术的患者相比,因发病而接受根治性切除的患者生存时间更长(P=0.0067),两种靶向药物相关不良反应比较,贝伐珠单抗组主要有1-2级高血压、恶心、蛋白尿、出血、贫血、3-4级高血压(P=0.0311),发生率高于抗真菌药物)。EGFR单克隆抗体组。在抗EGFR单克隆抗体组中,g 1-2级皮疹、肝功能损害、过敏、低钾血症、低镁血症和3-4级皮疹(P=0.0031)和疲劳的发生率(P<0.000 1) 高于贝伐单抗组。比较年龄对贝伐单抗不良反应的影响时,≤70岁的67例患者中有8例>70岁,>70岁组1-2级出血事件发生率较高。 P=0.0432),其他各年级不良事件发生率无显着性差异。

结论:对于KRAS野生型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贝伐单抗和抗EGFR单克隆抗体治疗的不同序列对患者的疗效和生存时间没有显着影响,可以互惠互利一、@ > 二线治疗。接受两种靶向药物治疗的患者可能比仅接受一种靶向药物治疗的患者具有更好的生存获益。对患者进行靶向药物干预并非越早越好。肿瘤生物学行为较好的患者更适合化疗后靶向治疗模式,而肿瘤潜在可切除或肿瘤负荷过大且进展较快的患者则更适合。适用于早期化疗联合分子靶向治疗。两种药物的总体不良反应是可以控制的,不良反应的差异不是选药的关键因素。展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uncategorized/22833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