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多个癌种免疫治疗免疫治疗重点要闻(一)|小编

近年来,免疫疗法突飞猛进。目前,临床研究和适应症几乎涵盖了所有癌症类型。今年,免疫疗法在几个主要癌症类型上也取得了突破,更多的适应症获得了FDA的批准。今天,小编为大家总结了2018年多种癌症免疫治疗的重磅消息,让大家看到今年免疫的成果。

一个

非小细胞肺癌

今年一线免疫联合化疗已获FDA批准用于三个适应症,即:①()+化疗(培美曲塞+铂)一线治疗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 ②+化疗(卡铂+紫杉醇/nab-紫杉醇)一线治疗鳞状非小细胞肺癌; ③+贝伐单抗+化疗(紫杉醇+卡铂)一线治疗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所有三个批准都忽略了 PDL1 表达的水平。此外,最新的 NCCN 指南还更新了多个免疫治疗适应症。看看五项主要研究成果。

1.K药联合双药化疗一线治疗晚期鳞状细胞癌患者

除脑转移患者外,559例初治肺鳞癌患者分为两组:(1)+卡铂+紫杉醇/nab-紫杉醇,4个周期,K药单次使用-药物维持至31个周期;(2)卡铂+紫杉醇/白蛋白-紫杉醇,治疗4周,安慰剂维持至31个周期,本组进展患者可交叉至实验组使用K药.

试验结果显示,两组的中位PFS(无进展生存时间)分别为6.4m vs 4.8m,K药组延长< @1.6m。 PFS随着PDL1的表达逐渐增加。 TPS<1%组6.3个月,TPS 1%-49%组7.2个月,TPS≥50%组8.0个月。但总体差异不显着,PDL1低表达组仍优于单纯化疗。

在OS方面,K+化疗组达到15.9个月,单纯化疗组11.3个月。亚组分析显示高表达组有较好的OS数据,但尚未成熟。 PDL1的表达组低于低表达组,耐人寻味。但无论PDL1水平如何,OS联合组均优于化疗组。

根据该结果,FDA于今年10月宣布将K+化疗作为鳞状细胞癌的一线治疗。

2.药物K联合化疗一线治疗晚期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

要求患者没有基因突变。 616例新收治的晚期非鳞状细胞癌患者分为以下两组:(1)K药+培美曲塞+铂4周期,后培美曲塞+K药长期维持;(2)@ >安慰剂+培美曲塞+卡铂4个周期,随后安慰剂+培美曲塞长期维持,进展患者可交叉至实验组。

结果显示:K药组中位PFS延长3.9m(8.8m vs 4.9m);未达到中位 OS 与 11.@ 分别 >3m,有明显的统计学差异。无论PDL1表达与否,免疫治疗联合化疗的OS均优于化疗。 PDL1高表达组优势最为明显。

2)1@>

在不良反应方面,两组总体不良反应及3级及以上不良反应发生率基本相同,无明显增加。根据研究结果,今年 8 月,FDA 宣布将 K+ 化疗作为非鳞状细胞适应症的一线治疗。

3.PDL1单克隆抗体联合化疗+贝伐单抗一线治疗晚期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

排除EGFR/ALK突变,纳入1202名新治疗的非鳞状细胞癌患者,分为三组:(1)(PDL1单克隆抗体)+紫杉醇+卡铂,4-6个周期,长期维持; (2)+贝伐单抗+紫杉醇+卡铂,4-6个周期,+贝伐单抗长期维持;(2)5@>贝伐单抗+紫杉醇+卡铂,4-6个周期,贝伐单抗长期维持。

肺癌新药贝伐单抗_贝伐单抗是靶向药吗_贝伐单抗治疗肺癌有效吗

2)6@>

疗效显示,ate++化疗的中位PFS比+的中位PFS长1.7m,分别8.5m vs 6.8m。

同样,无论PDL1表达水平高低,联合免疫均具有更高的疗效。基于此,FDA昨天批准+贝伐克+化疗的四药组合用于非鳞状细胞癌的一线治疗。

4.III期不可切除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在同步放化疗后接受免疫维持治疗。

肺癌免疫治疗的试验主要集中在晚期肺癌的治疗上。然而,在肺癌的类型中,有1/3的患者处于III期肺癌。在这些局部晚期肺癌中,有不少患者因内科因素无法进行手术切除。这些患者的临床治疗是同步放化疗的根治性治疗。它可以保持6-7个月的抵抗时间。但在一项PDL1单克隆抗体的临床试验研究中,这类患者在放化疗后接受了一年的维持治疗。初步数据显示 PFS (16.8:​​5.June) 和 ORR 有所改善。它也得到了FDA的正式批准。今年,报告了总体生存数据。对照组中,安慰剂组的中位OS为28.7个月,中位OS​​尚未达到,最低的为34.1个月。长期生存优势终于得到证实!在NCCN指南中,III期不可切除肺癌的维持治疗推荐也更新为I类推荐,得到全球肿瘤学家的一致推荐!

第二

小细胞肺癌

该研究纳入了 403 名未经治疗的 ES-SCLC 患者,包括脑转移和肝转移患者。患者被随机分配 1:1 接受单独化疗(卡铂/依托泊苷)或 + 化疗。患者在 21 天内接受了四个周期的诱导治疗,然后接受维持治疗或安慰剂治疗,直至症状恶化或疾病进展。意向治疗 (ITT) 患者的中位 OS 为:联合化疗 vs 单独化疗 12.3m vs 10.3m (P=0.007).意向治疗)。接受治疗的患者 (ITT) 的中位 PFS 为:联合化疗 vs 单独化疗 5.2m vs 4.3m (P=0.02).

这种用法已得到 NCCN 的推荐,并已得到 FDA 的加速。

三个

肝癌

今年肝癌的主要免疫进展以免疫联合其他方法为主。

1.药物K联合乐伐替尼

在2018年全球肿瘤学大会ASCO上,首次报道了乐伐替尼联合K药治疗晚期肝细胞癌(包括初治和索拉非尼耐药)患者的临床研究。剂量递增组缓解率为56.7%,扩大组缓解率为35%,1例患者完全缓解。但无论是哪一组,患者的疾病控制率都是100%。目前该方案已被众多医生和患者采用,效果良好。

肺癌新药贝伐单抗_贝伐单抗治疗肺癌有效吗_贝伐单抗是靶向药吗

2.与贝伐单抗联合

在欧洲肿瘤学大会上报告了贝伐单抗联合治疗晚期未治疗肝细胞癌的临床研究。共有 100 名肝癌患者入组并接受贝伐单抗和 15 mg/kg,每 3 周一次。截至2018年7月26日,研究组共有103名接受治疗方案的患者进行了安全性评价,73名患者进行了疗效评价,随访时间至少为16周。

中央独立影像评估4名患者达到CR,16名患者达到PR,确认总体缓解率为27%;所有亚组,包括不同的基线病因、地区和基线 AFP 状态,都有反应病例。患者的反应是持久的,根据研究者的标准,52% 的患者持续超过 6 个月,26% 的患者持续超过 1 年。

四个

三阴性乳腺癌

今年,三阴性乳腺癌进展很大。免疫方面,FDA已优先审评+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一线治疗PD-L1阳性晚期TNBC患者。

此优先审核基于数据。本研究评估了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与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单药治疗在转移性 TNBC 患者中的疗效和安全性。患者以 1:1 的比例随机分配至静脉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组,在 28 天周期的第 8 天和第 15 天以 100 mg/m 给药,在 28 天周期的第 1 天和第 15 天静脉给药 840 mg(n = 45 1)或安慰剂(n = 451)。

结果显示+化疗使中位 PFS 降低 1.7m(7.2m vs 5.5m),PD-L1 阳性(中位 PFS:7.5m vs < @5.0m) 此外,1 年 PFS 率分别为 29% 和 16%,两年 OS 率分别为 54% 和 37%。

两组在一般人群中OS无统计学差异,但在PD-L1阳性人群中有显着影响(中位OS:25.0 vs 15. 5 个月;HR=0.62).

23% 的患者报告了严重的不良事件,而单独服用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的患者为 18%。

五个

黑色素瘤

根据最新067研究结果,联合一线治疗晚期黑色素瘤的4年OS率达到61%,成为首个获得药物4年生存数据的晚期实体瘤治疗。

该试验招募了 2396 名未经治疗的 BRAF 野生型或突变型晚期黑色素瘤患者。分为:纳武利尤单抗+易普利姆玛联合组314例,纳武利尤单抗组316例,易普利姆玛组315例。在这项 4 年的随访分析中,mPFS 分别为 11.5、6.9 和 2.,在联合用药、纳武单抗和伊匹单抗组中,分别为 9 个月。

肺癌新药贝伐单抗_贝伐单抗治疗肺癌有效吗_贝伐单抗是靶向药吗

在意向治疗人群中,联合用药、纳武利尤单抗和伊匹单抗组的中位 OS 尚未达到,分别为 36.9 和 19.9 个月, 4 年 OS 率分别为 53%、46% 和 30%。

BRAF 状态层次结构:

在 BRAF 突变肿瘤中分析 OS 时,联合、纳武单抗和易普利姆玛组的 4 年 OS 率分别为 62%、50% 和 33%;与BRAF野生型患者相比,三组的4年OS率分别为49%、45%和28%。

PD-L1表达状态分层:

根据患者PD-L1表达情况分析,在PD-L15%的患者中,三组的4年OS率分别为61%、54%和36%。

无论PD-L1表达水平如何,联合组的OS和PFS均显着优于易普利姆玛组;在纳武单抗和易普利姆玛的比较中,无论患者PD-L1表达水平如何,纳武单抗的PFS均显着优于易普利姆玛组;而 OS 优势仅在部分 PD-L1 表达的患者中观察到。

此外,联合治疗组的无治疗间隔明显长于纳武利尤单抗或伊匹单抗组。

在安全性方面,发生率与以往报道相似,联合治疗组、纳武利尤单抗组、易普利姆玛组任何级别的发生率分别为96%、86%和86%; 3-4 2级发生率分别为59%、22%和28%。

六个

宫颈癌

今年6月,美国FDA批准对化疗后疾病进展、复发或转移性宫颈癌的晚期宫颈癌患者进行治疗。值得一提的是,它是首个获批用于治疗晚期宫颈癌的抗PD-1疗法。批准基于-158临床试验。

该试验招募了 98 名复发或转移性宫颈癌患者,每三周接受一次 () 治疗。在 77 名 (79%) 表达 PD-L1 的患者中(综合阳性评分不低于 1),实现了 14.3% 的总体反应率(95% CI:7.4%-24.1%),完全缓解率为2.6%。在有效治疗的患者中,中位缓解时间未达到,91%患者缓解半年以上,肿瘤PD-L1表达低于1%的患者未见效果。基于这些数据,美国FDA批准该药用于治疗晚期宫颈癌患者化疗后有进展并表达PD-L1。

食道癌

11 月 15 日,默克公司宣布,作为二线疗法,它在晚期转移性食管癌和胃食管结合部肿瘤患者的 3 期临床试验中达到了主要终点。在肿瘤PD-L1表达水平CPS评分≥10的患者中,与化疗相比,总生存期(OS)有统计学意义的改善。

在一项名为 -181 的随机开放标签 3 期临床试验中,600 多名食管癌或胃食管交界处肿瘤患者被随机分配接受他们选择或医生选择的化疗。这些患者已经接受了一线治疗,并且他们的症状继续恶化。该试验的主要终点是所有患者和 PD-L1 CPS ≥10 患者的 OS。试验结果表明,PD-L1 CPS≥10的患者达到了试验的主要终点。然而,在所有患者中,虽然与化疗相比 OS 有所改善,但不符合统计学意义的标准。具体数据将在以后的会议上公布,小编会跟进。

综上所述,今年免疫疗法遍地开花。各种研究表明,有许多类型的癌症可以从中受益。也有多个适应症获得批准,其中一些正在进入优先批准阶段。随着医学的进步,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免疫疗法能给患者带来更多的益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康旅海外医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kl6.com/uncategorized/19145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