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免疫争夺一线战场之时,EGFR靶向治疗更是出现新花样

2020年5月29日至6月2日,ASCO年会正式召开线上虚拟会议。今年的(非小细胞肺癌)专场充满惊喜。在双重免疫争夺一线战场之际,EGFR靶向治疗甚至出现了新花样,其他靶点星光熠熠,普遍震撼的数据陆续发布。总的来说,ASCO会议的数据可以概括为以下六个发展方向。

表1会议内容汇总及分类

目标文章的缩略版

1.EGFR辅助治疗时代可能来临

1.1 研究:佐剂奥希替尼大获全胜,将疾病复发或死亡风险降低 83%! (抽象号LBA5)

1.2 中国研究:使用佐剂吉非替尼更新总体生存数据(摘要编号 9005)

2.EGFR突变一线治疗大赛:各种花式组合方案登场

2.1 EGFR-TKI联合放疗一线延长PFS和OS的中国III期研究(摘要号9508)

2.2 奥希替尼 + 吉非替尼! ? EGFR-TKI双重组合的一线治疗,有望抑制耐药突变(摘要号9507)

2.3研究OS数据公布,厄洛替尼+贝伐单抗不幸未能延长生存期(摘要号9506)

2.4双国药冲上一线:安罗替尼+埃克替尼公布初步数据(摘要号9573)

2.5 + 吉非替尼 + 雷莫芦单抗作为一线治疗的研究(摘要号 9564)

3.多个三代EGFR-TKI如火如荼,一二线EGFR-TKI百花齐放

3.1 奥希替尼治疗脑转移患者无需放疗,ORR 为 66.7%(摘要号 9597)

3.2 奥希替尼治疗(插入突变),中位 PFS 为 9.6 个月(摘要编号 9513)

3.3 EGFR突变一线治疗,PFS达到18个月(摘要号9574)

3.4 ()治疗突变,ORR达到74.10%(摘要号9602)

3.5 EGFR突变脑转移患者行后治疗,颅内DCR达到90.8%(摘要号9571)

4.肺癌其他靶点新药奋战,开创靶向治疗新时代

4.1 ALK融合:艾乐替尼、劳拉替尼、布加替尼又传来好消息

4.1.1 艾乐替尼5年OS率达到62.5%,创一线新纪录,ALK阳性晚期“转”为慢性病(摘要第951号8)

4.1.2()用于艾乐替尼耐药,PFS达到7.3个月(摘要号9537)

4.1.3(劳拉替尼)用于脑部进展,颅内DCR达到95%(摘要号9595)

4.2MET三管齐下,国产药沃利替尼最新数据闪现ASCO

4.2.1萨沃替尼治疗MET 14跳跃突变,PFS达到9.7个月,国内适应症已被接受(摘要号9519)

4.2.2 用于治疗 MET 14 跳跃突变(摘要号 9556)

4.2.3 处理 MET 14+ 和高水平 MET 扩增(摘要编号 9509、9520)

4.3 HER2/药物

4.3.1 DS-8201治疗HER2突变,后行ORR为61.9%(摘要号9504)

4.3.2-靶向新药,后线O​​RR超过20%(摘要第950号5)

一、EGFR突变辅助治疗:

会议上最重要的两项研究

1、研究:佐剂奥希替尼大获成功,

疾病复发或死亡的风险降低 83%!

该研究是一项 III 期、双盲、全球临床试验,纳入接受完全手术切除的 IB/II/IIIA 期 EGFR 突变 (/) 患者,无论他们是否接受了术后辅助化疗。入组后,患者被随机分配接受第三代 EGFR-TKI(酪氨酸酶抑制剂)奥希替尼(80 mg/天)或安慰剂,直至疾病复发或 3 年(或其他停药标准)。

图1 III期研究设计

结果显示,在 II-IIIA 期患者中,奥希替尼组与安慰剂相比显着延长了中位 DFS(无病生存期)(未达到 vs 20.4 个月,P<0.0001),将疾病复发或死亡的风险降低了 83%(HR 0.17),达到了主要研究终点。奥希替尼组的 1 年和 2-年 DFS 率显着高于安慰剂组(97% vs 61%、90% vs 44%),3 年 DFS 率提高 50% 以上(80% vs 28%),创下EGFR突变 辅助治疗创历史新高!

图 2 DFS,研究的主要终点

在总体人群 (IB-IIIA) 中,奥希替尼的中位 DFS 也显着优于安慰剂(未达到 vs 28.1 个月,HR 0.21,P<0.@ >0001)。两组的1、2年和3年DFS率分别为97% vs 69%、89% vs 53%和79% vs 41%。西替尼治疗效果明显。

图 3 研究的次要终点(总人口的 DFS)

在每个亚组分析中,辅助奥希替尼是有益的。奥希替尼安全性极佳,大部分AE(不良事件)为1-2级轻度,3级及以上AE发生率较低。

2、中国研究:

更新了辅助吉非替尼的总生存期数据

这是由吴一龙教授主导的国内EGFR术后辅助治疗研究,又称研究。这项 III 期研究招募了完全手术切除后 EGFR 突变阶段 II-IIIA 的患者,随机接受吉非替尼/天或化疗。在 ASCO 2017 上公布的 DFS 结果:吉非替尼明显优于化疗,中位 DFS 为 28.7 个月 vs 10.7 个月; OS(总生存期)结果和长期 DFS 随访结果。

国产吉非替尼治疗癌症_吉普希.凡尼尔马_尼毕鲁ceo杨祥吉

图4研究设计图

结果显示,在 ITT(意向治疗)人群中,吉非替尼组和化疗组的中位 OS 无差异,75.5 个月 vs 62.8 个月(P=0.674,HR 0.92),5 年 OS 率 53.2% vs 51.2%。在研究方案)人群中,也有两组的 OS 无差异(75.5 个月 vs 62.8 个月,HR=0.92,P=0.68 6)。

图5 OS研究结果

DFS 长期随访结果,ITT 人群的中位 DFS 为 30.8 个月 vs 19.8 个月(P=0.001)@ >, 均组 3 年 DFS 率为 39.6% vs 32.5%,5 年 DFS 率为 22.6% vs 2< @3.2%. PP 人群中位 PFS 为 30.8 个月 vs 19.8 个月(P

图 6 研究 DFS 结果

研究表明,改善的 DFS 和潜在的 OS 益处使佐剂靶向成为可能的首选策略。

二、EGFR突变一线治疗大赛:

各种花式联名方案在舞台上绽放

我们都知道,目前EGFR突变的一线治疗是以EGFR-TKI单药为标准方案。然而,一个新的时代似乎即将到来。在本次ASCO会议上,公布了多个TKI联合方案的成果,包括TKI+放疗、TKI+抗血管生成药物,甚至还有双EGFR-TKI的开脑方案。最近,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甚至批准了厄洛替尼+雷莫芦单抗用于EGFR突变一线治疗的适应症。 EGFR-TKI单药时代结束了吗? !一起来看看重点研究。

1、EGFR-TKI联合放疗的中国III期研究,

PFS 和 OS 的一线扩展

该研究是四川省人民医院曾明教授团队一线使用EGFR-TKI+放疗的III期研究。包括未经治疗的晚期 EGFR 突变寡转移(≤5 个转移)患者。治疗方案 TKI 联合或不联合放疗作为一线治疗。联合放疗组患者每个病灶均接受SBRT(立体定向放疗)。

图7研究设计图

结果显示,在入组的 133 名患者中,TKI+RT 组成功且显着延长了中位 PFS(无进展生存期),即 20.20 个月 vs 12.5个月(HR 0.6188,P<0.001),中位 OS 也显着延长(25.50 个月 vs 17.40 个月,HR 0.6824,P<0.001).

图8研究中PFS和OS的结果

在安全性方面,加用放疗并未增加3级及以上AEs,两组间皮疹、肝损伤、肺炎等AEs发生率无差异。

表2本研究主要不良反应

双关键指标的延伸对于EGFR寡转移的一线治疗具有重要意义,也印证了晚期肿瘤患者放疗的重要治疗地位。

2、奥希替尼+吉非替尼! 一线治疗出现

双重EGFR-TKI组合有望抑制耐药性突变

无论是第三代EGFR-TKI奥希替尼还是第一代EGFR-TKI吉非替尼作为一线单药治疗,耐药后均可能发生继发性EGFR通路突变。临床前研究表明,两种TKI联合使用可抑制EGFR通路的二次突变,有望延缓耐药,延长PFS时间。

对此,美国学者进行的这项I/II期研究( No. 9507)包括未经治疗的晚期EGFR突变患者,一线治疗采用奥希替尼联合吉非替尼。

图9 奥希替尼+吉非替尼一线治疗方案设计

共有 27 名患者入组。结果表明,ORR(客观缓解率)为88.9%,DCR(疾病控制率)为100%。

图 10 双 EGFR-TKI 研究结果

在17例基线血浆EGFR AF(等位基因片段)患者中,治疗两周后AF值显着降低,EGFR突变几乎完全消除。中位PFS未达到,估计值为22.5个月,优于奥希替尼以往单药数据(18.9个月)。此外,对于疾病进展的患者,未发现EGFR靶点的二次突变,未发现组织学转化。

双EGFR-TKI能否成为新突破?期待PFS和OS数据的后续成熟。

图11 EGFR-TKI双重治疗后血清EGFR清除率

3、研究操作系统数据公布,

不幸的是,厄洛替尼 + 贝伐单抗未能延长生存期

该 III 期研究的先前数据显示,与单独使用厄洛替尼相比,厄洛替尼联合贝伐单抗一线治疗延长了 EGFR 突变患者的中位 PFS(16 个月 vs 9.@ >7 个月,HR 0. 54),大会上公布了OS结果。

两组之间的 PFS2(从随机化到第二次疾病进展或死亡的时间)没有显着差异,28.6 个月 vs 24.3 个月(P=0.@ >205).与单独使用厄洛替尼相比,厄洛替尼+贝伐单抗也未能显着延长中位OS。药物组OS为50.7个月vs 46.2个月(P=0.973)。在亚组分析中,联合治疗组更多的人群(性别、年龄、体能、脑转移等)也未能表现出 OS 优势.

图12 OS研究结果

4、国产双药冲上一线:

安罗替尼 + 埃克替尼公布初步数据

安罗替尼是中国自主研发的口服抗血管生成药物。埃克替尼是中国研发的第一代EGFR-TKI。本次会议公布了安罗替尼联合埃克替尼一线治疗晚期EGFR突变的研究成果。

该研究共分析了 30 名患者。结果显示ORR为70%,DCR为96.7%;安全是可以忍受的。数据处于早期阶段,需要PFS和OS结果来判断这种组合的疗效。不过,这两种药物都是国产口服抗癌药,在价格和药品可及性上都有优势,值得期待。

图13安罗替尼+埃克替尼的疗效

5、吉非替尼+雷莫芦单抗一线治疗+研究

+ 研究模拟研究,区别在于厄洛替尼被吉非替尼取代。该研究纳入了接受吉非替尼 + 雷莫芦单抗作为一线治疗的晚期 EGFR 突变的初治患者。

尼毕鲁ceo杨祥吉_国产吉非替尼治疗癌症_吉普希.凡尼尔马

图 14/+研究设计

共纳入 82 名患者。结果显示,中位随访时间13.8个月,PFS数据不成熟,1年PFS率达到65%。 ORR 为 71%,DCR 为 99%。中位 DOR(反应持续时间)为 13.6 个月。

图 15+ PFS 研究结果

三、多个第三代EGFR-TKI正在研发中,

百花盛开在第一行和第二行

1、奥希替尼用于未经放疗的脑转移患者,

ORR 为 66.7%

奥希替尼具有很强的穿透大脑的能力。 II 期研究包括接受脑转移瘤治疗的 EGFR 突变患者,分为队列和一线队列,均接受 80 毫克/天的奥希替尼治疗。本次公布的结果为队列数据。

图 16 研究设计图

40 名阳性患者中有 20% 有症状。结果显示,按照评价标准(与评价脑转移疗效的标准相似),颅内ORR为66.7%,按照标准为70%。总体 ORR() 为 40.5%。中位 PFS 为 7.1 个月,中位 OS 为 26.1 个月,中位颅内 PFS 为 19.8 个月。对于脑转移患者,奥希替尼显示出非常惊人的效果。

图 17 研究结果

2、奥希替尼治疗(插入突变),

9.6 个月时的中位 PFS

目前上市的第一代和第二代EGFR-TKI疗效不佳。这项 II 期研究尝试使用递增剂量的奥希替尼进行治疗。共纳入 21 名 EGFR 阳性晚期患者,每天接受奥希替尼治疗。这些患者接受的先前治疗线的中位数为 2。

结果显示确认的 ORR 为 24%(4/17),DCR 为 82%(14/17)。中位 PFS 为 9.6 个月,中位第一次 DOR 为未达到。奥希替尼有一定疗效。

图 18 奥希替尼治疗结果

3、EGFR 突变的一线治疗,

PFS 长达 18 个月

是第三代EGFR-TKI。一项 II 期研究评估了该药物在晚期 EGFR 突变患者一线治疗中的疗效。共分析了45名患者。

结果显示ORR为69%,DCR为91%。中位 PFS 为 18 个月。中位 OS 仍未达到,已超过 33 个月。中位 DOR (n=31)) 为 25 个月。 1年OS率为90%,2年OS率为65%,33个月OS率为56%。满意。

图19一线治疗的疗效

4、()治疗突变,

7 的 ORR4.10%

阿氟替尼是国产第三代EGFR-TKI。这项由史元凯教授领导的 IIb 期研究纳入了在第一代和第二代 EGFR-TKI 治疗后进展的晚期和阳性疾病患者,并接受了阿氟替尼治疗。共分析了 220 名患者。

结果显示ORR为74.1%,DCR为93.6%;中位 PFS 为 9.6 个月。在纳入的患者中,87 名有可测量或不可测量的颅内转移灶,29 名有至少一个可测量的颅内病灶。这29例患者的颅内ORR为65.5%,颅内DCR为100%,中位颅内PFS为11个月。 已显示出良好的进入大脑的能力。

表3厄氟替尼治疗突变的疗效

5、EGFR突变脑转移患者的线后治疗,

颅内 DCR 为 90.8%

是第三代EGFR-TKI。在一项 I/II 期研究中,先前接受过 EGFR-TKI 的无症状脑转移患者被纳入并接受治疗。结果显示颅内ORR为54.5%,颅内DCR为90.8%,未达到颅内中位PFS。

四、其他肺癌靶点的新药正在奋战,

携手开创靶向治疗新纪元

1、ALK 融合:艾乐替尼、劳拉替尼、布加替尼

又是好消息

艾乐替尼5年OS率达到62.5%,刷新一线记录,

将 ALK 阳性晚期“转化为”慢性病

ALEX 研究是艾乐替尼与克唑替尼在一线治疗 ALK 阳性晚期疾病的 III 期研究。该研究的 5 年 OS 结果在 ASCO 会议上公布。

结果显示,艾乐替尼组的中位OS明显优于克唑替尼组,未达到57.4个月(P=0.0376)@ >,将死亡风险降低 33%(HR 0.67)。接受艾乐替尼一线治疗的患者中共有 62.5% 存活 5 年,而 5克唑替尼的-年OS率为45.5%,目前普通人群的OS数据成熟度只有37%,从这个良好的趋势来看,艾乐替尼的中位OS很有可能接近10年.ALEX研究再创ALK融合新纪录,期待后续数据更新再创高峰。

图 20 ALEX 研究的 5 年 OS 结果

()用于治疗艾乐替尼耐药,

7.3 个月的 PFS

是第二代 ALK-TKI,J-ALTA II 期研究评估了其治疗晚期 ALK+ 日本晚期 ALK-TKI 患者的疗效。

在使用艾乐替尼(有或无既往克唑替尼)取得进展的队列(n=47))中,布加替尼治疗的 ORR 为 30%,DCR 为 79%,中位 DOR 为 6.1 个月;中位 PFS 为 7.3 个月。 8例颅内转移瘤患者,颅内ORR为25%,DCR为88%,未达到中位颅内PFS。

尼毕鲁ceo杨祥吉_吉普希.凡尼尔马_国产吉非替尼治疗癌症

图21 治疗艾乐替尼耐药的疗效

(劳拉替尼)用于脑部进展,

颅内DCR达到95%

这项 II 期研究评估了第三代 ALK-TKI 劳拉替尼在 ALK-TKI 治疗后仅有颅内进展的晚期患者中的作用。共纳入 22 名患者。结果表明,最佳颅内ORR为59%,颅内DCR达到95%; 1年颅内PFS率为81%。从初步数据来看,劳拉替尼治疗脑转移瘤的疗效令人满意。

图 22 劳拉替尼治疗后脑转移进展的颅内 ORR

2、MET三叉斧登场,

国产药物沃利替尼最新数据闪现ASCO

萨沃利替尼治疗 MET 14 跳跃突变,

PFS达到9.7个月,国内适应症已接受

萨沃利替尼是中国自主研发的MET-TKI。其用于治疗晚期MET 14跳跃突变的适应症也已获得NMPA(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的认可,有望成为中国首个获批市场。 MET抑制剂。这项由陆顺教授牵头的 II 期研究纳入了 MET 14+ PSC(肺肉瘤样癌)和其他类型的晚期接受 治疗的患者。

该研究包括 25 名 PSC 和 45 名其他患者。结果:在可评估疗效的患者中,IRC(独立审查中心)评估的 ORR 为 49.2%,DCR 为 93.4%;研究者评估的 ORR 为 51.6%,DCR 为 91.9%。对于 PSC 患者,中位 PFS 为 5.5 个月,而其他类型的中位 PFS 为 9.7 个月。初治患者的中位 PFS 为 13.8 个月,接受过治疗的患者为 5.6 个月。

表4 沃利替尼治疗MET 14+的结果

MET 14 跳跃突变的治疗

这项名为 MET 14+ 的 II 期研究包括接受 MET 抑制剂治疗的晚期 MET 14+ 患者。纳入的患者中有43%为新治疗,43%接受过一线治疗,其余23%接受过二线或以上治疗。共有99例患者可评价疗效。

IRC 评估的总体人群 ORR 为 46.5%,DCR 为 65.7%,中位 DOR 为 11.1 个月。无论是通过组织活检还是液体活检证实,ORR/DCR 疗效相似。总人群中位 PFS 为 8.5 个月,组织活检组为 8.5 个月,液体活检组为 11 个月。

表 5 研究结果

MET 14+ 和高水平 MET 扩增的治疗

在 mono-1 II 期研究中,队列 1a 和 5a 包括 69 名接受过治疗的患者和 15 名未接受过治疗的高水平 MET 扩增患者(GCN≥10),分别使用治疗。

结果显示,一线治疗高水平MET扩增的药物ORR为40%(BIRC评估),DCR为66.7%;后线治疗(2/3线)ORR为29%,DCR为71%。

表 6 mono-1 队列 1a 和 5a 的结果

此外,在本研究的队列 6、队列 1 中,所有 3 名在二线治疗中具有高水平 MET 扩增的患者均达到 SD(疾病稳定)。在队列 6、队列 2 中,二线 MET 14+ 的 ORR 为 48.4%,DCR 为 90.3%(BIRC 评估)。

表 7 mono-1 队列 6 结果

3、HER2/药物

DS-8201治疗HER2突变,ORR达到61.9%

DS-8201 是一种新型抗 HER-2 ADC(抗体偶联药物)药物。该药临床开发进展迅速,已获FDA批准用于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的三线及以上治疗。来自 II 期研究的队列 2 数据在会议上公布。队列 2 共纳入 42 名晚期 HER2 突变患者,其中 35.7% 为亚洲人。患者既往治疗线数中位数为2,其中54.8%接受过PD-1/PD-L1单克隆抗体治疗。

结果显示ORR为61.9%,DCR为90.5%,中位PFS为14个月,中位OS​​未达到。这种数据在后期线处理中还是可以达到的,不愧是HER2明星。

表 8 – 研究结果

靶向新药,后线O​​RR超过20%

(人类癌胚抗原相关细胞粘附分子9.0@>在多种肿瘤类型中过表达,包括非鳞状细胞癌患者。作为响应,针对该靶点的新型ADC药物已被开发出来。在初步研究中,64高表达患者(≥2+在≥50%的组织中表达)和28名中度表达患者(≥1%和

9.1@>

图30的研究设计

结果显示高表达患者的ORR为20.3%,DCR为64.1%,中位DOR为5.6个月;中度表达患者的ORR为7.1%,DCR为60.7%,未计算中位DOR。目前该药正在进行Ⅲ期临床试验,有望在高表达患者的后线治疗中与多西他赛进行比较。

9.7@>

研究结果如图31

作者 |于顺人

来源 |肿瘤内科频道

9.8@>

关键词:

ASCO,靶向性非小细胞肺癌

9.9@>

奖励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uncategorized/19171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