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利托愤怒的叫上了队员,亲自去阿斯利康的总部

但贝利托也知道,阿斯利康以配合临床试验为由,将相关药物(奥希替尼)带到了其他国家的合作实验室。这是公司的私人行为,他们真的不能说。什么。

毕竟,阿斯利康是一家跨国制药公司,而不仅仅是一家美国制药公司。

贝利托的部门只能对阿斯利康发出警告、罚款等措施,但又有什么用呢?

贝利托气呼呼的叫了队,他要亲自去阿斯利康的总部!

夏州,常泽州。

曲平将一盒奥希替尼放在陈晓面前。

陈晓以前见过这种药。

重生前,平行宇宙陈晓的祖父陈劲松患了肺癌,服用了这种药。

当时这个药还没有国产化,和阿斯利康也没有合作引进的协议,所以陈晓只能通过私交从美国高价购买。

那时每片1700元(80mg),每天1片,每月花费10元。

好在陈晓经济条件不错,负担得起。

爷爷确实通过这种药延长了他的生命几年。

但陈晓很清楚,夏国有成千上万的人买不起这种药,只能等死在床上。

后来,国家通过谈判将该药引入美国,价格降至每片510元。服用奥希替尼一个月费用为人民币,通过医保报销后,患者每月费用为4590元。

这个价格比几年前便宜了很多,但是对于很多夏族来说还是很贵的。

尤其是2020年前后,夏果近43%的家庭人均月收入低于1090元,5%的人口人均月收入低于1500元,69%的人口家庭人均月收入不足1500元。2000元以下。也就是说,全国大部分人的人均月收入不到2000元。

这种每月高达4590元的药,即使是医保报销也买不起。

所以,看到这样的药,陈晓还是叹了口气。

陈晓对曲平道:“把药送到医疗队,看看何江怎么治。”

奥希替尼对肺癌脑转移有很好的疗效,所以即使把贺江的肺切除了,还有脑转移和肾转移。

使用这种药物绝对没有问题。

陈晓补充说:“有些药物是送到实验室的,阿三可以预防。我们在模仿的基础上优化药物,逃避他们的专利技术应该没有问题。”

“对了,我们通知上交所和燕京,免得他们着急。”

陈晓这几天也看到了媒体关于何江病情和缺药的报道。

相关媒体之所以在此时报道此事,是因为他们对何江的待遇不抱任何希望。

曲平立即照陈晓说的去做。

在燕京,谢飞接到长天科技的电话,得知贺江的临床治疗已经使用了奥希替尼。

得到这个消息后,谢飞愣住了!

谢飞动用了所有可用的私人和公共关系,但他没有拿到药,对方的反应非常强硬。

这些谢飞认得!

谁说他们国家的医疗技术不如美国?

如果你落后,你会被打。自古以来就是如此。

他没想到长天科技会这么容易拿到药。

而且是有保证的供应。

谢飞详细询问了相关内部人士,长天科技拿到奥希替尼的原因是什么。

得知长天科技以牺牲美洲业务为代价,要求多家药企立即供货时,谢飞更加震惊!

要知道,长天科技只是一家民营企业。

私人公司不需要要求对方有很强的国家、民族和历史责任感。毕竟对方是想赚钱吃饭。

为了能买到药品,谢飞接触了多家与阿斯利康有业务往来的国有药企。但对方不是无能,就是怕破坏和阿斯利康的关系,所以找了各种借口回避。

只有长天科技能够在第一时间站出来,以自己每年上亿元的业务为筹码,与对方谈判。

而谢飞很清楚,这件事与长天科技无关。

何江患的是小细胞肺癌,没有肺纤维化或其他严重的肺部疾病。长天科技重症监护中心不是治疗癌症的专业医院。

但是,长天科技仍然有义务站出来,完成如此艰巨的任务。

谢江觉得很不舒服!

好在长天科技是夏国的科技公司,不是来自美国或东洋的公司。

如果长天科技是一家海外公司,那一定是个多么可怕的竞争对手!

谢飞立即坐在电脑前,亲自写了一份报告,将长天科技收购奥希替尼的相关情况汇报给了上面。

必须给予此类公司重要的政策和经济支持条件。

谢飞甚至觉得,像奥希替尼这样的抗癌药,靠国有科研院所攻克是没有希望的,只能靠长天科技。

谢飞在国企的研究所里待过一段时间,也是做的越来越少,懈怠相当严重。

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傻子才会有科研创新的精神,少干活多赚钱是真的。谁会真正在科研上下功夫?

谢飞太清楚这种情况了!

相反,长天科技比很多国有科研院所更有活力。

长天科技获得该药的消息很快被媒体知晓,不少一直关注何江后续情况的媒体要求长天科技核实是否获得了奥希替尼。

连日来,大批记者要么挤在重症监护室的记者接待室,要么疯狂地打电话给长天科技求证。

见记者如此热情,曲平为了保证治疗中心的正常工作秩序,在征求陈晓的意见后,才召开了简短的记者会。

“曲主任您好,长天科技有没有尝试拿到奥希替尼?”

“曲主任,国家广播电视总台记者徐涛,长天科技是怎么弄到奥希替尼的,这个药有没有用于何总工的治疗?”

“曲主任,我是新浪网的记者,据我们所知,阿斯利康禁止向全球任何国家、个人或组织出售或赠送奥希替尼,长天科技是如何获得这种药物的?目前这种药物的治疗效果如何?”

香港买奥希替尼多少钱_吃奥希替尼恶心_奥希替尼印度版多少钱

其实这次曲平组织了这次发布会,很是不爽。

什么时候结束?

重症监护中心的医疗队正在努力挽救病人的生命,而这边的记者却很关心药物是怎么来的。

曲平脸色不太好,道:“记者问了很多问题,我就不一一回答了。药是长天科技带回来的,目前正在治疗中。”希望记者能给治疗组,在一定时期内,也能给何局长一个安静的治疗环境。”

曲平简单回答后,现场的记者们欢呼鼓掌,热烈讨论。

“长天科技还有办法!”

“没错,很多部门都尝试了各种办法,但都没有拿到药长天科技,一出来就搞定了。”

“这个药好用!效果应该很厉害,我看过阿斯利康的一些实验数据,奥希替尼对肺癌脑转移有很好的效果。”

曲平颇为意外。

记者们在鼓掌。

无论是陈晓,还是曲平,都觉得夏族人出国求医,是一种耻辱。这些人到底在鼓掌什么?

庆祝对方给你一点抗癌药?

曲萍捏了捏她的手,一脸不爽的说道:“我觉得国内这么多科研机构和药企都不能生产出相应的抗癌药,这并不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今天的发布会是在这里。在这里,谢谢大家。

曲平说完这句话,就离开了会议室,留下了面面相觑的记者。

记者们也脸红了,顿时觉得曲平说的很有道理。

你对什么感到兴奋?

因为一家西方公司的一点点慈善而如此高兴?

药不是夏国自己生产的,也不是正常贸易买的,有什么好高兴的?

看着曲平离开的背影,记者们顿时对长天科技的看法有了一些深刻的理解。

他们觉得这家私人公司和他们之前认识的公司不一样。

以往,尤其是一些医院或科研中心,如果也遇到何江事件,也会千方百计从阿斯利康购买奥希替尼。

那肯定是急着召开新闻发布会,急着拿功劳,认为能从阿斯利康买药是大德,一定是大报道,甚至还戴上了功勋勋章。

长天科技的做法与他们完全不同。

这一次,长天科技几乎单枪匹马地压倒了其在密歇根州的医疗行业,让美国的制药巨头们可以妥协,拿到相关的药品。

但长天科技从不觉得这是一件功德,而是一件特别丢人的事情。

因为夏国的科技公司实力不强,没有办法靠自己的能力生产出媲美奥希替尼的抗癌药。

因为夏国实力不够,我们有很多研究所,科研经费也比较丰厚,但我们连一家药厂都没有替代阿斯利康。

这个想法让许多记者感到羞耻。

“长天科技希望抗癌药不再外购!” 半小时后,新浪在头版头条报道了长天科技发布会的全部采访内容。

报道内容基本还原了发布会的全过程。在报告的最后,新郎评论员感叹道:

“长天科技并不因为突破重重障碍,收购了奥希替尼而兴奋,而是因为国内没有一家药企能生产出与奥希替尼类似的抗癌药物而感到沮丧!

我们希望有更多的夏果科研公司挺身而出。我们希望下一次我们需要类似的药物时,夏果的某家科技公司能够尽快提供国产药物,而不是想方设法获得。所以在国外。”

不仅心潮澎湃,很多参加长天科技大会的媒体记者也有不一样的感受。

接二连三的心电波报告了相关情况。

网友们在看到长天科技的这次发布会时,也感到非常惊讶。

因为长天科技可以通过自己的方式获得奥希替尼,这已经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

然而,长天科技并没有像大家想象的那样自负和自豪,反而为没能研发出类似的药物而感到愧疚。

这种对科技精益求精的追求,正是夏国很多科研机构所缺乏的。

费也看到了相关媒体的报道,默默喝了一口茶。

这就是夏国需要的科研公司。

经过治疗,何江的病情稳定了。

但没有人能保证肿瘤不会扩散或转移。

我们只能希望在病情稳定后,病灶会逐渐缩小,最终消失。

贺江完成联合集落移植和肺切除后,他可以坐在床上轻声说话了。

这一次,陈晓和曲平去探望他,正好606学院的领导和同事都在。

何江的学生和手下拿着笔记本,听着何江的每一个解释。

何江说:“虽然我们的发动机可以装在飞机上,但还是有一些缺陷。”

“一个是涡流前面的温度达到了,效率会降低10%。另一个是如果加上推力,燃油效率会降低到60%,达不到我们的战斗力。”半径1200-。我们的设计推力是17吨,实际推力不到12吨。”

“我……我的最新数据显示……” 河江重重地喘息着。

“老师,您别着急,慢慢说。”

学生们连忙把水递给贺江。

何江摘肺后,靠胸膈发声,所以声音听起来怪怪的,难听。

何江喝了一口水,过了一会儿才慢了下来,道:“目前涡扇10年大修不到1000小时,使用效率太低了……”

“因为技术的原因,我们一直无法匹配推力矢量喷管……”

学生们止住了何江的话,很是失望。

他们都以为涡扇10经过几十年的研究取得了成功,没想到细节这么多。学生们之前都知道这些事情,但这次却被何江一再提醒,让大家都觉得不舒服。

这时,陈晓说道:“涡扇10采用三级风机,九级整流,一级高压,一级低压,也就是所谓的3+9+1+ 1 高推力、高推重比和低涵道比结构的发动机。”

“但以现在的推力,如果配上矢量喷管,就不能紧急提速,反而容易导致失速,原因还是推力不够。”

陈晓此话一出,所有人都转过头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uncategorized/19218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