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基因突变是晚期非小细胞肺癌()

表皮生长因子受体 (EGFR) 基因突变是晚期非小细胞肺癌 () 患者最常见的驱动基因突变类型。亚洲人群和中国肺腺癌患者EGFR基因敏感突变阳性率为40%~50%。目前,第一代、第二代和第三代表皮生长因子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EGFR TKI)已进入临床市场。第二代EGFR TKI达克替尼于2019年5月在中国上市。近日【肿瘤资讯】特邀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董晓荣教授解读更新的总生存期( OS) 1050 研究的数据并分享使用达克替尼的经验。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胸肿瘤科 董晓荣

董小荣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

谢赫,华中科技大学医院肿瘤科副主任

华中科技大学协和医院肿瘤中心胸肿瘤科主任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理事

中国抗癌协会肺癌专业委员会会员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免疫学专业委员会委员

吉非替尼食管癌最长耐药时间_克唑替尼耐药时间_食管下段癌手术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青年专家委员会常委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非小细胞肺癌专家委员会委员

湖北省抗癌协会肿瘤免疫治疗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湖北省抗癌协会肿瘤医疗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肿瘤资讯00:0006:44董晓荣教授采访音频

1050研究最新OS数据对临床实践的影响

董晓荣教授:达克替尼是第二代EGFR TKI,属于泛HER(EGFR/HER1、HER2和HER4)抑制剂可以选择性不可逆地与HER家族受体结合,产生抑制作用。一项全球多中心、随机、开放标签的 III 期 1050 研究,达克替尼和吉非替尼在晚期 EGFR 敏感突变一线治疗中的疗效和安全性的头对头比较。在 2018 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1050研究OS数据公布,达克替尼明显优于吉非替尼,比吉替尼带来无进展生存期(PFS)和OS的双重益处[1]首个为OS带来临床意义改善的EGFR TKI。基于1050研究结果,达克替尼先后在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上市,并于2019年5月在中国上市。

吉非替尼食管癌最长耐药时间_食管下段癌手术_克唑替尼耐药时间

在 2019 年欧洲医学肿瘤学会亚洲大会 (ESMO Asia) 上,1050 研究在延长随访数据后更新了 OS。结果显示[2],达克替尼组的中位OS达到34.1个月,与吉非替尼组的27.0个月相比,改善了7.1个月( HR=0.748,双侧P=0.0155),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结果。在亚洲患者中,达克替尼组更好,非替尼组提高了生存率8.6 个月,中位 OS 从 29.1 个月增加到 37.7 个月(HR=0.759,双侧 P=0.0457).因此,无论是在总体人群中还是在亚洲人群中,晚期EGFR敏感突变患者一线使用达克替尼均高于第一代吉非替尼,可带来更好的OS获益。

根据患者 EGFR 基因突变类型进一步分层分析表明,达克替尼在外显子 19 缺失突变 ( ) 和外显子 21 突变 ( 21 ) 突变人群中均带来 OS 益处。在患者中,达克替尼组和吉非替尼组的中位 OS 分别为 36.7 个月和 30.8 个月。在 21 名患者中,中位 OS 分别为 32.5 个月和 23.2 个月,达克替尼组延长了 9.3 个月(HR=0.665, P=0.0203)。在具有两种突变的患者中,与吉非替尼相比,观察到达克替尼可延长 OS。

在临床实践中,患者和医生也会考虑达克替尼的毒副作用,因为临床研究结果显示,66%的患者进行了剂量调整。那么降低达克替尼的剂量后,会不会影响疗效呢?在更新的数据中,还进行了探索性分析,结果显示,无论是在总体人群还是亚洲人群中,达克替尼剂量调整后 OS 获益均未受到影响。因此,调整剂量后,不仅毒副反应得到缓解,达克替尼的疗效也得到了保证。总体而言,1050研究更新的OS数据为临床一线使用达克替尼提供了更有力的临床证据。

“1+3”、“2+3”、“3+X”治疗模式的临床应用

董晓荣教授:目前第一代吉非替尼、厄洛替尼和埃克替尼、第二代达克替尼和阿法替尼、第三代奥希替尼均已在中国上市,并均获批一线治疗适应症。对于晚期EGFR敏感突变的患者,一线治疗的选择更多。在整个临床治疗过程中,均采用“1+3”、“2+3”、“3+X”治疗模式。

第一代药物在中国上市已近10年。临床医生在第一代EGFR TKI的使用方面具有较为成熟的经验。因此,第一代EGFR TKI是临床上最常用的。外显子突变和突变的患者后续可接受第三代奥希替尼治疗,即“1+3”治疗模式。第二代达克替尼,在无脑转移患者的情况下,一线治疗的中位PFS达到14.7个月。对于耐药后发生突变的患者,第三代EGFR TKI即“2+3”模型同样适用于EGFR敏感突变患者。是一个很好的治疗选择。目前也采用“3+X”模型,研究取得了积极的OS结果[3]。一线使用奥希替尼耐药后,可根据耐药机制选择后续治疗方案。在一线使用也有一定的优势,特别是对于脑转移患者。奥希替尼的耐药机制将更加复杂,需要活检和下一代测序(NGS)检测进一步确定耐药机制。相比之下,第一代EGFR TKI的耐药机制是众所周知的,第二代EGFR TKI的耐药机制也有研究,与第一代EGFR TKI的耐药机制相似。

总的来说,上述三种治疗方式目前既有临床应用,也需要根据不同情况进行选择。

临床用药经验:达克替尼总体疗效好

董晓荣教授:达克替尼上市半年多了,部分患者已经在临床上使用达克替尼。可替尼,患者整体疗效良好,仍在用药中,未观察到PFS事件的发生。在疗效方面,无论是第一代、第二代还是第三代EGFR TKI,疗效都不错。除了疗效,还要注意药物的副作用。 EGFR TKI 有一定的副作用,包括皮疹和腹泻。与第一代和第三代EGFR TKI相比,达克替尼的皮肤相关不良反应可能稍重,面部和躯干皮疹会更多。部分患者因毒副作用需要减少剂量。 ,患者毒副作用可控,不影响疗效。

参考文献

1.莫TSK, Y,Zhou XD, et al.非细胞肺和EGFR-[J].J Clin, 2018, 36(22):2244-2250.

2.莫TSK, Y, Zhou XD, et al. (OS) 从 1050 开始:a Ⅲ with as -line for (pts) with EGFR [EB/OL]。 ESMO 亚洲 2019,.

3. SS、J、D 等。 with in ,EGFR- [J].N Engl J Med,2020,382(1):41-50.

PP-DAC-CHN-0153 日期:2022-3-20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uncategorized/19231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